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 > 科幻小说 > 鉴玉师 > 第二百零一章 尸体
    冯六疯了一样狠狠地咒骂了一通,看得身后的老皮胆战心惊!

    冯六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般,回头看向老皮:“一共进去了多少人?有多少是你心里有把握的真正心腹?”

    “这十个……这十个都是炮灰啊!都是给赵九方设计的人,我一直告诉他们给他们洗脑……他们就是赵九方的死士!专门替四海门赵九方做脏活的……”

    冯六的脑子在飞速的运转……“赵九方……王云生……赵九方……”

    冯六突然转过身来死死的盯着老皮:“马上离开这里!”

    “可是里面的那些人……”

    冯六脸色惨白的说道:“没有什么人了……这些人里面有王云生控制的卧底!我被算计了……如果这些人里面没有王云生的人那更可怕!!!”

    老皮疑惑道:“没有?更可怕?”

    冯六转身就向山谷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如果没有……那么里面那些人很有可能被赵九方控制了!!!赵九方和王云生勾连在了一起!”

    “我的天哪!这……”老皮脸色惨白傻傻的看着冯六的身影越来越远……

    尸体……一具具尸体倒卧在断山谷里面!

    除去被申不疑干掉的两个,还有白貂小白杀死的几个……居然还有几具快要腐烂的尸体!

    申不疑一眼就认了出来,这几具尸体竟然是采生堂的那几个人!最后发现的尸体……竟然是采生堂的老大姚启发!!!

    申远傻傻的看着姚启发僵硬的尸体,身后过来的申不疑低声说道:“刚死没多久……是刚刚被人放到这里的,那些采生堂的尸体也是被人运过来的……似乎有人在布局,但却又被人给打乱了……”

    申远想了想,突然对申不疑说道:“戒备!外面应该还有敌人!!!马上撤到安全的地方向云隐门求救!”

    四个黑衣人,正悄无声息的隐藏在谷口一侧的山坡上……为首的一人正举着一架高倍望远镜仔细的观察着谷内的所有动静!

    另一个人悄悄地走到首领的身后轻声问道:“现在下手吗?两侧八个人已经埋伏好了……”

    举着望远镜的首领答道:“再等一会儿,他们不拿到那只白蛛可怕会不甘心……最好能够确认云隐门的援军过来再下手!那样看起来会更真实一些……”

    “冯六那边……应该已经识破我们的真实身份了,要不要去……?”

    首领放下望远镜,答道:“不必了,他知道现在的形势就应该明白这边已经没有他的容身之处了……如果他不识相,回到长安城的时候就是他的死期!”

    “明白了!一会儿、那八个人……?”

    “不用咱们操心,他们都是赵九方的心腹!我们做好老大交代的事情就好!”

    “明白!”

    本来冯六准备好用来绞杀申远一行好栽赃给赵九方的一堆弃子……此时竟然摇身一变,先一步牺牲掉赵九方在这些人之内埋下的心腹后竟然露出了王云生的卧底和赵九方的卧底身份!

    但……剩下的人依旧虎视眈眈的盯着被困在谷里的申远一行人!!!

    申远和申不疑开路,李玲兰拉着失魂落魄的翟小溪在中间。后背淤青的小七殿后……几个人拼命的向着断山谷深处逃窜!

    申不疑一边跑一边转头问李玲兰:“小兰……断山谷的地形你能确定吗?”

    李玲兰脸上的泪水依旧在潺潺流淌,小兵的尸体冰冷的躺在谷底……被她用秘术激发出凶兽本性的白貂小白在大开杀戒后也跑的无影无踪了……此时的李玲兰几乎有了万念俱灰的意味……

    李玲兰抬起头露出通红的双眼,喘息着答道:“断山谷只有一个出口,深处越来越高直到一座绝壁……那里毒虫很多又没有什么值得留意的东西,所以没什么人到过那里。不知道那里能不能找到信号……联系门内。”

    “可惜了那只小貂……要不然还能侦查一下敌人的布置埋伏……”

    李玲兰闻言嘴巴一瘪,眼睛又变得通红了、申远埋怨的瞪了申不疑一眼……一行人不再做声急匆匆的赶路。

    奔跑窜行了足足有十几分钟……果不其然,断山谷真的到了尽头!

    一丛丛灌木杂乱的生长着,三面都是嶙峋光滑几乎垂直的石壁悬崖……向后可以看到小半个谷底,申远申不疑转了一圈看了看四周……该死的地方别说巨石沟渠,就连一棵能掩护身体的大树都没有!

    申不疑转了回来,一屁股坐到警戒的申远小七旁边、一抬手扔给申远一个小小的黄灰色的奇怪东西……

    申远抬手接了过来,仔细一看、只见是一个像果实一样的玩意……又有点像生了毛的土豆!

    “这是啥玩意儿?”申远此时的嗓子都已经快冒烟了,辎重都存放在谷口……水壶也在逃跑中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申远捏了捏这个奇怪的东西,发现这玩意似乎是软的!

    申不疑擦了擦脸上沾染的植物汁液、懒洋洋的答道:“剥了皮可以吃,虽说酸涩一点……总比饿着强!这是野生的猕猴桃……”

    申远好奇的打量了这玩意一下,发现确实有点像猕猴桃。只是个头更小毛更多也更硬一些……

    申不疑又掏出来七八个大大小小的野猕猴桃,扔给小七一个大一点的……“剩下的我去给李玲兰她们俩,还不知道一会儿怎么样呢!尽量保持一点体力吧……”

    申不疑刚刚拿好东西站起来,就见李玲兰从谷底另一侧也钻了回来……手里赫然也捧着五六个野猕猴桃!

    申远二人加上李玲兰,三个人围坐在一起皱着眉头啃着半生不熟的野果子……小七带着枪在前面警戒。

    申远舔了舔几乎被酸倒的牙齿,咽下一口唾液对李玲兰说道:“小溪怎么样?还在哭吗?”

    李玲兰摇摇头:“不哭了,又开始发傻发呆……我觉得太对不起她们夫妻俩了,连个婚礼都没准备呢!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把二师兄的命扔在了这里……我这辈子在小溪面前都抬不起头来了!”

    申远想了想:“你现在有没有觉得这一切都是针对云隐门的一个局?”

    李玲兰点点头:“知道又能怎么样?从天鬼洞那里就不对劲了……这段时间四海门又蠢蠢欲动的想把我们排挤出长安城,另外这几年在调查局供职的同门现在也都散居各地……一时半会根本召不回来!

    申哥……你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四海门的手笔?”

    申远摇摇头:“都一起混到了这个地步,你也别藏着掖着了……你觉得凭借四海门一家能这么轻松的把你们玩的团团乱转吗?”

    “不能……他们没这个胆量!”

    申远点点头:“内鬼呢?你觉得除了崔老爷子的徒弟方琦……还有没有自己人被外敌收买的?包括……你们九科或者调查局!”

    李玲兰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我希望真相不会是这样……但我知道,我们一举一动始终都是在钻一个又一个圈套……”

    申远点点头:“也许对方还远达不到铁板一块或者说很有默契……还可能他们自己内部也在相互戒备甚至是相互算计!

    八仙堂这些人现在看就是一批炮灰牺牲品!他们注定要死……谁杀的他们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的尸体就是最后胜利者用来遮丑的遮羞布!”

    李玲兰闻言一抖:“你是说现在他们有可能对所有的目标下手,然后把责任罪过都推到死人的身上?”

    “还有替天行道替我们报仇的功劳!!!”申远幽幽说道,申不疑点点头:“莽撞了……么得没想到调查局和四海门这样的老山门里面竟然乱到了这个地步!这么说四海门的嫌疑最大了?赵九方冯六……”

    申远摇摇头:“赵九方是赵九方……冯六是冯六……还有躲在背后的朱老六!玲兰……你仔细想一想,云隐门在调查局最大的对手是谁?云隐门李家倒了最大的赢家会是谁?”

    李玲兰皱起眉头答道:“李家的竞争对手应该是梁局!可梁局在鬼方大漠里让安家给摆了一道……现在他的侄子也死了,前途也玩完了……据说现在已经被派到西北部去分管一个信息分析站,他是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能量的!”

    申远咬了咬牙,低声说道:“李家内部呢?最近有没有什么变故?云隐门弟子之间的宿怨……或者说云隐门和在调查局做事的门人间有没有什么龌龊……调查局的同门间有没有什么矛盾纠葛……”

    李玲兰眼睛里闪过慌乱……低声说道:“不会的……我们几个一直都是追随大师兄的,其他的门人虽然数量不少但是都没有担任什么要职!

    大师兄……大师兄他……过一段时间可能会去西南任职!但这是……我们几个已经和他说好了!等他离职后我们也会跟着他一起过去……大师兄也答应过我了!大师兄……不可能……大师兄和小兵最要好了,大师兄也最喜欢我了……呜呜……大师兄……最……最喜欢……我了……呜呜呜!”

    李玲兰哭的扑倒在地,几乎崩溃一样……

    申不疑耸了耸肩,对一旁同样脸色难看的申远说道:“李玲兰不傻……相反还很精明!看来她早就想明白了很多事情……王云生吗……大师兄啊!看来和他脱不了关系……”

    “他的背后又是谁呢?冯六、赵九方?还是调查局背后的哪位大佬呢?总不会是玄一门……他们已经很招公门忌讳了!不会这么高调的出来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