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 > 科幻小说 > 重生后我就无敌了 > 第917章 下套
    看到重伯宏这幅神态,吴邪疑惑道:萧家很强嘛,让重老板你紧张成这样,而不是愤怒。

    作为女儿的重语然差点被萧浩强、暴,正常而言,一个做父亲的知道这事后肯定会愤怒不已,但吴邪没有重伯宏脸上看到这些,反而是焦虑与紧张。

    重伯宏重重叹了口气,说道:强,很强。这么跟你说吧,真要死磕起来,两个重家都不是一个萧家的对手,而且在我们内部的圈子里还传说,这萧家有着宗派的背景。家族中两个罡劲武者就是宗派派出来的,保护萧家的核心人物。

    来之前他们就做过有关吴邪的一些资料,再加萧家的故意透露,他们知道吴邪是位实力高强的武者,一般人根本不是他对手,所在抓捕之时就做好了十足的准备。

    吴邪朝着贝玉明笑了笑道:萧家人是准备坑你一把吧,他难道没跟你们说,我真要动起手来,可以将你们全部杀光嘛?

    贝玉明眉头一皱,冷冷说道:吴邪,少在这里说大话,目前这里有九把枪对着,就算你武艺高强,也绝计不可能会是我们的对手,奉劝你一句,束手就擒,放弃抵抗,争取宽大处理。

    看来,萧家还真没告诉你们与一位罡劲级武者为敌是什么状态,心够黑的啊吴邪满不在乎地笑道,他知道这是萧家下的一个套,故意不告诉这些管刑自己真正的实力,好想着抓捕时这些管刑与自己产生冲突,到时自己一怒而下,将这些管刑全部干掉。

    如此一来,整个华夏将再无他的容身之地。

    吴邪我最后数三声,再不放弃抵抗,我们就用强了贝玉明严肃道。

    吴邪摇了摇头道:贝队长,我从来没反抗过你们啊,只是你一直在自说自话。

    贝玉明怔了怔,而后说道:逞口舍之能,带走。

    话音刚落,他后面立马走出位美女管刑,来到吴邪身前后,二话不说掏出幅手铐将吴邪双手铐住。

    突然,重语然卧室的房门打开,她看到客厅内围着一大群人,而吴邪还被人铐住了,满身的酒意瞬间又清醒了不少。

    她连忙喝道:你们要干什么?

    贝玉明沉声道:吴邪犯杀罪,故意伤人罪,我们自然是要逮捕他。

    重语然脸上露出慌张之色地说道:他那么做是情有可愿的,萧浩想要对我用强,结果被我保镖发现,才失手杀人以及废了那萧浩。

    贝玉明愣了愣,没想到这一案件还牵扯进了这些事,不由问道:你此话当真?

    自然是真的,你们可不要抓错好人了,真正要抓得是那萧浩重语然气急道。

    贝玉明权衡了下,顿时意识到萧家应该向自己隐瞒了些东西,不过吴邪杀人是真,就算是为了保护重语然,也不能就这么置身事外。

    于是,他回应道:是否要抓萧浩,那需要我们调查过,但就目前情况来看,吴邪杀人属实,故意伤也属实,我们必须要逮捕他,还请你不要妨碍我们。

    重语然就要反驳道,哪知,吴邪突然向她摇了摇头,道:没必要再说下去,事非曲折,到时候这位督官查查就知道,我就先跟他们去趟督局。

    重语然愣了下,也知道现在就算她想强行留下吴邪,那敢是几乎不可能的事。

    带走贝玉明深深看了眼重语然,而后大声道。

    在两名管刑的押解下,吴邪被押往楼下。重家一众人员则跟着下了楼,就连603号房的刘兰凤也听到动静,连忙打开房门,就见自己儿子被抓。

    她不由得快步冲出房门,朝着众人督官喊道:我儿子犯了什么事,让你们抓他。

    不等贝玉明回应,吴邪就说道:妈,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杀了萧家一个人,你就安心吧,武者的道路上本就充满着生死,只是这一回不小心弄到了明面上的世界。

    几位督官听得一愣愣的,在他们的世界中,武者不过是一群学过武的人,怎么到吴邪口中好像不是过么回事啊?

    看到吴邪那平静的脸庞,刘兰凤心中的焦急稍微缓了些,但还是说道:你要保重自己。

    吴邪点了点头,心情沉重地随众督官向楼下走去。

    到楼下后,吴邪被押送上一辆督车,朝着天湖小区大门驶去。

    见车子渐渐远离了,刘兰凤转头看向重伯宏,寒声道:重老板这到底怎么回事?

    此时,位于市东北部的第二人民医院的一间手术室前,一位40多岁,面容庞留着些许胡须,目光锐利的男子正身姿比直的站着,他的脸上露出了难以掩饰的忧色和愤怒。

    作为萧浩的父亲,他怎么都无法想到,在金陵这块地盘,居然有人敢将自己儿子给废了!

    在他的旁边,还站着两名60来岁的老者,一位穿着青布衫,名为宗玉德,一位穿着红布衫,名为吴临胥。二人面容虽老,但双眼却烔烔有神,宛如明灯一般。

    不多时,廊道内突然响起高跟鞋的声音,却是一位穿着时髦,留着长发的中年女子快步走来,与萧洪一般脸上亦是带着浓浓的忧色,正是萧浩的母亲吴美心。

    来到萧洪跟前,吴美心焦急地说道:儿子怎么样了?

    萧洪叹了口气,回庆道:医生说命是保住,但生育能力可能保不住。

    吴美心顿时双手握紧,指甲都陷入了手心当中,但她却没有感受到疼痛。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当得知自己儿子不能生育,那就跟绝后了没什么两样。

    一股强烈的愤怒自她内心升起,她看着萧洪厉声道:你不是说派陈叔去保护浩儿的安全足以,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萧洪一个头两个大,强忍住心头的愤怒,耐心解释道:我也没想到有人敢在金陵对浩儿下手啊。

    那凶手呢,抓住了没有吴美心冷冷道,心底恨不得将行凶之人给活撕了。

    萧洪点了点头道:抓住了,不过重家应该会想办法将人给保出来。

    重家?这事怎么跟重家扯上了关系?吴美心疑惑道。

    随即,萧洪将从萧浩口中知道的事告知了吴美心。

    吴美心听后,差点没一个根头栽倒在地,原来自己儿子被废竟然只是为了一个女人。

    女人而已,以她们萧家在金陵的地位,只要放声话,不知道有多少女人会想破脑袋挤进萧家大门,什么明星、大家闺秀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