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叛贼 > 第六百四十二章 以父之名
    开封。

    御赐黄马卦、四团龙补服、双眼花翎、领大将军之衔、一等公的隆科多正神色阴沉地坐着,而在他身边坐着的是郭亲王,也就是当初的十阿哥。

    “这个岳钟琪难道想反不成?”郭亲王狠狠一拍桌子,震得桌上的茶盏噼里啪啦跳了起来,差一点儿就摔到了地上。

    “身为朝廷大将,先不说他岳钟琪擅自弃江北,导致山东丢失,如今几次令其西进都在阜阳按兵不动。他究竟想干什么?难道他打算投明不成?”

    郭亲王当阿哥的时候脾气就不好,当年都能同康熙当面顶撞,何况如今他已是堂堂领军的亲王。

    一连几次,隆科多以主帅的身份下令让岳钟琪尽快西进合兵,但岳钟琪那边始终不见动静,这让原本就对岳钟琪不太感冒的郭亲王雷霆大怒,恨不能马上飞到阜阳提刀就砍了这个不尊上命的狗奴才!

    相比之下,隆科多虽然脸色难看,却比郭亲王沉稳多了。虽然对于岳钟琪的抗命心中同样恼火,如今中原战局很不乐观,明军的攻势猛烈,在前线的清军虽然极力抵抗,却依旧节节后退。

    更要命的是,在西南的明军如今正在猛攻南阳,一旦南阳失守,那么清军不仅被断了通往四川的要道,更重要的是南阳还囤积着清军大量物资。

    作为主将,隆科多不会看不到这一点,眼下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不断调兵遣将拦住明军的脚步,只要拖过这两个月,等黄河汛期一到,隆科多就有把握凭借黄河天险继续同明军僵持。

    但明军早就预料了这一点,明军之所以选在这个时候发动战争,其目的也是要赶在黄河汛期来临之前拿下开封。

    一旦开封被占,那么等于中原之战十成败了九成,就算清军在河南还有不少州县和军队也无济于事,留给清军的只有败退这一条路了。

    原本,隆科多是打算调岳钟琪的部队西进,同他合兵一处,一来能够进一步加强中原清军的力量,二来也考虑到岳钟琪的领兵能力,有这么一员能打的将领在手,隆科多会心安许多,可谁想几次催促这岳钟琪却始终不动。

    “造反应该不会。”隆科多摇头道:“当初江北败后,如他想投明早就投了,也不会撤离江北保全实力驻军阜阳。何况,王爷不要忘记,其父岳升龙还在王爷军中为参议中军,素闻岳钟琪此人忠孝,绝不会不顾其父性命行此不义之事。”

    “这难说。”郭亲王冷冷一笑:“什么忠孝?如今他按兵不动就是对大清不忠,这忠都没了还提什么孝?依本王看,他岳钟琪所谓的忠孝根本就是假的,这些汉人狡猾的很,根本就不是同我们一条心,早知道这样当初皇阿玛就不应该让他提督江北!”

    “王爷,慎言!”话音刚落,隆科多顿时喝止,同时左右看了看,直到确认四周并无外人后这才皱眉道:“如今之时王爷就算心里想,可这话却万万不能说出口!一旦引起我军内部异心,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郭亲王一愣,脸色顿时有些尴尬,嘴角牵强地抽了抽,这才点了点头。

    隆科多说的没错,自从江南之变以来,清廷对于汉臣的信任日渐而下,就连一直吹捧满汉一家的康熙当年都开始渐渐重用满臣,疏远汉臣,更不用说普通的满人了。

    如今建兴皇帝继位,虽然依旧重用张廷玉等汉臣,可同时也大力提拔了更多的满臣,由此可见一斑。

    如今天下大战,除岳钟琪一部外(广西的赵弘灿除外),其余领兵大将无不是满人,至于中枢枢相也仅只有张廷玉一人而已。这已经说明满清对于汉人的不信任,可是在中下层,汉人所占的比例依旧远远超过满人,别的不说仅隆科多和郭亲王手中的部队而言,除了八旗精锐和蒙古骑兵外,基层军官和其余的部队全是汉军绿营,假如这些汉人都弃清投明的话,那么这仗根本也不用打了,直接歇菜得了。

    “大将军,依我看直接用岳升龙逼他就范得了,他不是自号忠义么?这时候就瞧瞧他忠义的真假。”

    郭亲王眼珠子一转,顿时想出了主意。可是隆科多却摇头道:“这不妥。”

    “为何不妥?”

    隆科多道:“依我看来,岳钟琪并无反意,他留在阜阳恐怕更多的还是防备那位。”

    抬手朝东北方指了指,郭亲王顿时明白过来。

    “这倒也是,这小子丢了江北可害苦了老十四,要不是他跑的快,恐怕现在给明军在山东包了饺子了。前些时候,老十四一连几封上书给皇上,要追究岳钟琪的责任,都被皇上按下了,不过也正是因此,皇上夺了他提督之职降为总兵。”

    “王爷说的没错。”隆科多点头道:“如今诚亲王就在东北,如他得知岳钟琪已西进必然会连夜赶来找他麻烦,诚亲王的脾气王爷清楚的很,一向是眼睛里揉不住沙子的,如果皇上在还能劝得住,可现在这谁能管得了他?”

    “大将军,您可是他的舅舅!”郭亲王瞪眼道。

    “舅舅?得了吧!我还是王爷您的舅舅呢。”隆科多顿时没好气地说道。

    听到这句话,郭亲王顿时哈哈大笑起来,边笑着边摇头道:“当年本王做阿哥的时候,人人喊我十草包,还有叫我莽阿哥的,嘿嘿,其实要论脾气臭呀,还真不是本王第一,这老十四的脾气可比我臭多了,岳钟琪啊岳钟琪,我说你小子得罪谁不好,偏偏要得罪老十四呢?”

    “王爷说的极是。”隆科多点点头,当即道:“岳钟琪之所以按兵不动,恐怕这是主要原因,此外他或许还有其他顾虑,依我看来,再派人去见见他,问个清楚是最好不过,至少他绝不会投明。”

    “派人过去,这……派谁合适呢?”郭亲王挠挠脑袋道。

    “王爷后中就有合适人选。”

    “何人?”

    “王爷的参议中军,原四川提督,岳钟琪之父岳升龙!”隆科多一字一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