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摸金少帅 > 第064章 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人人小说网] http://www.agxs.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而这一副美如油画的画面偏偏被刚刚醒来的叶雨梦看到了,她有些尴尬的咳嗽,看着收回身和即将醒来的黎静笑着说:“吃点东西吧!”

    黎静很快就醒了,因为身边没了熟悉的热源与气息。她离不开我,甚至可以说依赖,恨不得赖在我身边永不分离。

    但是我的睡意依旧浓烈,翻了个身想继续睡觉,就听到墓室里传来了一声响动。

    我顿时就吓醒了,按道理这个地方已经有了一只僵尸之王,里面应该不会再有别的不干净的东西。我强打起精神,看到的依然是空空如也。

    “我就纳闷了,刚才明明听到一声轻响,怎么会是空的呢?”

    紧接着,叶雨梦便提醒我,会不会是刚刚看到的那一个黑影。我心说极有可能,那黑影可能一直在跟踪我们,为的就是我们找到这里,他一定另有目的。

    这里非常黑暗,我们点起火把,借助昏黄的火光,心里阴森森的,“这地方停放古尸,阴气特别重,我心里就毛毛的很不舒服。”

    “你别看我胆儿小吓我!”叶雨梦则皱紧眉头,怪我吓唬她。

    “先别说话了,这墓室前方好像还有很大的空间,我们进去看看再说。”我特别压低语气。

    这个地下空间修建的时间应该与上层空间差不多时期,基本排除了鸠占鹊巢的可能。而且这古滇王的僵尸虽然放在这一层,但是陪葬品却寒酸得很,我不由得怀疑,这一层墓穴真正的主人可能并非古滇王。

    “苗王出征之后死于非命,那他随行的妻子又在哪里呢?”这个疑问给了我更多的可能。

    “很有可能上层墓穴建造的时候,后母良还不知道滇王已死,她怀着对滇王的爱建造了这座龙陵,只为与他长相厮守,但是没想到的是,等待她的却是滇王战死的消息,不仅如此,滇王死于非命,已经发生了尸变,因此只能将他已悬棺之法安葬下层墓穴,这样一来,很有可能滇王的另一个妻子也死于非命。”

    我们走了大概十分钟的样子,终于到了这个等边梯形墓室的边缘。前方的墓室墙壁仅有之前的三分之一,靠着墙壁摆放着一张石台,火光一照就看到一具尸体躺在上面,依旧保持沉睡的模样,容颜依旧没有任何变化,美的让人心动。

    “这......”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我甚至怀疑那里躺着的根本不是一具冰冷的尸体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之前的猜测立刻被推翻,“这情况不对劲!”

    我刚想说别过去,先退回去再说,就看到莹芳和筱姰两人从黑暗中走来,两人一直走到石台的边上,我见这两人脸色不对,好像是中邪似的。

    莹芳走到靠近那女尸,只看了一眼,脸上顿时流露出诡异的表情。

    我立即过去对莹芳说:“别过去,这女尸有问题!”

    莹芳却完全没听见我的话似的,望着那女尸的绝美容貌,竟然不由自主地拿袖子擦了一把哈喇子,然后猛地一把扑了上去,我紧张的想拖住她,却被她甩了个蹶子,也不知道她哪来这么大的力气,我一个不妨一屁股坐地上。

    我看的心跳加速,内心深处隐隐知道后面可能发生什么,但又不敢确定。

    我爬起来的时候,莹芳已经趴在那女尸上,像看恋人一样痴痴的望着女尸,整个人都发起抖来。我暗想这样可不行,得立即阻止她,这莹芳见了明妃真容,跟疯了一样,这样下去一定要出事。

    就在这时候,另一侧也是神神道道的筱姰正靠近女尸,剩下的黎静想要跑过去抱住筱姰,就要拖她出去,筱姰死命的挣扎,两人扭成一团。

    两人扭打起来,筱姰把黎静按在地上。我转而去看台上的女尸,我一眼瞟过去,赫然看到那女尸闭上的双眼突然睁开了,她朝莹芳看了一眼。

    我吓的魂都要飞了,揉了揉眼睛再去看,女尸的眼睛又是闭上的,根本没睁开的迹象,“难道是幻觉?”

    我想也许是精神太紧张了导致看走了眼,我又不放心的把女尸再看了一次,确定依旧没动静,这才放了心。

    这时候,就听到躲在身后的叶雨梦大叫起来,“你看莹芳,她好像不对劲了!”

    我定睛一看,就看到莹芳口水直流,我顿时就吓懵了。而与此同时,女尸的真颜也更加真实的显露出来,已经中邪的莹芳和筱姰望着光彩照人的女尸,激动的浑身颤抖,眼里流露出怪异的光彩。

    我低声道:“不好——”

    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女尸的眼睛又睁开了,这次我看的仔细,女尸漂亮的眸子缓缓睁开,看着莹芳和筱姰两人,她脸色显出两抹淡淡的红晕。

    随后,莹芳和筱姰的身体突然一滞,我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莹芳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就趴在了女尸身上。而跪在女尸身前的筱姰,眼珠子一阵泛白,嘴里流出黑绿色的液体,整个人就僵在那里,片刻之后,筱姰的身体也栽在地上,就这么死去了。

    黎静和叶雨梦吓的魂飞魄散,连话都说不清楚,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这时,我突然发现女尸的头朝我们这边扭了一下,她美艳的脸上,崭露出一抹美丽至极的笑容,那笑容简直能让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沉醉,让任何一个男人为她疯狂,甚至为她去死都不在乎。

    那漂亮的眸子停留在我身上,朝我风情万种的看了一眼,我只觉得浑身燥热,一股热血直冲脑门,整个人都懵了。随后,那女尸推开趴身上的莹芳,在台上缓缓坐起来,然后扭头朝我们看了看。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神跟我一对上,我浑身都要烧起来的似的,一股热血上冲脑门,下冲丹田,体内几种力量野兽一样撕扯,扯的我整个人都要碎了。

    昏黄灯光打在女尸身上,她雪白晶莹的肌肤犹如镀了一层金色,光芒在她身上缓缓流动,她光洁的身体犹如一尊完美的雕塑。她摘下头上戴的“八门遁珠”凤冠,柔滑的长发披散下来,遮住了高耸的胸部,整个身体以一副欲拒还迎的姿态呈现在我们面前。

    女尸就这么跟我们对视着,我体内的火越烧越炽烈,就在我焦虑万分之际,我的手机突然响了,叶雨梦退了我下吗,我目光一挪开女尸,我整个人就如泼了一身冰水一样,就冷静了下来。

    更糟糕的情况很快又出现了。与筱姰撕扯了一阵的黎静,忽然像条老蛇一样扭来扭曲,嘴里口水直流,眼里尽是贪婪,叶雨梦吓坏了,想去拖黎静,但是黎静却发疯地与叶雨梦推搡起来。

    我来不及多想只能把黎静打晕过去,场面顿时变得极为安静,安静到我能听见心跳声,以及叶雨梦嘴里发出的“呵——呵——”喘气声。

    “诈......诈尸了!”叶雨梦哆哆嗦嗦地说道,眼里都是惊恐。

    只见女尸一双纤纤玉足垂到地上,她整个人就站了起来,朝着我们的方向,一步一步缓缓的走过来。这时,她完整的身体便暴露在我们面前,光洁纤细的长腿犹如踩高跷一样,一直走到玻璃门边上。

    我看到她脸色展露出邪性而美艳的笑容,眼神里全是勾魂的笑意,我眼珠子一片赤红,充血的厉害。

    “别看她的眼睛!”我这才发现只要跟女尸眼神一对上,意识立刻就乱了,完全不能控制住自己,而一旦拜托她的眼神,就变得轻松许多,我顿时就明白个中机巧了。

    叶雨梦听了我的话,立即转过头来,我能明显感觉到她浑身一阵颤抖,瞬间出了一身冷汗,她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珠里的充血正在退去,看起来神智清醒不少。

    “诈尸了?”

    我摇了摇头,道:“看她的样子不像是诈尸,我觉得是她的尸身被人做了手脚,很有可能是下葬的时候。”

    我这话刚说完,突然一个诡异的声音在这黑铁似的夜里传开,听在我耳朵里,却冷到我心里,我心里一阵哆嗦,突然有种从来都没有过的恐惧席卷全身。

    叶雨梦则出了一声短促但是极其尖锐的叫喊来。

    我们都吓了一跳,心里暗叫不好。

    这声音在死寂一片的漆黑墓室里是如此凄厉可怕。

    叶雨梦只瞄了一眼,就后退了两步一交跌得坐倒在地。嘴里喃喃念着什么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完了……完了……”她低声又急促的说。

    没有办法,我只能选择挡在她的身前。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就是那个古滇王的妃子吧!”我尽量克制自己颤抖的声音,“楼上的那位后母良,应该是你的好姐妹吧!”

    我脑子里胡乱生出了这些想法,虽然有一定的根据,但也完全属于慌不择路,想到什么说什么,只求在混乱之中求得一丝希望。我没想到的事,我误打误撞,还真的起到了效果。

    那女尸忽然脸色一变,“你是怎么知道的?”她的质问令我的想法更加有了依据,于是,我不慌不忙起来,笑道:“我当然知道,而且我还知道,上面那位其实并非真正的后母良,真正的后母良是你!”

    我这么说是有根据的,滇王之子为后母良铸造了一只精美的大吕,而后母良更是精心设计了这座龙陵,为的就是能与他心爱的丈夫长相厮守,但是到头来,丈夫却只能与自己的姐妹共眠在地下,这绝对不是她所愿意看到的。

    “你的姐妹其实并不是葬在石棺里,她其实是被镇在那只司母良大吕里,一直被封在铜钟之中。你们在大吕的内部设计了镇魂大阵,镇的自然不会是位高权重的国母,也不是滇王另外一个爱妃,而那个时候她应该已经是一只僵尸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第一个看穿这一切的人。”那女尸笑了笑,“你说的没错,我就是良。我们姐妹俩本来感情很好,但是,偏偏最后与王同寝的是她,即便是化作僵尸,我也不会与我的王分开,我只能这么做。”

    “我现在还有一个疑问,你是怎么保持肉身不腐的?应该背后有高人指点吧?”

    “没错,王死后,因为已经中了尸毒,必须尽快下葬,我为了镇住姐姐的尸毒特地铸造了大吕,并与姐姐改换身份,住进了这地宫。但是,我们的部族与中原王朝多年战争不断,国力消耗很大,我怕死后王朝不保,为了不打扰王正寝,我命令一支族人世代守陵于此,并以化魇之法抽出我的灵魂,使我成为一只魇,陪伴着我的王。”

    “魇?”我愣了愣,“那我们看到的那个黑影是谁?”

    “那是我的守陵人。”

    魇,是一种十分珍稀的鬼。魇的产生,必须符合三个条件:一是大面积死亡,二是尸体保存完整,三是死者骨骼精奇。魇的形成,因为条件苛刻,所以有“九魔一魇”的说法,九个魔头还不如一个魇。
http://www.agxs.net/196/196629/827318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agxs.net。人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g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