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 > 历史军事 > 帝国星穹 > 六三 惊涛骤起
    虽是不准备大肆操办夏至节,但是北州大都护府还是举办了一次宴会。

    对北州来说,夏至比起新年更象是一年的真正开始,这场宴会规模比起上次的欢迎宴会要小,菜肴也不过相当,但是热闹程度却是胜过了上回。

    而且此次受邀的人,当初的武将们多不在,倒是文吏数量有所增加。

    赵和在傍晚时分准时来到都护府前,这次在门口迎接他的仍是郭英。

    只不过郭英面上有着明显的不愉。

    他深深盯着赵和,皮笑肉不笑地道:“赵郎君在馆中做得好大事业。”

    赵和扬了扬眉,不解地道:“少君何出此言”

    “听闻赵郎君在馆中种圃,这不是若大的事业么”郭英道:“此时北州风起云涌,犬戎虽然暂退,随时都可能卷土重来,赵郎君不思为我北州出力,却去学着农妇种菜,显然是将种圃看得比军国大事更重啊。”

    赵和原本与他一起并肩往里走的,听他这样说,停下脚步,转脸正色道:“少君此言大错。”

    郭英噗的一笑:“还请郎君指点,郭某之语错在何处。”x

    “少君看着这天空中的星河么”赵和指了指天上。

    郭英抬起头来,仰望苍穹。

    此时天色入夜,虽然北地夏天夜晚来得迟,但是天色渐暗,空中的星星已经显露出来。x

    七八颗亮星点缀于天穹之中,仿佛在眨着眼睛。

    “郎君何意”

    “此时少君所见者,只是这七八颗亮星,但到得夜半时分,天色全黑,那么银河横贯天空,星穹之中,群星闪烁,大多数都是那些看上去并不怎么亮的星星。”赵和仰着头:“若以沙场征战而胜为这亮星,那么农耕种圃、放牧纺织便是这些不怎么亮的星星,亮星固然显眼夺目,这些并不耀眼的星星却也是这帝国星穹不可或缺的存在。”

    不等郭英反驳,赵和又道:“前线将士固然是浴血奋战,可后方农妇,献出丈夫、儿子,送别阿兄少弟,于日下耕作,于夜中纺织,若非她们,前线将士所食何来,所衣何凭少君只将军略当作军国大事,却忽视这些,实在不该。”x

    郭英面色涨红,辩驳道:“我并非此意,我如何不知道农牧纺织之重要,我只是,我只是”

    他正想着如何说话,赵和突然转脸向他一笑:“少君只是心中有气,想要发作罢了。”

    郭英一愣,紧接着便听赵和又道:“为人上者,不可轻易发作无名之怒,少君精研兵法,当知此事。”

    说完之后,赵和迈步向前,竟然不再理会郭英。

    郭英迟疑之中,赵和已经迈出七八步,他这才回过神来,心中大怒,却不好再说什么。

    而且他心底在愤怒之余,隐隐确实有几分惭愧。

    赵和说的没错,他只是心中有怒气,想要找个由头发作,却又不好直接,但以赵和种菜之事嘲笑他。结果,赵和的辩术胜他数倍,连消带打,不仅未受其辱,反而还教训了他一顿。若深思赵和之意,其中不无告诫:就算是在郭英自负的军略兵法之上,郭英也远算不得胜任,更何况治理北州这么大的事情

    且不说郭英胡思乱想,赵和入内之后,原本以为这次宴会又是一次剑拔弩张的过程,但出乎他意料,大约是郭昭有意安排,那些个平日里叫嚣得最凶的将领,比如说韩罡等都没有在场,在场的大多是文官,掌握军权的也就是霍峻等数人。

    众人对他都甚为客气,而且都有意回避了郭昭将在今夜做出北州最后决定的事情,纷纷讨论起北州这边的物产与中原的异同。若只从面上看,这次晚宴可谓宾主尽欢,而郭昭本人,也未在宴会上宣布什么事情,只是在宴席过半之后,他又以尚有余事为借口,提前离席而去。

    赵和对此不以为意,反正从霍峻给他带的话语中看,郭昭今天肯定要拿出主意来。

    又过了片刻,郭英一脸不高兴地走了过来:“赵郎君,伯父有请。”

    赵和明白,关键的时刻到了。

    他起身来,跟着郭英出门,到得门口时回头望了一眼,向着樊令他们使了个眼色。樊令与阿图停止饮酒,目光四处乱瞄起来。

    一时之间,宴会之中竟然有些冷场。

    而就在此时,代替郭昭主持宴席的段实秀起身离席,追了两步到了赵和身边,他凝视着赵和,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赵和也点了点头。

    两人此前几无交集,但此刻对方释放出善意来,赵和自然不会拒绝。

    点头之后,赵和再走时,眼角余光看到霍峻也走了过来,神情端肃,向着赵和拱了拱手:“赵郎君。”

    赵和停下回礼:“霍将军。”

    “无论结果如何,还请赵郎君念在我们这些去国游子支撑不易,多多担待。”霍峻道。

    赵和笑着点头。

    郭英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催促道:“一切都等伯父做了决断再说,赵郎君,请移步,勿令我伯父久等!”

    赵和此时自己不会去怪他失礼,当即又向霍峻、段实秀拱手,然后迈步上前。

    宴饮之处,距离郭昭的书房还有段距离,从长廊中行了过去,大约有一百二十步。赵和听着脚下木板的咯吱声响,原本平静的心渐渐有些不安起来。

    郭昭这个人比起此前他面对的对手都难对付,难就难在此人不是真正的敌人。

    所以郭昭才可以有那么多条件与他讨价还价,才让他在北州归属问题上陷入被动。

    接下来郭昭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

    心中诸般念头翻腾,赵和终于到了郭昭书房之前。

    到了这里,郭英停下脚步,不满地回头看了赵和一眼:“伯父只让你一人进去。”

    赵和微微一愣,原本以为做出这么重大的决策,郭昭会让一些重要人物都在现场,却不曾想到,连最亲近的侄子郭英,郭昭都将之排除在外了。

    他向前迈了一步,旋即心念一转,回头望了望郭英:“少君呢”

    “我就在这里等着。”郭英道。

    赵和又看了他一眼,这才迈步进了房门。

    房中点着一盏灯,而郭昭的身影便在灯下,坐在那里,正低头沉思。

    赵和进来后先是行了一礼:“大都护。”

    郭昭仍然在沉思,并没有回应他。

    赵和心中微讶,迈步上前,然后突然脚步一停。

    郭昭的姿势不对!

    他坐在椅子之上,头垂得太低,仿佛是睡着了。

    因为灯光比较暗淡的缘故,又是侧对着赵和,所以赵和看得有些不真切。但他还是忍住起步上前的想法,而是回头看着门外的郭英。

    郭英在黑暗之中,屋子里的灯光辗转照着他的脸,让他面色阴阳不定。

    此时赵和的位置,就在入门口后两步左右,郭英深深盯着他,目光里满是恶意。赵和心中念头一动,笑着道:“少君开什么玩笑,都护并不在这里面啊。”

    郭英听得此言,抢步上前,伸头进去便看到了郭昭的身影,他开口正要出声,却听到头上嗡的一声响。

    却是赵和一肘击下!

    郭英只觉得耳畔轰的一声,然后整个人就陷入到昏迷之中。

    赵和一把扶住郭英倒下的身躯,将他的脖子夹在自己的肋下,凝神屏息等了一会儿,却没有等来什么动静。

    端坐着的郭昭仍然没有任何反应,外边也没有任何声响。

    赵和夹着郭英缓步上前,来到郭昭身侧,这才看清楚,郭昭胸前插着一柄短剑。

    那柄短剑刺透了郭昭的心口,将他钉在了椅子之上,让他没有从椅子上摔下来。

    赵和呼吸停滞了一瞬,低头望向手中的郭英。

    此时郭英还没有苏醒。

    稍稍犹豫了一下,赵和将郭英放下,他又深深看了郭昭一眼,然后取了灯,仔细照了照周围。

    周围并无什么异样,屋子里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

    再检查郭昭的伤口,那短剑长不过一尺半,可以轻易笼在衣袖之中,剑透胸而过,却没有流多少血这位老将在多年的征战生涯之中,血已经快流尽了,因此哪怕受到了这致命之伤,也没有太多的血流出来。

    赵和最后看了看郭昭面上的表情。

    郭昭眼睛半睁半闭,面容有些扭曲,也不知道是因为痛苦还是惊讶。

    应该不是因为痛苦,短剑刺入得非常快,郭昭死时没有太多痛苦。

    赵和将灯放回桌上,轻轻叹了口气。

    然后他转过身,面无表情地走出了郭昭的书房。

    书房前的院子里仍然是一片安静,此时夜色比起晚宴开始时要深得多,天色彻底黑了下来,星穹之中,银河灿烂。

    赵和抬头望了望那满头的星斗,看到天狼星处,一颗明亮的流星闪耀而过。

    他没有循原路返回,而是将身影藏入到黑暗之中。

    片刻之后,匆匆的脚步声传了过来,再又过了一会儿,原本静寂的书房附近传来喧哗之声,紧接着,郭英尖锐的呼声响起。

    整个大都护府都被这呼声震动,无数灯笼、火把亮起,无数人喧闹纷纷,无数人呼号奔走。

    这个夜晚,北州将无安宁。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