我的书架 注册 | 登陆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言情小说 > 大家诡秀 > 第353章 苟延

大家诡秀

第353章 苟延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新初二 书名:大家诡秀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agxs.net,手机阅读m.ag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大家诡秀》最新章节...


    梁思思刚才之所以敢挑衅梁尔尔,跟她手里焚城的解药也有很大的关系,这本来是她的谈判条件……

    “梁尔尔!你什么意思!”梁思思脸色难看。

    “青大夫已经成功研制出解药了。”梁尔尔说,“梁思思,你输了!彻底输了!”

    梁思思直直看着梁尔尔,脸色铁青!

    “你放开我……”梁思思说,“我可以解开牵制蛊!”

    梁尔尔冷冷看着她:“你的屋里还躺着一个刚断气的尸体呢!梁思思,你说谎成性,手段毒辣!我是不会相信你的!你说什么什么都不相信!”

    “梁尔尔!”梁思思是真的慌了,她喊道,“我手里又萧景临的留下的名单!那些给他卖命的人,名单在我手里!他们其中一些人还在洛京!你放我一马,我把名单给你!”

    梁尔尔不为所动:“我说了,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的。”

    “梁尔尔!”梁思思还想说说什么,但是梁尔尔撕了梁思思的袖子,把她嘴巴堵上了!

    初六这时候走了出来:“让我把人带走吧。”

    梁尔尔轻轻颔首,说道:“做人彘的师傅都安排好了吧?”

    “已经安排好了。”初九说道,“梁小姐,你就等候好消息吧。”

    初六说完,带着梁思思,离开了。

    …………

    …………

    梁思思动弹不得,嘴巴也不能说话,只能被初六带着走。

    影卫将梁思思带到了刑部牢房中。

    一路上,梁思思都想说话。

    初六看了其他影卫一眼,然后顿了顿,将梁思思口中的布条扯出来,说道:“名单在哪里?”

    梁思思轻轻吐了口浊气,似乎就一直在等一刻。

    她之前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其实不是对着梁尔尔说的,因为梁尔尔根本不在乎那个名单,但是,这不代表影卫不在乎。

    毕竟,那是萧景临留下来的势力,在洛京也是一个威胁。

    初六隐隐警告:“不要耍花招,告诉我名单在哪里。”

    “名单在一个只有我知道的地方。”梁思思说,“我可以带你去。”

    初九六没说话。

    这件事,他做不得主,要请示萧见楚。

    …………

    …………

    萧见楚此时正在御书房,听到初六说抓住了梁思思,轻轻点了点头,显得兴致缺缺:“朕不是说将她交给梁尔尔吗?她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吧。”

    “梁小姐想让宫里的师傅把她做成……”初六咳了一声,“做成人彘。”

    “那就按照尔尔去做吧。”萧见楚浑不在意。

    “可是,梁思思说,自己手里有一份为萧景临效命的名单。”初六顿了顿,郑重地说道,“属下觉得,若是能到这份名单,我们……”

    “名单?”萧见楚挑起眉梢,嘲讽似得,说道,“梁思思手里的东西可着不少?”

    “皇上……您的意思是?”初六试探地问道。

    萧见楚:“交给你处理吧。”

    “交给我?”初六有些诧异。

    萧见楚说:“初三最近可能要出远门,以后影卫这边,你来负责。”

    初六一顿,随即郑重起来:“是!”

    萧见楚道:“梁思思诡计多端,她若是乖乖交出名单,最好,若是不乖乖交出来……按照尔尔说的,立马做成人彘。”

    “是!”

    …………

    …………

    初六来见梁思思的时候,她还被点着穴道,动弹不得。

    见到初六,梁思思胸有成竹:“皇上怎么说?”

    “皇上说,任由你被梁小姐处置。”

    “他不想要名单了!?”梁思思瞪大眼睛,有些难以置信。

    “名单对于皇上来说,可有可无。”初六这句话倒是不是诈梁思思,萧见楚确实对名单兴致缺缺。

    或许,在这位皇帝的心里,他没有将萧景临的残余势力放在眼中。

    梁思思有些紧张起来。

    此时,她才惊恐地发现,她以为的筹码,正在一点一点地失去。

    “不过,我倒是对萧景临的名单有兴趣。”初六忽然说道。

    梁思思看着他。

    “不过,你也是有条件的吧?”初六道,“萧景临的名单,你不会白白给我的吧?”

    “是。”梁思思说,“我只是想要一个痛快!梁尔尔执意将我做成人彘,是因为恨我!要拿我泄愤!其实,现在如果她能冷静下来的话,就会发现,让我解开牵制蛊,立马自杀,是最好的选择!”

    初六不置可否。

    “我只求,能解开牵制蛊,然后自杀!”梁思思说,“我就是想要一个痛快!”

    初六顿了顿:“若是,你能交出名单,我答应你。”

    “好!”梁思思说,“我现在就带你去!”

    就在她话音落下的时候,外面走进来一个刑部衙差,在初六耳边说了一些事情。

    初六轻轻点头,然后看了梁思思一眼,转身出去了。

    …………

    …………

    刑部的外面,站着梁介甫。

    不知道他从哪里得到消息,梁思思被带到了刑部,梁介甫急匆匆地也赶了过来。

    “大人。”梁介甫不认识初六,只以为他是负责这这件事的官员。

    “梁老。”初六对梁介甫很客气,“您来是为了……”

    “求您,让我见见思思。”梁介甫连忙道。

    “这……”初六为难。

    “求求您了。”梁介甫道,“她是的女儿,不管她犯了什么错,她也是我的女儿……我,我想见她一眼。”

    说着,就想给初六塞钱。

    初六连忙拒绝。

    “大人……”求你了!

    “您这是……”初六很为难,他看着梁介甫,心里长长叹气。

    “大人……”

    初六看着梁介甫。

    本来,没有萧见楚的命令,初六是不能将梁介甫放进去的。但是……初六想到了一件事。

    梁思思一直求死,她有没有说谎,其实让梁介甫进去试探一下,也未尝不可。

    “好,梁老爷,我答应你。”初六轻轻地点头了,说道:“您可以进去看她一眼,但是,请您抓紧时间,说几句,就马上出来。”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梁介甫连连道谢,走进了刑部牢房。

    梁介甫进去了,跟在初六身旁的刑部衙差,还有些犹豫。

    “大人,您真放他进去啊?”

    初六点头:“犯人地死局已定,就算是明日上法场的人,还有一碗热呼呼的断头饭呢……”

    那意思,这也算是人之常情。

    …………

    …………

    梁介甫在大理寺牢狱中,看到梁思思的时候,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爹?”梁思思见梁介甫走进来,有些吃惊。

    “思思……思思……”梁介甫瞪大眼睛,看着动弹不得梁思思。

    “爹……”梁思思开口又喊了一声。

    梁介甫的眼睛一红。

    就在梁思思想说什么的时候,梁介甫声音颤抖,反问道:“都是你做的?”

    “什么?”梁思思心里猛地一跳,眉心皱起来。

    “给我下毒,给洛京百姓下毒……甚至给老将军下毒……害他,害他……”梁介甫直勾勾地盯着梁思思,“这……这些都是你做的?”说道最后,梁介甫的声音已经颤抖地不像话。

    当梁尔尔将这些告诉他的时候,他是难以相信的。即便是现在,梁介甫还是难以接受,自己向来温顺乖巧的女儿,怎么就变成了他人口中的疯子恶魔。

    “爹……”梁思思望着梁介甫,正要为自己狡辩,但是她的目光忽然扫到了不远处的初六,直觉告诉她,初六正在盯着她。

    几乎是一瞬间,梁思思的辩解收住了,她深吸一口气,调整好表情,轻轻地苦笑了一声,声音带上了哭腔,说道,“我……我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我也不说了……”

    她说自己不说了,反倒那个梁介甫追问起来。

    “是不是又什么误会!?你是不是被人逼迫的?!”

    梁思思摇摇头,“爹,对不起啊……你要好好活着。”

    “你到底在说什么!”梁介甫更是焦急了。

    梁思思什么都不说,反而然梁介甫更相信了她几分。

    “你回去吧。”梁思思说。

    “思思……你……”

    梁思思不再看梁介甫了。

    梁介甫还想说什么,但是初六见梁思思的死意已决,问不出什么来了,就走出来,将梁介甫带走了。

    期间,梁思思一直低着头,真的是一副生无可恋,毫无遗憾的样子。

    …………

    …………

    初六终于将梁介甫送了出去,走进来,再看梁思思。

    梁思思的眼中已经没了任何神采,像是接受了自己的命运似得:“我把名单给你。”她说。

    “名单在哪里?”初六问。

    “三皇子把名单放在了大佛寺。”梁思思说。

    “大佛寺?”初六道,“城南废弃的哪个?”

    “对。”梁思思说,“密道就在佛像下的暗道里,但是里面机关重重。如今,只有我能破解……”

    初六说:“天色不早了,明日我带你去。”

    说完,他转身离开了。

    刚走了几步,初六停住脚步:“对了,你知道吗?”

    梁思思看着他。

    “你对面的犯人,也是要被做成人彘的。”

    梁思思皱眉。

    初六已经走了。

    …………

    …………

    这边,初六离开之后,做人彘的师傅走进了刑部的牢房中,梁思思脸色发白的看着对面的牢房。

    只见那师傅走了进去,声音像是地窖地冰凌茬。

    “今天就做两步吧。”

    “什,什么两步……”要被做成人彘的犯人,战战兢兢,每一个字都打着颤。

    “把人做成人彘,不是一蹴而就的。”那师傅毫无感情地解释道,“今天先砍一条胳膊,一条腿。”

    人彘还真不是一下子就能做好的,需要一边残害,还要一边巴扎伤口,以免人在中途忽然失血过多死去。

    说完,这些,那师傅不知是不是故意的,还转头看了梁思思一眼。

    梁思思的冷汗浸透了背部。

    只见,那师傅拿出了刀,锋刃泛着寒光血色,缓缓逼近那犯人。

    梁思思额头冷汗直流,她闭上眼,不想看这个过程。

    “啊!”但是,对面撕心裂肺的喊声,一声接着传来过来!

    毛骨悚然。

    梁思思知道,这是初六在警告她!

    警告她,若是明日敢耍花招,对面牢房的人,就是她的下场!

    …………

    …………

    此时的初六并没有闲着。

    梁思思说的大佛寺,他必须去确认一下,是不是真的如梁思思说的,遍布机关。

    等到赶到大佛寺的时候,初六按照梁思思之前说的,在主殿的一角找到了暗道。

    暗道中,确实机关不少!

    初四走了几步,就差点被射成筛子。

    “梁思思说的,果然没错。”初四转身要走,但是忽然注意道不远处,有一滩血迹。

    好奇心之下,初四冒着危险,走了过去。

    这一段路还是比较安全的,没什么机关。

    初四终于看清了那摊干涸的血迹。

    这只是冰山一角,真正恐怖的是,血迹的不远处,洒出血迹的主人……这个主人已经辨认不出形貌了,因为,他被人活生生的分尸了。

    腐臭味儿扑面而来!

    不知道这个人是中了机关,还是被人暗害,弄成这个样子的。

    初四没有再往前走。

    转身离开了。

    若是,此时他上前,仔细辨认一下尸体,就会发现这个人就是腾清光。

    他被梁思思骗进来,然后被梁思思杀害。

    …………

    …………

    此时的梁思思张开了眼睛,直直地看着对面连哀嚎都发不出的囚犯。

    那师傅已经离开了。

    帮那囚犯止了血,但是,那囚犯却被绑住了剩下的手脚,动弹不得,活活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那囚犯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了,只是呻吟似得,叫唤着。

    梁思思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杀了我……杀了我……”

    “不能死。”梁思思低声道,声音只说给自己她,她道,“不能这么窝囊地死……”

    她梁思思,就算要死,也要拉上垫背的!

    …………

    …………

    天亮了,梁思思睁开眼睛。

    她一夜没睡,就等着初六的到来。

    初六踏进刑部牢房。

    隔着牢门,梁思思静静看着他。

    “走吧。”初六说道。

    梁思思嘴角扬了扬:“好啊,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