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 > 言情小说 > 巡灵见闻录 > 第1152章 人做天看
    刚想开口拒绝,刘美赫已经满口答应下来,还郑重其事的拜托我照顾好阿菊。

    一万匹羊驼从心头轰轰跑过,我变了颜色,就要强硬拒绝。

    但刘美赫拉着阿菊就往杏神村方向飞,还说得赶快回去,免得齐老六家起疑心。

    这不是多此一举吗?事儿都解决了,还用在齐老六那儿演戏吗?

    我气的头顶都冒烟了。

    “馆主,阿菊厉害无匹,让她跟随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主上那样的恐怖,万一派来刺客,我担心自己有照顾不到你的时候,阿菊若在,我们都能松口气。”

    史黑藏靠近我,轻声说道。

    一旁的恩梓木连连点头附和。

    我深深看了他俩几眼,知道他们所言在理,也明白阿菊找个借口跟在我身边,是担心我的安全,但问题是,阿菊对我有点意思,和当初的血竹桃有一拼了,但我有宁鱼茹了,不想横生枝节啊。

    看看我这命,怎么对我感兴趣的除了阴灵就是僵尸呢?

    虽然血竹桃美丽、阿菊可爱,但本质上都不是人啊。

    严格来讲,宁鱼茹是我追求得来的,和这两位不同,她们是自己贴过来的。

    咦,老话说得好,送上门的不是买卖,不看我自己追求的宁鱼茹就死心塌地的对她忠诚,反过来,主动贴来的血竹桃和阿菊我都不想招惹?

    “这是不是男人的劣根性之一,轻易到手的都不会珍惜?”

    我脑中升起纷杂念头,荒唐的可笑。

    摇摇头,驱逐杂念,我正色说:“阿菊在身旁确实安全性大增,但她真的能被信任吗?”

    这才是我不想阿菊跟随的主因,别的都是表面问题,深层次的缘由还是在忠心度的问题上。

    眼前的这几位,不管是蹲在我肩头的蝙蝠异兽,还是非人类的史黑藏和恩梓木,可以说是我忠诚的跟班了,即便恩梓木和我有仇,那也是三百年之后的事儿了。

    阿菊不同,她身上可没有誓言约束,谁敢全副信任?

    鉴于阿菊恐怖的身手,她若是翻脸在背后给我来那么一下子,好嘛,可能就得直接见阎王去了。

    “馆主,看阿菊对你的热乎劲,她应该不会不利于你吧?”

    史黑藏说着这话,但语调不算肯定。

    “阿菊心海底针,万一翻脸呢?比如我那句话说错了惹恼了她还不自知,岂不是危险?”

    我摇着头,不同意他的看法。

    “馆主,你大可不必烦恼,直接和阿菊她说明白,她若想跟着可以,发誓即可,不发誓不让跟。”

    恩梓木提建议。

    “就怕那样说话,一丈刀量会给我一下子!”

    我翻着白眼。

    “不能,那是个爽快的女大佬,不喜欢藏着掖着的,你光明正大的说出担心来,她能够理解的。”

    史黑藏赞同恩梓木的提议。

    “咻、咻。”

    肩头的袖珍版蝙蝠异兽附议。

    我转头瞪了蝙蝠一眼,耳中又接收到二千金赞同的传音,也就打定了主意。

    “那好,一会儿我和那对母女说这事,说好了啊,要是惹怒了对方,乘着一丈刀量没出鞘的功夫,你们赶快带我飞,逃得越远越好。”

    “晓得了。”

    史黑藏和恩梓木忍着笑回应着。

    我示意史黑藏去收取了夜游神和黑无常的随身武器后,瞬间脱离了禁制,出现于荒山附近,认准方向,向着杏神村赶路。

    夜深人静、神鬼不觉,我们已经潜回村落之中了。

    和刘美赫母女在齐老六家汇合,我犹豫了几下,还是对她们说出担心来。

    结果让我大跌眼镜。

    不等刘美赫表态,阿菊立马竖着三根手指对天发誓,说是跟在我身边的时日中,绝对不会背叛云云,若是违背誓言,心魔如何如何的……。

    刘美赫想要阻拦都赶不及了,气的直骂傻闺女,说是可以等一等再发誓,因为这是可以索要代价的,比如佣金提升到百分之二十啥的,她直喊阿菊是个败家子。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幕,心底却流转过温暖。

    后半夜无话。

    翌日清晨。

    尖锐的鸣响声响彻整个杏神村,县城那边开来十多辆蓝白相间的车子,有关单位的人员来了一大堆,逮捕了杏神村数十名村民,他们都曾经做过绣工,只不过,我们清缴绣工的时候,他们不在场罢了。

    但有恩梓木这个大管家在,各村各屯的绣工名单我已经掌握住了,早就发给徐浮龙了,因而今天早上才会有这么一出儿。

    我们灭杀的绣工够多了,剩下的余孽交给地方上处理即可,不光是杏神村,厘山附近数十个村落中,凡是当过绣工挣过黑心钱的,一个不剩的都被逮捕了。

    让我们意外的是,富裕的药娘村中竟然揪出来十八个绣工?刘美赫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有件事需要说一下。

    齐老六没法开车送我们去罩甸镇了,因为他和胖媳妇都被捕了。

    原因很简单,我施展考召术拘来了缠着齐老六一家人的三只阴灵,一问就清楚了,

    跟着齐老六的老男人是他的三叔,那个女人是他的三婶子,壮实小青年自然是三叔家的儿子了,得喊齐老六一声哥的。

    他三叔打光棍到四十多岁,这才娶了个大龄改嫁女,老来得子,生了个小子。

    齐老六一家和三叔家同住一处,但前年时节,三叔一家出门时遭遇意外全没了,这处大院子也就成了齐老六家的了,包括那条大狼狗。

    其实三叔家出意外,是齐老六夫妇搞得鬼。

    以往都是他三叔开三轮车干活养家的,齐老六夫妇在刹车上做了手脚,那天正好是三叔一家赶赴罩甸镇采购生活物品,一家子都翻到山沟沟里去了,这不,齐家就只剩齐老六家这一房了。

    按理说这么个残破的大院子不值得齐老六夫妇下杀手,奈何,前年齐老六他三叔无意中走进一座古墓,捡回来一件价值连城的古董,但他三叔认死理,说是按照律法,这东西不能私藏。

    偏偏这事儿被齐老六夫妇打探到了,他俩利欲熏心,一商量,就起了杀心。

    结果,阴谋害死了三叔一家后,齐老六夫妇转手将古董转卖出了,才得到十几万块,就藏在自家米缸底下,用油布包着的,留待以后给自家儿女使用。

    钱财蒙蔽了这对夫妇的良心,他们谋财害命,得付出代价。

    如是,我顺带着通知了徐浮龙这件事,大清早的,齐老六夫妇和一众绣工,都被逮捕了,一道押送县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