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 > 科幻小说 > 神厄试炼场 > 264 奇怪的店家 十三
    “你现在又开始怪我了?”季心仪双手环着肩膀,靠着墙边,一幅自己被欺负了的低落样子。

    “你那么厉害,脸上罩着个面罩就无所不能了,现在知道管我要照片了,你怎么没直接把另外半张遗照抢过来。我寻思着那女鬼也没有吃照片的能力啊。”

    林远捏着照片翻个面,照片上只有一双被攥皱的眼睛,看着有些阴瘆,让林远想到房间里那双血红的眼睛。

    “不管怎么说,我们好歹也有了年份。那个时代,电脑还没有普及,估计网络上也找不到什么靠谱的资料。”林远跟季心仪姿势一样的靠在脏兮兮的墙面上,“我们不如去图书馆找找资料吧。”

    “市区的图书馆,以往的地方报纸应该都会有馆藏记录。”

    但这半夜三更的,别说图书馆了,也就公园还开着门欢迎人。

    季心仪不想冒险半夜私闯图书馆,她今天去的地方已经够的多了,最后两个人商量着林远明天白天去图书馆看看能不能查到有用的信息,也省得他白天无所事事。

    第二天一早,俩人从季心仪楼下小区分开。

    林远现在虽然又能接触一些东西,但还是没人能看到他。

    林远自己是估计那百分之三十的技能加成让他能够主动触碰这个游戏内所有物的能力稳定了下来,要不是因为这种能力,他也不能同意跟季心仪分开行动。

    但也有麻烦事,他无法确定自己什么时候就会被这个世界里的人所看到。

    如果他变成这个世界里的‘正常人’的话,摘不掉的面具和黑斗篷会给他带来很大的麻烦。林远不知道的是,早在从烂尾楼抱着季心仪出逃的时候,他就已经被一帮老头老太太看到了。

    林远经过图书馆门口感应器的时候,感应器拉响了警报。

    坐在门口盯着电脑的保安一脸懵逼的抬起脑袋,看着空荡荡的入口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林远也有点儿懵,下意识的想找人解释,自己刚进来,身上也没带书。转念反应过来可能是这面具有什么特殊的bug。

    他紧走两步离开了感应器范围,声响随之静默。

    报纸存放的区域在一楼,一排排铁柜整齐的排放着。平时有人就算来图书馆,也不会找报纸看,林远估计是特例中的特意。

    他不光要找报纸看,还得把这些被锁起来的柜子想办法打开。

    也幸好这些柜子本身上了年头,用的也是普通的钥匙锁。林远用提前备好的铁丝直接将找到的柜子敲开。

    月历2365年,林远记得自己出现的季节应该是夏秋之间,太阳还很毒辣,他能够进一步缩减月份。林远从报纸中找到了关于罗城区新规划的消息,房屋拆迁改建,大量商贩仓促搬离,留下许多遗留的垃圾。

    其中对鑫众香饭馆提出了强烈批评,饭店厨余垃圾未经处理,存有大量腐肉腐烂蔬菜,导致恶臭蔓延,滋生大量苍蝇蚊虫。林远还在上面看到了红姐和她老公的全名。

    裴远红和王大林。

    除此之外也没有报案人口失踪什么的消息。

    后续的报导上倒是提到了裴远红和王大林的处罚罚款一直逾期未交。

    林远离开了图书馆又跑到了平安所晃荡了一圈,他现在的状态倒是挺适合做一些调查的事情,趁着工作人员去忙别的工作的时候,林远偷用了人家的电脑。

    由于不知道人名姓氏,林远只能一天天试日期。

    反正报导时间的前几天估计都没可能,太早也没可能,林远从6月27号开始尝试,在6月30号的时候居然真搜到了疑似在本地发生的人口失踪案。

    但这里只有姓名和案件简述,更具体的消息却无法查询出来,林远直觉这个叫周丹的女生应该就是自己想找的目标。

    报案人是周丹的大学同学,目前能够看到的信息显示周丹是一个孤儿,父母因为车祸当场死亡,由于其父母并无在世的直系亲人,后周丹被孤儿院收养,十八岁成人礼才得到其父母留下的遗产。

    据周丹同学口供所说,这次会来平南市是为了收回家中曾经出租的店面。

    “十好几年过去了,这应该是笔糊涂账,也不知道还找不找得到当初家里的门店。”

    关于案件的简述到了周丹同学张凤回忆她离开前所说的话戛然而止。

    估计更详细的资料在电脑上也找不到,屏幕上有着一条案卷的编码,估计内容是平安所专职人员后录入上去的。

    一件人口失踪案,又一直没找到尸体,录入的信息也不算详细,甚至连张照片也没有,原本的案卷也不知道在哪儿才能找到......

    林远在平安所里飘了一圈,也没找到专门储放案卷的地方。

    现在查什么资料都在电脑里,林远估计这个片区的平安所里没有,别的地方估计也够呛,或者人家有汇总资料的地方。

    林远都有种上资料上那个大学找张凤问问的冲动了。

    不过一想好几十年过去了,就算自己去了估计也早找不到人,便熄了那份心思。

    如果周丹真是找红姐他们想要收回铺面,十几年的时间,那两个人说不准早就将铺子当成自己的私人财产了。利欲熏心,对人下了杀手也不是不可能。

    可惜现在的一切都是林远的推测。

    零零星星得到的线索也只能让林远牵强附会的将这些人穿起来。

    如果想知道真实答案的话,最靠谱的方法就是问一问死者。

    林远又想去王淑琴家里了。

    他比较好的一点就是,如果想了就会去。不会因为纠结而磨磨唧唧的等在原地,如果林远是下不了决心的人的话,根本不可能从一次次的试炼中活到现在。

    再者现在脸上的面具也无形之中给他增添了勇气,套壳总能让人无所畏惧。

    林远上楼的时候有些自嘲。

    房间里空荡荡的,并没有昨天那个疯狂的女人,地上掉着半张破碎的照片,看样子是后来被撕碎的。

    那个女人抢过来自己的遗照就为了扯碎?

    林远有心想见一下对方,也就没急着离开,从卧室的小屋里拖出来一把椅子,坐在原本的供桌上开始拼合起那半张遗照。

    铅笔的拼音在扯碎后拼合在一起的纸张上看更加难以辨认。

    林远看的眼睛疼才勉强读出些内容。

    主要是写的王淑琴老公回家之后整个人都变得沉默寡言,还不让问,一问那天发生了什么就会突然发怒。

    夫妻二人之间的相处越来越紧张,王淑琴半夜总听见老公在磨刀的声音,睡觉的时候甚至将刀子枕在枕头底下。王淑琴也不敢问了,甚至怀疑起自己男人精神不正常。

    为此特意跑到另外一间屋子睡觉,甚至休息的时候不光将门关死,还会将家具顶在门口,防止人半夜闯入。

    这样的生活持续到了第七天。

    在这期间王淑琴一直没去饭馆上过班,这源于男人说饭店关门了,老板给了三百块钱的遣散费,从今往后他们都不用过去了。

    她有心想出门找工作,又担心一直留在家里的男人举着刀做出什么恐怖的事情。她不敢让男人离开她的视线之外。

    那天她跟以前一样,没敢出门,只用屋后的菜地里薅了些能用来炒着吃的海东青,家里的米也不多了,再撑几天她可能不得不外出去买一些食材了。

    但现在还能凑合。

    往日总在找事的丈夫最近几天在吃饭这件事情上倒是格外安静,只是在她洗碗的时候,眼角余光总能瞄到男人在磨刀。

    男人不时也在抽冷看她,让王淑琴怀疑他可能会在什么时候朝自己下手。

    危机感总是如影随形,真正的恐惧却在黑暗降临后来临了。

    王淑琴在睡梦中感觉呼吸越来越艰难,像是有巨石压在自己身上一样,她挣扎着想要清醒过来,手掌无意识的抓住了一大把潮湿的,像是海藻一样的头发。

    她大口呼吸着惊醒,双腿无意识的抽搐着,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了双目流血的一张惨白的脸。

    原话是这么写的。

    屋子里没有光,但我却无比清晰的看见了,那张脸上布满了砍刀留下的痕迹,血肉外翻着,冰冷的液体顺着她的脸流到我的嘴里。

    我无法再控制自己的身体,她趴在我背后,凑在我脑袋旁边发出奇怪的声响。我不是故意的,但我悄无声息的搬动着家具,我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那么大力气。

    我摸出屋子,从丈夫的枕头下摸出了刀子,一刀一刀的砍在他身上。

    他有着轻微的抽搐,喉咙里不时发出嗬嗬的声响,却一直没有睁开眼睛醒过来。

    我却在他彻底失去反应之后恢复了清醒,那个压在我身后的影子不见了,只剩下我一个人留在遍地是血的房间里。

    刺鼻的血味让我仿佛回到了父亲曾经屠宰家猪的地方。

    我没有别的选择。

    让我庆幸的是,我们住的地方很偏僻,丈夫脾气太差,我们没什么朋友,这让我有时间将尸体处理干净。

    当我和丈夫彻底融为一体的那天,那个恐怖的家伙又出现了。

    她跟我脸贴着脸,告诉我,我让丈夫以另一种意义复生了,所以我活着的时间必须要赎罪。

    悔过信可能是写给她那个被砍死的男人的,这个王淑琴是个彻头彻尾的编外人员啊。

    林远抬手把已经无用的照片随手扔在桌上,手指摆弄了两下桌面上的贡品。白天的时候让那个凶戾的女鬼出来似乎很困难。

    林远停顿了两秒,转身拉上了厚重的窗帘。

    屋里瞬间一暗。

    “周丹,你还在吗?”

    “周丹,你还在吗?”

    “周丹......”林远翻来覆去的喊着对方的名字,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回荡在空落落的楼道房间中,被反弹压瘪成沉闷怪异的声响。

    像是有人在学着他说话,喊着从幽冥复生的死灵。

    黑暗中有细密的黑色线条从墙体中慢慢脱离,像是人体血管一样编织成细密而复杂的网状结构,林远警惕的盯着那个角落。

    “你是谁?”出现的女鬼不像昨晚那么狂躁,像是林远当初见她跪在地面时候的样子。

    “我只是想帮帮你,你是被困在这里了吗?”

    周丹嗤笑一声,眸子里透着讽意,“我是被舍弃的一部分,只有这个房间的香火能为我续命。可你害我这里断了香火。”

    “你和那个女人,可以直接算成是我的仇人。”

    林远微微皱眉,这个游戏,随着他同这个世界的联系加深,他越难以将之当成单纯的游戏了。

    甚至他会怀疑这是不是真的是某个平行时空。

    “如果你需要香火的话,可以告诉我怎么做。”林远也不介意为了得到有用的信息帮这个阴晴不定的女鬼一点儿小忙。

    “你是我的同类吗?”周丹明显对于林远也很感兴趣。

    她脑后的头发张牙舞爪的蔓延着,慢吞吞的抓上了林远的面具。而后者被她的头发触碰到后,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你的攻击方式是头发吗?”林远抬手很不自在的将那些黑色的发丝扒拉到一旁。

    也得亏他没有密集恐惧。

    “你对周丹的事情很感兴趣?”女人话锋一转。

    林远愣了一下,“你不是周丹?”

    “我当然不是,我只是周丹和被周丹害死的那些人剥离出来的善念。”周丹慢吞吞的绕着林远走了一圈,“你真的很奇怪,如果你也是阴灵的话,就该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阴灵恢复记忆之后,就能够对自己的灵魂进行取舍,放弃自己不喜欢的记忆,当然,也有一些人接受不了自己当鬼怪时候害过人的事实,会选择散掉当鬼怪时候的记忆。”

    “周丹不想善良,于是放弃了我,但她将我剥离的太完整了,于是同一个灵魂衍生出了第二个人格。我不觉得自己是周丹,因为她是刽子手,我是一个一心向善的小天使。”她漫不经心的抠着手指,唇边带点儿笑。

    跟昨天血口怒张的女鬼判若两人。

    她似乎猜到林远在想什么,“我就算再善良,终究不是真正的个体,周丹杀人太多,对我也会产生一定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