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 > 玄幻小说 > 君常笑万古最强宗 > 第1965章 我儿 大于一切
    君常笑杀了红发男,公孙若离的心态非常复杂,首先她肯定恨这负心汉,抛弃自己,抛弃尚在襁褓中的儿子。xs8.

    但是。

    这种恨真能延伸到死亡吗?

    很长时间里,公孙若离一直在想,如果有天找到那家伙,自己将他亲自手刃,可真正目睹他殒命,仍感受到了一种撕心裂肺的痛苦,毕竟曾经爱过。

    痛苦不过短暂的。

    意识到君常笑杀掉了负心汉后,又很快冷静下来,做出一个在她认为非常正确的决定,那就是当作什么也没发生,并让张三来冒充母亲。

    那家伙死了。

    我的儿子还要好好活着,不能倍受伦理煎熬。

    不得不说,女人心细如针,在难以控制心境浮现出情绪后,当所有人都在猜测对方会是宗主母亲,结果强行把剧情反转了。

    是的。

    君常笑蒙在鼓里。

    并不知操控哪吒杀的红发男是负心汉,仅仅定义为杀萧罪己的凶手,所以——死有余辜!

    狗剩没负罪感,公孙若离呢?

    要知道,她了解真相,尤其目睹儿子弑母一幕,每每想起又是什么滋味?

    痛苦的滋味。

    公孙若离会选择独自承受,她也将永远守护这个秘密。

    我儿。

    大于一切!

    从传统习俗来讲,公孙若离是母亲,她做到了母亲的伟大,从石像族习俗来讲,他这个做父亲的仍无可挑剔。

    君常笑能深刻感受到,所以特别珍惜这种至亲情感,努力让自己代入‘儿子’角色中。

    ……

    医药堂。

    孙不空走出来,摘掉口罩道“宗主,夜师弟没什么大碍,只是虚脱昏迷过去。”

    “呼!”

    君常笑长舒一口气。

    确定夜星辰无恙,他回到大殿内,并将张三请过来,礼貌的起身拱手道“见过母亲大人。”

    “那个……”

    张三弱弱道“我一大老爷们被喊母亲,实在有点别扭呀。”

    “这是父亲族群习俗。”

    “此地不是石像族,不能按他们的习俗来。”

    “有道理。”

    君常笑道“那就在外面的时候,我便以父亲来称呼。”

    “行。”

    “父亲。”

    听到这俩字,张三顿舒服了,读者们也舒服了,毕竟这种父母颠倒的称呼听的实在别扭。

    “星辰当年曾经看到未来,也看到了罪己,是否意味着他有复活的可能?”君常笑道。

    父母重逢,皆大欢喜。

    但是,肯定要想办法救萧罪己,哪怕希望只有零点零零一,也要凭尽全力,不然,刀片马上就送来了。

    “这个……”

    张三稍作沉默,道“君……儿子,为父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父亲请讲。”

    “未来虽然已有定数,但往往在各种因素推动下,可能会逐渐偏离制定好的轨迹。”

    “……”

    君常笑皱眉。

    “夜星辰既然看到了未来,又看到了萧罪己,如今后者却殒命,恐怕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张三不敢再说下去。

    “未来已被改变?”

    “十有八九。”

    “噗!”

    君常笑抑制不住又吐血而出。

    他将希望寄托在夜星辰曾经看到的未来,如今却被告知轨迹已改变,那就等于直接断掉了希望。

    “倘若未来改变,或许不算坏事。”系统道。

    “什么意思?”

    “夜星辰离开宗门,可能不会发生了。”

    “……”

    君常笑眉头皱的更紧。

    按照它所言,不就成了罪己祭天,救下夜星辰,还帮他改变了未来线。

    “没办法。”

    系统道“这是一个选择题。”

    “放屁!”

    君常笑目眦欲裂道“小孩子才会做选择,我要改变星辰的未来,也要改变罪己的命运,天若拦我,我便逆天!”

    又逆天。

    老天欠你钱了?

    讲真,在这个阶段,从君常笑口中说出来,非但没感觉到中二气,反而透发一股热血,让很多读者瞬间回到那个没有一丝丝改变的少年时代。

    “好强烈!”张三惊了。

    君常笑在和系统用心灵交流,眼神透发着那股子逆劲却深深触动他,并再次坚信此子必将做出旷世之举!

    想要复活一个人,可不是单靠气势就行的,所以萧罪己到底能不能活过来,就目前来看,也只能靠系统商城了。

    为此。

    君常笑急忙刷新起来。

    如果真刷出来,那定会被说太假了,所以十连刷毛都没。

    以前他就曾对限制次数反感,今天恨不得抄起旁边的椅子将商城砸了。

    萧罪己一天不复活,君常笑便是寝食难安。

    万古宗弟子同样也是如此。

    战斗结束了,他们本该庆祝,但回到宗门始终打不起精神来。

    尤其是柳婉诗和姚梦莹等女弟子,哭的最伤心了,如果泪水可以积存,恐怕不出几天就能淹了整座铁骨山。

    当然。

    玄龟族也很痛苦。

    萧罪己陨落,他们族群的希望也陨落了,毕竟双方签订本命契约,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第二天。

    袁公子来到书房,看着满面憔悴的君常笑,艰难道“何时给罪己立个衣冠冢?”

    “现在。”

    君常笑的声音很沙哑。

    “我这就去办。”袁公子转身离开。

    临走前,君常笑抬起头,叮嘱道“一定要选最好的风水宝地!”

    “是。”

    “顺便让上天来一下。”

    “是。”

    没过多久,李上天走来到书房,从略肿的眼睛来看,显然也因为萧师兄陨落痛哭过。

    “将罪己的照片全拿出来。”君常笑道。

    人虽然尸骨无存,但墓碑必须有照片。

    李上天麻溜的融入了空间戒指,将这些年拍下来有萧师兄镜头的照片全拿出来,还不少呢,起码得几百张,可见以前没少尾随抓拍。

    “不行。”

    君常笑摇头道“都不行。”

    他需要选一张极具代表性的图片,好让世人祭奠的时候,能深刻感受到弟子那股子力拔山兮气盖世。

    “宗主,没有了。”李上天苦涩道。

    这些照片拍摄的水平,堪称业界顶尖层次,看不上就真没办法了。

    “啪!”

    倏然,君常笑拍了下脑门,恍悟道“差点忘了!”

    “咻————”

    拉开系统面板,点在凌烟阁上。

    李上天拍的照片是专业,但要论神态和气质,还是挂在内部的画像最传神了!

    好吧。

    感情凌烟阁还有帮入驻弟子保存遗像的功能呢。

    君常笑轻颤抖举手,内心痛苦的点在写有萧罪己名字的卷轴上,直至后者由上而下展开,他便是呆若木鸡的立在了原地。

    画卷。

    空白一片!

    最末端刻着四个醒目字体——点击复活!

    ——

    ps,红发男被猜出来,让我很无奈,但静知笑,你丫怎么猜出来的,我现在宣布,小哆不是我小号,你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