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 > 科幻小说 > 一剑降魔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变化
    便在陈丑丑因为被偷恼怒准备教训那小偷的时候,身边传来一道年轻清爽的男声道:“两位,请问是幽冥宫的好友吗?”

    陈丑丑吃了一惊,自己现在并没有穿紫色制服,而施展的暗器也不是什么独特之物,而是一枚普通的铜钱而已,他是怎么知道的?他循声望去,见说话那人就站在自己不远处,正看着自己。那人一副文士打扮,柳眉桃花眼,殷红薄唇,身披一件貂绒大袍披着。

    陈丑丑不在管那小贼,踹了一脚,那小贼立刻明白连声道谢,然后灰溜溜的离开了。那小贼大难不死,只怕日后都不敢随意抢人钱财了。陈丑丑瞧着文人道:“你是谁?”

    那人微微欠身微笑道:“在下芦苇水阁郑九瞳,敢问尊驾是否幽冥宫那位名声鹊起的晚辈?”

    陈丑丑嘴角微微抽搐,他说我这点微不足道的恶名是名声鹊起,还真是会拍马屁!但对方施了江湖礼的文化,他也微微拱手道:“幽冥宫无情手。”

    那人似乎是早已确定般的点了点头道:“一枚铜钱作为暗器,内力使用不多不少,也就只有暗手部的英才可以做得到了。”

    “原来不是看灵力,也不是看剑技,而是你自己的内力!”

    陈丑丑见他只凭推断便就认出自己门派不禁也是有些敬佩,又微笑道:“前辈称呼我幽冥宫为好友,这是为何?据我所知,芦苇水阁和江山殿,大罗山脉可是一项联合起来对付我幽冥宫的。”

    郑九瞳微笑道:“呵呵,想必无情公子你最近三个月都没有与江湖上的人交谈过了?”

    陈丑丑点头道:“确实,那又如何?发生了什么?”

    郑九瞳面色凝重道:“大罗山脉被灭了。”

    陈丑丑大惊,他猛地前行几步,瞪大眼睛道:“什么?”

    郑九瞳面色淡然的补充道:“大罗山脉被江山殿灭了。”

    陈丑丑又是一惊道:“什么?江山殿有能力灭了大罗山脉?”

    郑九瞳摇摇头道:“此时说来话长,总而言之,如今幽冥宫与芦苇水阁不算敌手,反而还有些结盟的意思在这里。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在下做东,我们找一家酒楼吃点什么,看两位风尘仆仆也应该是才进城,一路的干粮可不好吃。”

    陈丑丑和琴琴互相对视一眼,均觉此人聪明睿智,点点头跟着他去了。

    陈丑丑和琴琴跟着郑九瞳进了一家名叫‘有朋客栈’的客栈中。入门,一个小二亮着白牙笑道:“欢迎客官,请问打尖还是住店?”

    郑九瞳拿出一锭银子道:“要一个谈事的包间,吃什么我不问,但是肉菜挑好的,菜品挑美味的。”

    那小二收下银子连声道:“是是是,客官里面请!”

    陈丑丑和琴琴瞧得郑九瞳出手大方,显然不会是普通弟子,可若是长老堂主的话,未免有些年轻了。但见他气度和底蕴,莫非真有那么年轻的堂主?

    小二将三人引到二楼靠着窗边的包间笑道:“客官,这儿便是谈事最好的地方了!僻静!隔着大街,就算有人偷听,也是会被街上的嘈杂声给打乱!”

    郑九瞳点了点头,又丢了一钉银子给小二,十分淡然道:“先前的银子是赏你,这个银子扣除饭菜钱是赏给厨师的,给我弄好菜好酒来。”

    那小二乐滋滋的连忙道:“是是是!多谢客官!”说着退了出去。他心中也是大乐,不是说有钱人都会去‘全聚楼’和‘红螺寺’的么?怎么回来我们这些平常酒店?该不会用假银子吧?咖!哎哟,真疼,是真的。嘿嘿!

    陈丑丑、琴琴和郑九瞳聊了一些北京趣事,朝堂党派,以及一些城内著名的景点和景点背后的故事。直到小二将菜上完,说了一句:“菜已经上完了,请客官慢用,小的便不打扰了!”三人才开始说起了这三个月来的江湖动荡。

    郑九瞳端着茶杯品了一口道:“好茶!江南茗茶碧螺春,口齿清香,余味饶舌,不错不错,大冬天品上一杯御寒正好。”

    陈丑丑皱眉欲要说话,琴琴笑道:“碧螺春虽好,可论起御寒内热,还是大红袍更加好些。”

    郑九瞳笑道:“姑娘说小了,大红袍产量甚少,民间流传多是伪劣,正宗的恐怕也只有朝廷权贵,或者是江湖上呼风唤雨的人物才能品饮了。”

    琴琴笑道:“既然这茶不关我们的事,不如就说些关我们事情的吧。”

    郑九瞳一怔,笑了笑道“姑娘好伶俐。”

    郑九瞳举着酒杯的手缓缓放下,表情逐渐严肃起来道:“两位有三个月在路上不闻江湖事,那么确实是不了解了。”琴琴对于江湖并不了解,但陈丑丑身为江湖中人确实点点头道:“还盼九瞳公子告知。”

    郑九瞳望着熙熙攘攘的大街,淡淡道:“三个月前,荡寇联盟解散了,原因是四大组织者中的大罗山脉突然断了联系。事情起因是在外执行任务的大罗山脉弟子纷纷受到大罗山传来的紧急回山命令,事出突然,命令文件上又有大罗山脉尊主罗绮香的尊主印记,大罗山弟子纷纷回程大罗山脉,芦苇水阁和幽冥宫三部虽然疑惑,却也不能管家事,料想不需多久就可以处理完成了。谁知道这一等就是一个月!”

    “两个月前,连江山殿的弟子也陆续收到江山殿殿主江文的调回命令,纷纷离开前线。荡寇联盟名存实亡。而这时荡寇联盟盟主,也就是你们金甲部部长周释魂联系我芦苇水阁阁主郑六弦,调查大罗山脉和江山殿奇异回门的事件。”

    “负责大罗山脉的是幽冥宫幽影部部长风老爷-林风影。而负责江山殿的是我芦苇水阁第一堂芦苇堂堂主不死老人郑三清。两人各自去了两派,而结果却是大不相同!”

    陈丑丑瞧着郑九瞳目露凶光,皱眉道:“风老爷去大罗山脉后,整个大罗山脉竟然空无一人,打斗痕迹,鲜血,脚印都没有!只有灰尘!宛如整个大罗山脉和大罗山脉的前辈弟子都不曾存在过似的。”面容更加狰狞:“而我芦苇水阁郑三清,三哥他却是死在了江山殿的手中,一行十余人几乎全部葬身,唯有一名弟子被放了回来,说出了事情真相。”

    “后来阁中召开大会,我们才知道这一切,而我们芦苇水阁后起之秀里陈海儿说江山殿一开始的目标是芦苇水阁,不过当时不知为什么改成先对付大罗山脉了。后来才知道。”

    “而过没几天,一批车队在徐渭和护刀帮,浙江士兵的保护下朝着京城出发了。此刻本就是江湖动荡之秋,这些人行动如此之大,也不免被幽影部和芦苇水阁的探子发现。继而发现他们是为了押送一只白色的鹿!”

    陈丑丑皱眉道:“白色的鹿?白色的鹿......”

    忽然,他失声道:“莫非是大罗山脉护山神兽,净世白鹿!”

    郑九瞳点点头道:“正是净世白鹿!原来,江山殿果真暗中和胡宗宪,护刀帮,青莲教纠葛不清了!而先对大罗山脉出手,也是因为大罗山脉的净世白鹿。”

    陈丑丑道:“因为净世白鹿?”

    郑九瞳道:“因为皇上信道教,白鹿有祥瑞吉福之意,他们这是为了讨皇上的欢喜。”

    陈丑丑道:“青莲教,护刀帮,江山殿三家联合。唉,想灭了大罗山脉确实可以。”郑九瞳道“嗯......只不过他们可以毫无痕迹的抹除,这便有些可怕了,扪心自问,幽冥宫和芦苇水阁联合也未必可以做到如此。”

    陈丑丑看着盘中的一盘清蒸鲈鱼,点了点头。郑九瞳道“荡寇联盟没了一个,叛了一个,如今也就没了,不过江山殿的举动,却让江湖上一些小势力小门派开始寻找靠山,而最多的也就是幽冥宫和芦苇水阁,以及江山殿了。所以,如今你幽冥宫和我芦苇水阁,也算是同一阵线的。”

    陈丑丑点头道“嗯......那为何你又来京城?这可是青莲教的地头?”

    郑九瞳瞧着他目光炯炯“应该,跟你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