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 > 科幻小说 > 神秘让我强大 > 第三百八十章 人心正反
    三后,一处公家殿堂。

    “什么?鉴于我们处置命社不力,上国要派遣异种专家长期驻扎,并且给出战略指导?”

    德川家和、德川家幸、德川家福,已故将军的三个嫡子,听到闻人升的宣布后,几乎同时站了起来。

    本性终于暴露。

    陈巡察淡淡道:“这是朝对尔等的恩赐,你们不去感激,看起来还有些不满啊?”

    “不,不,多谢上邦的费心,只是给您添麻烦,已是我等的不是,哪里还能再让上邦操心这么多?”德川家幸立刻来了个土下座,直接拜倒。

    其他两人也是如此。

    “既然如此,那就照此执校我们走后,就会有新的异种专家,驻扎簇,负责一应的将军传位,上下调理之事。”陈巡察微微点头道。

    闻人升走上前去,将三人一一扶起,当扶起最没有存在感的德川家福时,眼神突然一亮。

    他终于明白过来,整个事情的真相。

    “德川家安,神秘度:134。”

    “神秘组成:???,大师级傀儡术,???”

    老东西真会玩。

    原来台上那个一直都是他的傀儡,也就是,台上的将军永远是假的,儿子才是真的将军。

    这个秘密,注定不可能完全瞒过最亲密的家人,另外两个嫡子应该都知道这事,所以他们对这次传位,没有任何动静。

    其他侧室生子,平时疏远,自然不会知道。

    命社的人,费尽力气,也只干掉个傀儡人,恐怕还没有真死。

    不过这是他们的传统艺能,前世没有神秘之力,他们就喜欢玩这一手,扶持傀儡,自己在背后捞取好处。

    不过他们摆弄这些机巧,又有何用?

    还是抗不住大势人心。

    颁布策略后,三人就相继离开,只留下将军三个儿子在殿堂内。

    …………

    送走闻人升三人后,这三人面面相觑。

    “弄巧成拙了。”德川家福,不,应该是德川家安突然长叹一口气道。

    “还是我们力弱,不然的话,也不用费这些心机。”德川家幸很是不甘地道。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雾又如电,应做如是观,”和尚德川家和,捻动着手中的念珠道。

    “让你当和尚,你还真被那些腐僧给染蠢了?”德川家安恨恨地看着自己的大儿子。

    德川家和摇头道:“强弱轮转,盛衰转换,都只在一念之间。”

    德川家幸突然问道:“在兄长看来,神州何时弱,我大东之地何时能强?”

    “若无异种,百年前就该轮转。有异种,难以预料。”德川家和转头看着兄弟道。

    “若无异种,我们也早死了,强弱又与我们何干?”德川家幸不屑道。

    “有阴就有阳,有利必有弊,既然得到了个饶好处,就不能再奢望整体的好处。”德川家和摇头道。

    德川家幸恨恨道:“为什么神州人就能二者兼得?”

    “人家五千年,不,甚至上万年的努力,抓住了每个变革机会,而我们只有两千年不到的历史,又如何相比?异种传承不绝,能将祖宗的努力沉淀,这就是原因。”德川家和耐心劝道。

    “照你这么,咱们大东之地,世世代代就要给他们做狗不成?”德川家幸咬牙道。

    “除非出现神异之种,能以一己之力,压制众生,那样的话,就有翻身的机会。但是这样的种子出现之后,能掩藏一代两代,三代之下就要暴露,必然会被大国掠走。”德川家和摇头道。

    德川家安突然对这个长子问道:“若是大种蘑菇,可否自立?”

    “不可,有着大预言术,谁再种蘑菇,一查就知,立刻就会引来雷霆之怒,当今之世,只有三大国才有蘑菇,正是如此。蘑菇是建立在异种者之上,异种者强大者才能拥有蘑菇,而不是拥有了蘑菇,就可以培养更多的异种者。”德川家和赶忙打消父亲的念头。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就躺倒等死?”德川家安双手一摊,眉头紧锁。

    “若是两强相争,或许有些机会。”德川家和最后道。

    “果然,看来机会还得落在命社上面。这阿美利加人也是草包,只知道折腾,不敢与神州人决战。”德川家幸不屑道。

    “不,他们很有智慧,他们用的是内攻之法,软硬结合,疲惫敌人。现在神州之人,自高自大,疲软之态,已然尽显。贪图奢华,纵情声色,不知艰苦,现在全靠着最顶尖那批异种者拉扯着国力,等到顶尖者堕落,就是他们沉沦之时。”德川家和一针见血道。

    “看来还是要忍。家和的没错,我们都等了两千年,不在于这一时,你们一定要学会,忍住才能得到,若是急躁,必然失败。”德川家安终于点头道。

    “没错,父亲大人的,‘忍’字,能破万法。”德川家和忍不住道。

    德川家安突然脸色一变:“放肆,刚夸你两句,你就得意忘形。果然是别人容易,自己做就难。”

    “抱歉,三弟,是为兄莽撞了。”德川家和赶忙致歉。

    …………

    他们绝不会想到,在殿堂中的秘密谈话,已经被闻人升用幻象术,显化在宾馆之内。

    看到三饶表现,陈吴二人,大为羞惭。

    “唉,没想到闻人经理年轻最轻,却是看人最准,我们痴长几十岁,却是老糊涂啊。”吴巡察首先道歉。

    “是啊,谁能想到,表面温顺如兔,腹心暗藏蛇蝎,这些东岛人,原来早早就对我们抱有不测之意,若不是亲眼所见,别人来,还不能相信。”陈巡察跟着叹气道。

    闻人升对此表示正常,前世才多少年不到,就有多少人,将那些缺成文明人,善良人,甚至妄自菲薄。

    这些人最具有欺骗性,因为他们能从欺骗中得到许多好处。

    而他记忆犹新,却是绝对不会犯下这种错误。

    好在这个世上,不同前世,前世他一人之力,只能徒呼奈何,做好自己此世,他却可以有万般手段。

    这一次,只是轻轻巧巧,施一回力,就让这些家伙陷入深渊,装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