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 > 言情小说 > 上门后我成了爷 > 第917章 怎么回事
    “呵呵,我当时还在犹豫,该不该把这事告诉大亮。告诉他吧,大亮给人家又买金项链又买耳坠,还要给她买金戒指,我怕他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不告诉他吧,我又不忍心看到大亮,像当初汪雪寒一样,一直沉迷其中……其实我应该过几天,再把这事儿告诉大亮,先看看刘小敏的反应再说,让他慢慢接受好了;可我还是没沉住气,揍完那小子,就把这事儿告诉了大亮,后来发生的事儿,我就不知道了,大亮也没有给我打过电话,我也不好再问他。”

    凌风更想通过冷瞬的嘴,了解此事的后续,毕竟康亮广和冷瞬的关系要比他近。

    “大亮还给她买金项链了吗?这事他可没跟我说!他可真动情了,怪不得他都快疯了!哈哈哈哈……”冷瞬大笑说。

    “他可能是觉得给人家买金项链,又被别人戴了‘绿帽子’,太丢人了。这次打击对他来说可不小,他心里一定太郁闷了,不然他不会去跟你唠这事儿。他啥时候给你打的电话啊?咋快疯了?”凌风掩饰不住心里的好奇问。

    “刚给我打的电话,唠了一个多小时。他开始的时候,只说小敏变心了,说他心情不好,就想跟我唠唠磕。我问他咋回事,他把你揍了那小子的事情告诉我,我也想知道他后来怎么了结这事儿的,便一再追问,他开始不愿意说,还跟我遮遮掩掩的,我套了半天话,他才支支吾吾地说,你从他家走了之后,他就给刘小敏打传呼,刘小敏没给他回,他就去刘小敏的宿舍门口等她,等到下午,刘小敏才回来。他进屋就问刘小敏咋回事,刘小敏说‘咋回事,你都已经知道了,我也不想再和你解释了。’

    当时把大亮气得,掐住了刘小敏的脖子,给她掐得快上不来气了,才松开手,刘小敏缓了半,才喘上来气,对大亮说‘世界上的男人都死绝了,我也不会跟你!’于是康亮广就傻了……他说他听了刘小敏说完这句话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只记得他一直直勾勾地坐在床上,呆呆地看着刘小敏收拾东西,最后拎着一个大提包走了,走的时候,狠狠地关上了门。大亮说,最后那声巨大的关门声,就好像把他的心夹得稀碎稀碎的。

    他一动不动地坐在床上,不知呆了多长时间,后来房东进屋说,刘小敏退了房,他才走。回家以后,他就照镜子看了半天……他还说,当时他照镜子的时候,想到曾经他总去一家烧烤店吃烧烤,知道那家店的老板娘,总背着丈夫跟别人搞破鞋,他每次见了那个老板,都觉得他像个‘王八’,他照镜子一瞅,才发现自己比那个老板更像‘王八’。哈哈哈哈……”

    一个悲凉的故事被冷瞬讲成了一个喜剧,凌风被逗得前仰后合。他除了关心康亮广和刘小敏后续的故事之外,更关注那条金项链的下落,笑声平息后便问:“大亮有没有再见过刘小敏啊?”

    “他俩应该没有必要再见面了吧,见面以后多尴尬啊?”

    “那刘小敏走之前,有没有把金项链和金耳坠还给大亮啊?”

    “大亮是好脸的人,肯定不好意思要;刘小敏多奸啊?一直在大亮面前装温柔贤惠,心里真正想要得到的东西,从来不表露出来。她跟大亮处,其实就图这些东西,怎么可能把卖弄风情得到的东西,还给大亮呢?”

    “嗯,大亮也许不是不好意思要,而是他情愿把金项链送给刘小敏,因为他拒绝相信,自己真心诚意付出的感情,在他所爱的人眼里,就那么一文不值……”

    冷瞬在电话中,除了讲康亮广与刘小敏后续的故事之外,还说这学期他的心很累,因为陆萍放假就来他的学校找他……

    刚开学的时候,他和陆萍经常在旅店住,在饭店吃;时间长了,钱就不够花了,他只能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屋子与陆萍同居,陆萍也把全部的工资拿出来,维持着同居的生活。

    但冷瞬不能天天就围着陆萍转,他还有哥们和必要的应酬。可陆萍忍受不了冷瞬对她丝毫的冷落,她开始干预冷瞬交朋友、出去玩、和很多生活细节。冷瞬心里一直能够理解陆萍,因为家庭的变故,性格变得有些失衡。开始的时候,他还能忍受陆萍对他发脾气,他总是竭尽全力地去安抚她,关怀她,哄她开心;但他的包容和忍让却没有换来陆萍的收敛,反而让她变得更加敏感、多疑,甚至有些神经质,常常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吵得天翻地覆。

    久而久之,冷瞬渐渐崩溃了;但一个“我爱你一生一世”的承诺,让他无法放弃陆萍;一种男人的责任感,压得他透不过气来。他对陆萍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借酒消愁,甚至会独自泪如泉涌,但第二天,他仍然坚持着对陆萍疼爱有加。他很想让陆萍乐观起来,所以平静后总是积极与她沟通,但他们仍然没几天,就又因为琐事吵起来,而且陆萍言语也越来越刻薄、恶毒……

    冷瞬自顾自地讲完他与陆萍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叹了一口气说:“我现在心里很乱,已经不知道怎么去爱陆萍了……从前幻想的爱情是那么美好,但真正决定爱了,却没想到会这么累,跟你唠唠,心情好多了。”

    凌风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爱情,他在这方面的阅历,还远远不及冷瞬,甚至他干脆都没有意识到,怎样帮助冷瞬解惑,潜意识里只是嫉妒冷瞬,找到了值得他包容、忍让的女人,而自己自从对姜婉莹彻底断念之后,连个值得追求的女孩都没有遇到,到现在还是个处男。

    临近毕业了,面向社会的麻木,和各种无形的压力,使凌风无心卷入冷瞬和陆萍的感情纠葛,而涉及到女人,又会让一个自以为是的处男感到自卑。他只是耐着性子听完冷瞬的满腹牢骚,便本能地转移话题说:“最近跟别人打架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