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真不想太无敌 > 第445章 放了他们
    青泽海的讽刺,一般人都是承受不住的,因为他的嘴可是很毒的。但凡他想要骂的人,没有几个人真正的面不改色,很显然吴可唯和张原胜并没有离开这个范围。

    就算不是被骂的当事人,杨冲都觉得有些很难忍受,那就更别说是他们了。以至于吴可唯他们动手的时候,就受到一些影响,很快就被制服了。

    当杨冲拿着黄泉剑,架在他们脖子上的时候,两人一下就不敢动弹了,这个时候青泽海就走了过来。

    “看来你是将我们的话,当做耳旁风是吧,既然如此,那我就送你们去见掌门,我倒想知道他会怎么对付你们!”

    如果不是还要帮有杨冲,寻找合适的洞府修炼的话,青泽海恨不得立马就下山前往麒麟一脉,他非得将心里的怒气发泄出来不可。

    但是为了刘长青,他想还是得待在这里待上一会儿。

    吴可唯很聪明,也想到这一点,于是立马和张原胜一起求饶,并且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犯错。

    而且会主动回去承认错误,都不用他们出手了。他们看起来非常的诚恳,只是杨冲和青泽海,都没有信他的话,但还是放了他们。

    自然人不是因为好心,而是单纯的想看看,他们到底会做什么!

    果不其然,将他们放了之后,这两个人并没有安心离开,想用暗器暗算他们,但是他们早有预防就这样躲了过去。

    杨冲没事了,但是吴可唯他们就不好过了。

    “知道错了,自主前往麒麟一脉向掌门赔罪?这些话你都还记得吧,话才说完,你就动手了,看来为了活命你还真是不择手段!不过正常人不都应该直接离开吗?像你们这么蠢的会立马动手,还真是少见!不过这也证明了你们的报复心是很强的,这次要不一次性将你们解决,我还真不放心!”

    之前吴可唯他们之所以会求饶,不就是认准了他们要留在这里,不能马上离开,才让他们有了这样的想法吗?

    所以杨冲也不想留在这里了,他想将人立马送去麒麟一脉。

    但是青泽海觉得这样亏损太大了,就不是特别的愿意,于是两人因为这个事情,商量了起来。

    而在这个时候,一个人的出现,立马就将他们所担心的事情解决了。

    “不如让我去送吧,我觉得没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了。”

    说话的是一直想要找到杨冲的花也沉,她只是无意中来的这里。

    原本只是听到这里面动静,所以才过来看看,谁知道刚好就听到了。杨长清和青泽海的谈话,自然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花也沉想到,他们来这里也不是为了修炼,所以立马就接下了这个任务。

    正好她也想让人去麒麟一脉那里看看,然后亲手教训那几个欺负她师妹的人。

    麒麟一脉那几个败类,都有人为其出头,花门的女弟子被人欺负却没人出头,实在是太说不过去了。

    听到有脚步声传来,吴可唯和张原胜也看了过去,当看到当然是花门的人之后,脸上的表情非常的复杂。

    在平常时候,他们对这个门派自然是不以为然的。所以就算知道门下有些弟子,欺负他们的人,也毫不在意。

    在他们紧赶慢赶之下,四天后就到了麒麟一脉。这个途中他们自然是飞行过去的,本来是可以更快,但是上麒麟一脉的时候,花了不少时间。

    主要是得经过一层层的通报,等他们上去的时候,那已经到了第二天中午了。

    因为是吴可唯和张原胜犯的错,所以出来解决这个事情的,自然是他们的师傅元飞道人。

    比起吴可唯和张原胜年纪要大一些,功法要深一点的那一辈人,差不多都是道人这个级别的。

    再往上就是行者,然后就是师尊之类的。

    原本一个道人出来迎接花也沉,这不算是不给她面子,这是在正常不过的情况。

    只是对方对于他的弟子,话里话外都是有所偏颇的,所以就让有心和她好好交谈的花也沉,非常的不高兴。

    在来之前,她想过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没想到事情还真的如他所想的那样,这就让她的心情非常的不美好了。

    现在他们是在会客厅的麒麟殿,这里空间很大,摆在最前面的就是一个麒麟,怎么看都能够给来人一种震慑的感觉。

    但是花也沉可不怕,她看着面前的元飞道人,还在给吴可唯和张原胜洗脱罪名,那一本正经的样子,让人看着只想笑。

    “照你这么说,他们戏耍女子,以及在别人将他们放了之后就反击,这都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是吧?我之前还想着,花门这几天遇到了这样几个败类,只是麒麟一脉中的几粒老鼠屎,看来不是这样,这就是师风啊!既然如此,那我就想要找你们掌门好好谈谈了。如果他也这样说的话,那我们花门也是不会忍耐的。麒麟一脉如此欺负花门,那我们俩门派之间,势必有一战。虽然花门的整体实力是不如麒麟一脉,但要拼下来,也能够让麒麟一脉损失不少,这个就足够了。”

    听花也沉要找掌门将事情说清楚,元飞道人自然是不愿意的。

    不过他又想到了掌门在闭关,根本不会因为他的话而出现,所以他自然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下也不怕她。

    所以在花也沉打算离开去找掌门的时候,立马就阻止了她。这一来二去的,两人就打起来了。

    这麒麟殿就成了他们打斗的地方,而在一旁的吴可唯和张原胜,因为被花门弟子看守着导致无法动手,只能眼睁睁的在一旁看着。

    花也沉的师妹见此,自然是有些担心的。他们是知道大师姐的实力不错,但是和长辈们对抗会不会赢,他们就不知道了。

    不过很快他们担心就消失了。

    因为花也沉和元飞道人交手。并没有表现出不敌的地方,反而是元飞道人,被击败的连连后退。

    花也沉手中执着的是一把荆棘剑,上面满满都是荆棘,一般人和她交手都只能避开。

    但是元飞道人不敌花也沉,对于对方的攻击,他无法避开,很快身上就出现了很多伤口,衣服都被划破了。

    比起刚才那道貌岸然的样子,元飞道人现在的样子的是要狼狈了许多。

    花也沉的到来,麒麟一脉的很多人都知道,他们很好奇双方到底会说些什么,都有心去偷听,只是又不敢做太明显,所以只能在那附近徘徊。

    这下他们打到外面去了,那想窥探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事情的其它弟子,自然会在一旁看热闹。

    这个时候没有人插手,因为两人斗法,要是突然进去一个人,那可是会受伤的,所以就导致很多人都在看戏。

    直到元飞被打的接连吐血,才有人站出来,暂停这场打斗。

    来人就是麒麟一脉的大弟子,也就是和花也沉齐名的齐言可。

    这些败类向来都喜欢,在这件事之后,暗地里报复别人,所以花也沉自然是得解决这个事情。

    这一点,齐言可也考虑到了,他会重整麒麟一脉的风气,尽量不让那样的事情发生。一旦发现,那就以死罪处理,这样一来自然没有人敢去犯。

    毕竟现在花也沉也出关了,她能够了解到门下弟子,发生了什么事情,对她实力感到畏惧的人,自然不会再去惹她。

    除非实力在花也沉之上,但是如果真有那种实力的人,也不会去戏耍花门弟子了。

    这样一来事情。事情自然就能够得到解决。

    花也沉是来寻求个公道的,既然已经得到了麒麟一脉大弟子的承诺,她自然就放心离开。

    齐言可亲自送他们下山,直到看不见人影之后,他才转身回来。

    看到跪在地上的弟子,他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但是想到他们的所作所为之后,他的心就硬起来了。

    “来人将他们关到监禁室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能够将他们放出来,也将元飞道人扶下去,让他好好休息。但是没什么事情,就不要让他出来了,他需要冷静一下。”

    作为掌门的亲传弟子,齐言可手里可是有很大的权利的,就算是元飞道人在他面前也得乖乖听话。

    尤其现在他犯了错,自然就不能反抗了。

    麒麟一脉的禁闭室,可不仅是让人禁闭,还是惩罚人的地方,一般都是用不上的。

    但是这次花也沉亲自过来找麻烦,怎么都是躲不过去的。

    别说是花门弟子,就算是麒麟一脉,内部成员见到这几人受罚,心里也是开心的。

    因为其中不乏有被他们欺负过的人,现在对他们终于得到惩罚,心里别提多开心了。

    对于花也沉他们也是非常佩服的。

    “花门弟子虽然经常受欺负,但是也有个为他们出头的大师姐,他们应该过得很幸福。我们的命运,为什么会这么悲惨呢?只能接受那些比我们早些入门师兄的欺负!这一次只是这几个人受罚,但是底下还有一群人,这日子可该怎么过呀!”

    有些人想的就比较长远,只要这些败类没有完全消除,那他们还会作乱。只是会对某一部分人停手而已,但不代表他们会对所有人停手。

    而且齐言可只是说了,不能对花门弟子动手,可没有说不能对同门弟子动手。

    但如果是自己人欺负自己人,这应该如何判断?

    齐言可并没有说。

    不管他是忘记了还是不知道这个事情,反正他都没有说。这就证明了,那些新入门的弟子不会太好受。

    那些所谓的师兄最喜欢欺负新人了,新人也是无法反抗的,这才是最悲剧的事情。

    不过这是麒麟一脉的事情,已经下山的花也沉是不知道的,就算知道也不会去管,毕竟这是别人家的事情。

    像欺负新人这种事情,也不只有在麒麟一脉有,只是可能这里比较严重而已。

    所以知道要和白虎对抗,杨冲还是有些紧张的,但到了要出手的时候,他紧张的心情就消失得干干净净,立马投入到战斗当中。

    “嗷呜”

    白虎看起来也是修行多年,随随便便吼一声就足够让这里地动山摇了,连隔壁洞府的人都感觉到了,立马睁开了眼睛。

    “旁边竟然来人了!”

    不然的话,白虎就不会去攻击对方。

    他想要出去看一看,但是一旦出去,他修炼的功法可就得重来了,所以只能屏住好奇,先完成自己的事情再说!

    对于这个事情,正在和白虎战斗的杨冲自然是不知情的。他也发现了白虎不好对付,所以尝试着去用自己的暖意去融化了,但是对方根本就不领情。

    所以他只能和对方实打实的打斗,他试图从武力上压制对方。但是这里是对方的地盘,他是很难压过的,所以到最后,他就被白虎在后头追着跑。

    后来实在没力气的他,只能跑到屏障上方,然后整个身体翻转过来。他从口袋里面拿出一个东西,加上剑气像白虎打去,以为这样能够让对方受伤。

    但谁知道,事情并不像他所想的那样,他扔出来的是一串佛珠,那串佛珠并没有砸伤白虎。反而像是自己会放大一样,直接挂到了白虎的脖子上,原本扩大的佛珠,一下又缩小了。

    这佛珠看起来。就像是为对方量身定做的一样。

    然后奇迹就发生了,白虎突然就镇定下来了,也不再攻击杨冲,看起来温顺了不少。

    在旁边目睹了一切的青泽海,自然是惊讶的,这白虎怎么因为一串佛珠,就冷静下来了,这佛珠到底是什么来历?

    杨冲因为刚才角度的问题,他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等他在一旁站稳后,才发现白虎没有攻击他。

    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了,刚才他都忘记。自己扔出来的是什么了,要不是有青泽海的提醒,他还不知道那是什么呢!

    “我怎么把这个东西扔出来了,这是我在凡界的时候一位高僧送给我的。他说这串珠子很有灵性,而且听他念了那么多佛经,也有了一些佛性,可以抑制住人体内的戾气,让人心平气和,不会轻易的去发怒。我一直随身带着的,刚才情急之下就把它扔出来了。确实带着它,我很少发脾气,没想到这东西对于动物竟然也有作用。”

    而且这作用还大的很呢!

    青泽海对那串佛珠非常好奇,他实在是不相信凡间的东西,有如此大的效果,非得去触碰一下才甘心。

    因为有佛珠在,白虎自然是没敢有什么动作。所以才任由青泽海,在他脖子上的佛珠摸索。

    不过对于那则龙蛋的传言,确实有很多人相信,墨子和山秋不是故意冲着这个来的。

    他们是一路逃亡之下,不小心来的这里。当他们意识到这是什么地方之后,当下就想要离开。

    在这里,不是会让自己陷入险境,就是会浪费时间。就算遇到了龙灵,看到龙蛋那又能怎么样呢?

    对于他们修炼并没有什么用处。

    但话虽如此,如果有特别的东西出现,还是能够吸引他们注意力。

    在临走之前,他们发现一个角落里面有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于是就跑过去看了一下。

    山秋这样的动作更快,当他发现那是一块鳞片之后,立马就捡起来了,一旁的墨子都来不及阻止。

    秋生觉得那是一块龙鳞,在威龙洞里面有龙鳞,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前提是,得有龙出现过才行。

    不少人怀着希望来未龙洞,但没有一个人见过龙,所以这龙鳞自然也是不存在的。

    “你别把鱼鳞看成是龙鳞了,最后你根本就不会有这种东西。而且这里是入口处。在我们之,前应该有很多人进来过,没有理由这里有这么一块鳞片,但他们却没有注意到。所以这要不就是有人在恶作剧,要不就是陷阱!赶快扔掉,这和我们没有关系。你不想修炼了,我们在这已经耗了不少时间,是应该安静下来了。”

    墨子瞥了一眼山秋拿在手里的“龙鳞”,心里并不觉得高兴,反而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这种感觉帮他躲过了很多难关,所以这次他自然也相信自己的直觉。

    他让山秋赶快扔掉龙鳞,山秋自然是有些不舍。

    因为这块鳞片太好看了,在他看来只有龙才会有,鱼是不可能有的,而且这个大小也合不上得多大的鱼,才能有这么大一块鳞片呢?

    这快有他半个手掌心大小了!

    不过,墨子说的话,有些他也觉得有道理,所以就算是再不舍,他还是打算扔掉。

    但是这块鳞片就算是就像粘在他手上一样,怎么都甩不掉,这就奇怪了。

    见此,墨子自然也来帮忙,他就知道这东西有古怪,但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发生了。而且不是有人出现找他们麻烦,是这块鳞片自己的问题,这一点他倒是没有想到。

    “这东西真是奇怪,硬来是不行的,不然的话,你的手就要废了,可是如果什么都不做,这鳞片就要和你的手合二为一了。直觉告诉我,这不是个好事情,我就说让你不要碰吧,你说该怎么办才好?”

    墨子之前也算是见了不少大世面,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所以他也不知道怎么帮山秋解决这个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