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 > 言情小说 > 驭龙珏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春神
    一晃百年的时光过去了,我和玄磊一直在鸟族都相安无事,我也多次想要将鸟帝的位置还给玄磊,可是都被他拒绝了。

    一早我便和玄磊去山上打坐,一阵微风吹过,两只雀鸟飞向这边,

    “鸟帝、大长佬,庭有人过来咱们鸟族了,现在正去往绿藻宫!”

    我和玄磊互相看了看,我不解的问道,

    “这界怎么会忽然来人呢?”

    “咱们赶快回绿藻宫瞧瞧去。”玄磊回道。

    我和玄磊便朝着绿藻宫的方向飞了去,到了绿藻宫我们便看到一个一身戎装的男人站在绿藻宫的大门口,好像他就是在等着我们的到来,看这个男饶脸孔很是陌生,但是我敢确定他是人族的。

    “帝有旨,妖族青儿速速前往界听封!”这个男人开口道。

    青儿不就是我吗,帝不就是太昊吗?他竟然要封我,我跟他的仇恨那可是不共戴,他现在让我去界我还能回来吗?

    玄磊拱手回道,

    “谢帝,我们马上就去界听封!”

    我是真的不想在去界,太昊现在的实力强大,我惹不起他,难道我躲着他还不成吗?我也知道我和他的仇,凭我的功力是没办法报了,但是只要有一丝的希望我也是不贵放弃的。

    将走后,看着玄磊的脸色并没有什么异样,

    “玄磊你为什么答应回去界听封呢,你知道的我与太昊的仇恨有多深吗,他这次命人来此究竟是什么用意?”

    “不管是什么用意我们都要去,他现在是人皇帝,我们没有必要和他明着来,况且他真的是要对我们不利的话,一百年前他就已经将我们都灭了。”玄磊回道。

    话虽这样,我也不想让他给我什么封赏,我怕到时候一看到太昊我就会想起我那可怜的孩子,我会克制不住自己,弃鸟族不顾,冲动的想要杀了他。

    玄磊拉过我,

    “赶紧走吧,我们去界?”

    “玄磊,要不你去界替我听封吧,我真的不想看见他,你是鸟族的大长佬,他们也不会什么的。”

    “这怎么能行呢,你没听刚才的那位怎么的吗,是青儿速速前往界听封,而不是我玄磊呀,惹怒太昊我们整个鸟族都要跟着遭殃了,这回我不能让你这么任性了,这关乎着我们整个鸟族,青儿你必须要去。不但要去,还要体体面面的去,好好打扮一下,让太昊知道你不是非他不可的,让他知道你现在过的很好!”

    我冲着玄磊微微的点了下头,玄磊拿出一根羽毛放在手上,顷刻那根羽毛变成了一件闪着七彩霞光的长袖类似件罗裙。

    “这是是仙羽霞彩?”我惊叹的问道。

    “是啊,这是前鸟帝留下来的,本来打算是想我和你大婚的时候给你穿上的,现在用的着了,去界听封可不能让我们的鸟帝失了颜面。”

    这件仙羽霞彩我在九姑和参宇大婚的时候见过,玄磊将它送给了九姑,我接过瞧了瞧,确实是好看极了。

    我抬头眼望玄磊,

    “这个我不能要,你留着将来送给需要它的人吧,今日我就穿我的青袍,我不觉得受太昊的封赏是什么荣耀的事,也不必那么隆重。”

    就这样我和玄磊在就没有耽搁时间,我们飞去了界。

    然而我们到了门的时候,是几个人族的界兵将把守,他们抬起兵刃问道,

    “来界何事,下界何人报上名讳?”

    玄磊躬身看向他们,

    “我们是鸟族的,我是鸟族大长佬玄磊,这位是我们的鸟帝青儿,是帝命我来界听封的。”

    那几个将士互相看了看,便站到了一旁,而我和玄磊便从门进到了界。

    这界我是来过的,只不过是在几万年后,那个时候界早已经换主,在加上时代变迁,和这个时候的界完全不同。

    是其中的一个将士将我们引进了正殿,而此时的太昊一脸的严肃端坐在大殿之上,他看到我和玄磊过来,似乎脸上有了些变化,但仍然还是很严肃。

    我和玄磊走到其眼前,玄磊还是很识相的双膝跪地,对其拜了三下然后便站了起来。

    旁边的将士见我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似乎要抄家伙将我擒住然后定我个罪名。

    太昊抬手叫他们不要轻举妄动,而后瞧了瞧我,

    “百年过去了,你还是原来的模样。”

    我只恨自己没有能力替我那孩子报仇,而现在为了鸟族不被这个人渣所灭,我也只能忍气吞声了。

    我斜眼瞧着他,

    “托你的福,我还没有死!”

    一旁的将士见我这样大言不惭,都想上前惩治我,怎料太昊又是一抬手,

    “嗯?本座的话你们是没听到吗?”

    他们便都气囔囔的站回到了原位,太昊又接着问道,

    “这次唤你来,是想封你个神位,你,可是愿意?”

    哼,真是好笑他封我神位,也就是我以后就得听命于他,为仇人办事我还不如死聊好。

    我拱手回道,

    “谢谢帝的好意,我不需要什么神位,你把它留给别人吧!”

    这殿中一片的寂静,好像太昊也在做着什么决定,而那些刚才想要对我动手的那些将也似乎在等着太昊一声令下,他们便马上过来将我生擒,以后我的下场不是投进河,就是给马做草料,或者立即斩首。

    “我人皇太昊封你什么你就要接受什么,岂容你在那挑三拣四的,青儿你听好了,因你的本体乃是巫族蕴藏着无限的潜能,本座现在封你为春神,掌管着人界万物生灵,并赐予你青笛和柳鞭,只要你所到之处便会万物复苏,柳鞭打过之处绿意盎然,青笛吹响可令枯木逢春,亦可令人死而复生,你可满意。”

    满意你个鬼,给我点好处我就能望了你对我做的那些事了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除非……

    我拱手看向太昊,

    “不满意!”

    我的这话令在场的所有人一定人为我这下死定了,不过对于我来报不了仇还不如死聊好。

    玄磊急忙扯了扯我,轻声道,

    “青儿谨言慎行啊,为了鸟族你先忍耐一下。”

    没想到太昊没有发火,他继续问道,

    “你有何不满意?”

    我白了一眼玄磊,大步向前走到太昊的宝座的台阶下,抬头盯着他,

    “那青笛是不是也能令死去一百零四年的婴孩活过来?”

    我想太昊他心里应该知道我的是什么,我就要旧事从提,我要扒开他的心,在上面涂满盐巴,我要让他也感受一下和我当年一样的痛。

    太昊用手背擦了擦额上的汗水,

    “这、这死去一百多年的婴孩的魂魄早已经投胎转世,这身体也早已经化为尘土,恐怕实难办到。”

    我们的孩子为了你这个人皇帝,做了伏羲氏的牺牲品,而你为了自己扶摇直上,放弃救自己孩子的一线生机,你就那么一掌夺走了我那可怜的孩子的生魂,这一切的一切我怎么能忘得了,那孩子的脸每时每刻无不浮现在我的脑袋里,让我接受你的封赏,我呸!这就是对我的补偿吗?不,我不需要,我要让你永远带着内疚活着,也要让你生不如死。

    玄磊马上双膝在地,帝玄磊替鸟帝接封。

    太昊见我实在是不通情理,便看着玄磊点了下头,然后将青笛和柳鞭交给了玄磊。玄磊接过来后立马叩谢太昊,

    “玄磊替鸟帝谢过帝。”

    我还是原地站在那里并用满是仇恨的目光盯着太昊,恨不得他马上死在我面前。

    玄磊拉过我,又向着太昊躬身道,

    “没有什么事,我们就先回鸟族了?”

    坐在上面的太昊看了我一眼,冲着殿内的所有人道,

    “春神青儿和玄磊留下,其余人都退下去吧。”

    片刻的功夫,其他人都退出了大殿,殿内也只剩下太昊、我还有玄磊。太昊依然还是端坐在他的宝座上面,他似乎有话要讲,但是又不知道从何起。

    “青儿这些年你过的可还好?”

    听到这样的话,我差点没背过气去,孩子死了,被男人抛弃了,我能过的好吗?

    亏他也能问的出来,我还活着就已经是万幸了,只不过我活下去就是等到我有能力可以亲手杀了你那一,我好将你大卸八块。

    我讽刺的一笑,

    “你的屁放完了没有,放完了我要回鸟族了,不过太昊你给我听好了,我青儿哪怕是在世一,我都要在这一里想尽一切办法来杀你。”

    “你、你真的那么恨我吗,当年我也是不得以才亲手杀了我们的孩子的。我知道是我不好,我答应过你永不相弃,我一定会娶你,但是我被弃了承诺,是我欠你的,如果不是为了人族,可能我也坚持不到今,如今我已经是这万物的主宰,你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的,你能不能原谅我?”

    一旁的玄磊听到这些,拳头紧紧的攥着,他咬着牙,死死得盯着太昊。

    我笑着回道,

    “原谅你,别做梦了,我永生永世都不会原谅你的,就算是来世在来世我也要杀你,永生永世我都以杀你为乐。”

    啊——

    没想到玄磊这家伙竟然冲了上去,一下揪住了太昊的脖领,

    “你在一遍你都对青儿做了什么?”

    太昊并没有出手,他只是低下了头,只见他的眼泪滴答滴答的落在了他身前的桌案上。

    “我答应青儿对她永不相弃,我对她发誓一定会娶她……”

    啊——

    玄磊咬着牙,以拳打在太昊的脸上,太昊仍然没有还手,他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笑,

    哈哈哈——

    哈哈哈哈——

    他敲着自己的胸口眼望着玄磊,

    “他怀着我的孩子,在人族等我凯旋而来,我回来后没有去找她而是和母亲商议怎么迎娶女娲氏的曦,我没有照顾过她,直到帝俊有机可乘,占俱了孩子的肉身,我听了母亲的话,没有救我的孩子,而是抽出鳞俊的神魂,害得我的孩子生下来便没了气息,我都还没来得及给他取名字,哈哈哈,你打啊继续打,我求你了继续打我……”

    玄磊怒火冲,攥着拳头朝太昊的头一阵锤,而后又朝着他的身上狠狠的踹了几脚。

    听着太昊将当年的事都了出来,这些我都历历在目,就好像发生在昨一样,我忍不住放生嚎啕的哭了出来。

    玄磊转身过来安慰我,然后扶起我,带着青笛和柳鞭,我们走出大殿,而后面的太昊还哭喊道,

    “青儿是我对不起你!”

    我和玄磊出了门,而后回到鸟族,回来以后我比以前更消沉了,我的心每时每刻不在隐隐作痛,就好像当年的事又重新来过一遍。

    而玄磊也是更内疚自责,我坐在绿藻宫里,呆呆的回想以前发生的事,我的眼泪就没有在停过,玄磊看着我这个样子更是内疚自责,他一个巴掌扇到自己的脸上,

    “都是我不好,是我玄磊没有用,我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受了这么多的苦,当年我就该早一点去人族的,不然也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青儿你别伤心了好吗,我娶你,我娶你好吗,我们可以生好多好多的孩子,这样你就不会在为那些过往难过了,有了孩子的陪伴,你也就不会在思念那个孩子了。”

    我眼神呆滞的看着玄磊,

    “你觉得我还配吗?”

    “你配的,只要你我不我们鸟族的鸟儿他们不会知道这件事情的,大不了我带你带着鸟族隐居世外,我们找一个没有人族没有妖族的地方好不好。”

    我摇了摇头,

    “不,我忘不了这刻骨的仇恨,在界我为了鸟族的存亡可以不杀他,可是只要有机会我一定要让他血债血偿,现在的我不配做你的妻子,你不如在鸟族另寻一良配,繁衍我鸟族吧。”

    玄磊这七尺男儿醉终还是落泪了,他一拳锤在桌案上,一整张桌子被他锤的个粉碎,

    “太昊我玄磊从今起跟你势不两立。”

    我拿过玄磊的手,

    “别伤害自己,这都是我自找的,都怪我当初没有听前鸟帝的话一意孤行跑出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