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 > 言情小说 > 急婚如律令 > 第699章 打劫
    桑七犹嫌不够,继续添油加火,“喏,这是我送你的。”

    一块黑仙灵石晶元。

    嗯,这算是买的。

    十绝眯眼笑开了。

    炎心慌慌,他以为这些日子的甜蜜相处,七慢慢的释怀过去,接受了自己,原来他做的还是不够。

    为了不添加她的负担,不刺激她又与他翻旧账。

    炎心塞塞的接受了,只要他能每陪在她身边,假以时日,她能看到他的真心且真正的接受他。

    他居然什么都没。

    桑七轻松的呼出一口气,但心里又忍不住失落起来。

    不管是什么原因,她觉得炎还是那么的高高在上。

    桑七猛地转身,看向壮观又凶险的峡谷,借以缓解自己的情绪,撇去那过分的矫情。

    炎感受到她的情绪变化,突然的冷漠,在他心里轻轻划过一道伤痕。

    他最不缺时间,随时弥补,但他在七心上留下的伤痕,好像不是时间能够抹平的。

    “七……”

    炎想些甜言蜜语,却桑七强行打断了,“你方才是不是推了一个人下去?”

    一听这话,炎还没来得及,十绝故意添了一把火,“对,他的桃花。”

    桑七侧目睨向炎,炎慌张的瞪大了眼睛,“你别听他瞎,什么狗屁桃花,就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我戴着面具呢,她要看上那也是看上我的身份地位而已,更何况那个自以为是的女人,我见都没见过,我只专注给你烤兔子。”

    “我什么都没,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桑七翻了个白眼,但想到他的父亲帝,帝的风流可谓给界的男人做了个榜样,女人无数。

    上梁都这样,难保下梁不歪。

    看见七眼里的一丝嫌弃,炎脚趾头也能猜到她在想什么,“你别乱想,这辈子我只会有你一个女人。”

    炎的誓言没有惊到桑七,却震到了离王。

    这是炎殿下出来的话吗?

    真的吗?

    他一定是痛得多了些幻觉。

    “未来那么长,谁知道呢。”桑七不以为意,反正她想过了,炎若是有了别的女人,她再不会像过去那么傻,拼死解除契约,从此各不相干。

    炎黑眸晦暗,“嗯,你得对,那就用时间来证明。”

    再多,她也不相信,那就用时间和行动。

    “我们待在这做什么,景也看完了,这个东西怎么解决?”十绝打断他们,指着地上痛得瘫痪的离王问道。

    他故意擅是胳膊,而不是腿,想的就是要带着的话,让他自己走路。

    别想装瘫痪。

    “这里没什么能量流动,去下一个地方吧。”炎道,“把你的飞船拿出来。”

    这么多人呢,他不喜欢别人染指自己的东西。

    炎更是打上了离王飞船的主意。

    因为离王是帝的爪牙,长年奔跑在外,替他办各种事,所以帝给他配的是仅次于帝和炎的飞船。

    离王再暗恨,也知道现在形势逼人,不得不低头,否则他活不过下一秒。

    离王一拿出飞船,就被炎强势解除了契约,“啊……你,你这是要我的命啊,这飞船不能给你拿走。”

    “我会与那人的。”炎面容冷酷,转而对十绝道,“契约了。”

    十绝懂了他的意思,也没客气。

    这种东西刚出来的时候,他们獣族有一万艘,他也有一艘,但后来更新月异,他嫌弃太老,就直接丢了。

    离王这艘飞船,外表朴素简单,但内里奢华耀眼。

    十绝和炎有些被辣到,十绝忍着各种不适,暂时就这样。

    等这次历练结束,再好好收拾一下,他也是有洁癖的,不喜欢别饶味道。

    ……

    一个月的时间,墨非的飞船一路紧赶都没有追上炎三人,他们却撞上了两伙打劫的。

    墨非贵为皇子,但知道的人少,更甚至有人觉得在魔窟这个地方,就算帝死在这里,也没人会追究,更何况只是一个寂寂无名的皇子。

    第一伙打劫的是看上墨非的飞船,这么高大上的交通工具,可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墨非冷冷看着面前那个趾高气扬扬着下巴的女人,“这里是我们的地盘,要想从此路过,要么留下命,要么留下你们的飞船。”

    嗯,他们惦记的是飞船。

    光明正大的打劫。

    正常人都知道六界之中只有皇族王族以及一些数得上名号的名门大派才樱

    每只飞船都有登记在册,自然还有一系列的防御,傻逼才会去抢夺,奈何偏偏有傻子见了飞船就起了贪婪之心,什么都不管不顾。

    “打劫我们?”墨非用看死人一样的眼神,居高临下的睥睨他们,气势迫人。

    好歹他也是皇子,比不过兄长,比这些杂碎,那就是大象碾压蚂蚁的存在。

    倪月与他对视下,感觉心脏是抖的,这家伙太吓人。

    但是已经走出这么多步了,没道理退出,会显得她很蠢,有勇无谋。

    她想硬气一点,结果出口的话,还是妥协了些,“没有,我们只是想借你的飞船一用,看在茫茫魔窟里,你我相逢一场的缘分上,借吧?”

    噗!

    楚维欢失笑,“这丫头挺有意思的?”

    “人家要打劫你呢,还有意思,我看她就是缺心眼外加无敌至尊厚脸皮。”墨非生气,合着抢的不是你的东西。

    倪月瞪眼,她哪里厚脸皮,“是男人,就痛快点。”

    “我看你是找打。”墨非忽然就逼近倪月,倪月一惊,几乎是条件反射抬手去格挡,结果被墨非扣住脖子,就往地上一掼。

    砰!

    男人动作帅得一比,但是对一个女人这般粗鲁,真的一点也没有看她是个丫头,就手下留情或是怜香惜玉什么。

    这番操作,看呆了罗汀汀几个女人。

    平日里看墨非笑容满面,和风细雨的样子,原以为是个暖男,没想到也有冷漠无情的个性。

    “出门在外,对敌人温柔,就是对自己残忍,大家也别客气,这些个同伙,就是给你们练手的。”墨非看到有人来给他们练手,半点没客气,招呼大家一起练手,顺带反打劫回去。

    “好,我最喜欢打架了。”一听可以打架,楚维欢激动得跟打了鸡血似的,战意汹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