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袍雪甲 > 第二百四十一章 镇北之强
    为自己家的呆子加油打气完后,黄清便再度将目光投向下方正彼此接近的两方队伍。

    到这里,对方已是将意图摆在明面上。

    逼迫郭羽比试三场,再将其击败证明他不配当这镇北将军。那样无论是北境之民,还是镇北军中的甲士,对于郭羽都将不会再抱有任何的信任。

    届时,纵然他能强撑这留下,也不可能指挥得动镇北军的一兵一卒,最后仅仅只能当个被架空的镇北将军,而镇北军的兵权,也会理所当然的回归刘家的手中。

    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这场比试能胜过郭羽的前提下,而作为三场比试中的第一场,眼下的斗阵无疑便显得格外重要。

    看着城下已然对拼起来的两方甲士,黄清秀眉微蹙。

    若是抛开旁的,单单只比较两边士卒,那在她认为白袍军是绝对要处于下风的。

    虽说他们乃是郭羽一手调教出来,且还经历过数次大战,姑且可称得上是支强军的军队,但对上镇北军仍是显得有些不够看。

    即便有所争论,但镇北军确是大宋四镇中的最强军。自古以来,北疆蛮人的战力便要胜过九州士卒不少。而作为能抵挡蛮族百年的边军,镇北军自是要比寻常甲士强出一大截来。

    这一点,从先前天卫关那一战中,镇北军残军再失去主帅的情况下死战不退,拖住齐军不少兵马,且最后还未全军覆没便可以看出。

    如此百战强军,与白袍军相比较,孰优孰劣,自是不必多说。

    而且,镇北军中也确是有几个厉害的人物。

    比如那个小白脸,虽是眼睛有些问题,但能力却是有的,眼下的局面也算是他一手推动而成。

    不仅擅于谋略,他还是镇北军骁骑营的统领,自身武艺不差,可谓文武双全。

    除去他以外,还有那个季耳,即便没有脑子,但总也有些本事。

    当然,最让人忽视,却又最不能忽视的,便是刘香。

    她表面上看着只是个千金大小姐,但黄清却是知道,此女乃是刘笑尘一手带大的。

    刘家从不重男轻女,无论男女,皆可读书习武。作为将门世家的女儿,刘香基本上是泡在兵书里长大的,再加上有刘笑尘这样的老将教导,哪怕有纸上谈兵的嫌疑,她的统兵之才也绝对不会比其兄来得差。而这,恐怕便是刘香提出斗阵的底气。

    将门之后的刘香为主,文武双全的梅韫桦为辅,勇武过人的季耳作先锋,再加上五百名精锐中的精锐,这场比试,白袍军可谓相当不乐观。

    不过…

    黄清勾唇一笑,眼中不见丝毫忧虑。

    这白袍军的统帅,可是她的呆子啊。

    可是那向来喜欢打破常理,从不按套路出牌的九州兵鬼。

    哪怕纸面上的战力再不足,他也总能出人意料的以奇制胜。

    以往便是如此,她相信,这次也会如此。

    ……

    郭羽并不清楚上面的女子对他信心满满,若他知道了,怕是会当场苦笑。

    看着前方已显颓势的白袍军,男子的眉头微微拧起。

    不得不说,眼下的情况着实出乎了他的意料。

    在白袍军的身上,郭羽确实付出了不少心血,原以为这么些年练下来,怎么都能跟大宋甲士强行五五开,不成想却是大错特错。

    这镇北军,当同袍的时候没觉得如何,眼下成了对手之后,真他娘的是猛地一比。

    他费心培养的九土营,练出来专门负责防守的重甲士,差点一个照面就被镇北军冲破阵型。

    看着那带领手下冲进九土营阵中,拎着杆木枪一通乱杀的季耳,郭羽不禁瞪了瞪眼。

    虽说眼下人人都是轻装木兵,没有厚甲重盾给他们,但也不能这么夸张不是?一次冲锋都差点遭不住,玩不玩?

    看着越来越多的九土营甲士因为要害处被划上黑灰而退场,男子有些沉不住气。

    “中军九土营变圆阵,抗住这次冲击,两翼左甲营右锋营向前,朝中间包抄,把那根过于突出的鸡儿给爷留下!”

    “诺!”

    随着他的号令,九土营的甲士开始收拢阵型,以抵御季耳先锋营的冲锋。

    “啪!”

    木枪一甩,将对手抽得连退三步,季耳朝着前方的众多手持木盾白衣甲士看了看,旋即冷笑道:“怎么,发现不是对手便龟缩起来摆王八阵了?你们白袍军就这点能耐?”

    “老子懒得和几把哔哔。”

    在他对面,陆休前瞪了瞪眼,心下却满是恼意。

    方才季耳那一枪的威力属实不小,即便将之接下,他的手臂仍是被震的酸痛不已。

    怪不得能一拳打翻小龙龙,确实是个狠人,倒是自己小看他了。

    紧了紧手中的木刀,陆休前眼角的余光悄然打量起四周来。

    镇北军的甲士此刻正不断地朝他们这边发起猛攻,那气势汹汹的样子真个叫一个如狼似虎。几乎每个眨眼的功夫,便要有一名九土营的甲士出局。

    自出散城起,他九土营还真就没狼狈到过这等地步。

    意识到差距的陆休前,心头涌起一阵不甘,他举起木刀高呼道:“难道你们还不如一根鸡儿吗?!抗住!用你们的盾,用你们的剑,用你们所有的一切,给老子抗住!”

    “去尼玛的!”

    连着被陆休前用话埋汰两次的季耳哪里能忍,当下提起木枪便朝前戳去,“你他妈才是鸡儿!你全家都是鸡儿!”

    “啪!”

    陆休前抬刀勉强架住这一枪,虎口却是再度被震得发麻。本着输人不输阵的道理,即便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他还是嚷嚷道:“自己取的几把名,自己还不承认,小鸡儿你属实差点意思!”

    “滚!”

    季耳怒气更甚,手里的木枪舞得也是越急,两名统领就这般缠斗在一起。

    而此刻在镇北军后方,得知季耳领人差点直接冲破九土营后,刘香的脸上登时泛起一抹冷笑。

    “兵鬼?不过尔尔。”

    对于这个结果,梅韫桦同样也是没有表现出如何惊讶。

    毕竟季耳手下的甲士乃是他在镇北军中所挑选的最为勇武的百人,取得如此成绩也算理所应当。

    不过情况虽是这般,他却没有如刘香那般小瞧郭羽。

    “季耳性子急,冲的也快,虽是勇猛,但也容易孤军深入。”

    梅韫桦道:“如我所猜不错,此刻郭羽应是已调动其两翼兵马往中包夹,以其将我军先锋困死与阵中,应速做应对才是。”

    “嗯。”

    刘香应了一声,随即挥手道:“传我将令,教季耳部继续向前推进,金戈营铁锋营朝两翼展开,待敌朝中央行进再靠拢过去!”

    “诺!”

    传令的甲士飞似的离去了,而下完令的刘香则是抬起头,看向前方的战阵。

    “想要包我的先锋?”

    少女眯起双眸,眼中满是嘲意,“那我便吃掉你的整支前军!”

    这场千人的斗阵,也可算作一场小型的战役。

    对方的想法很简单,想要抓住季耳过于突出的机会将其拿下。

    而她的想法也很简单。

    那便是在对方围拢过来以后,前后夹攻,里应外合,一举将他们的两翼及先锋全部击溃。

    这样做其实风险很大,毕竟季耳会深陷重围,很有可能还不等将其击溃自己便全军覆没。

    但刘香仍是选择这般做了,因为她并不担心会出现这种情况。

    毕竟,她手下这五百人,乃是刘家所练的镇北军中,最为精锐的五百人!

    她相信镇北军,相信刘家,更相信她自己。

    “郭羽,我虽为女子身…”

    少女朝着正前方伸出右手,随即将之攥紧,仿佛要将这场胜利握在手中一般。

    “但若是对阵疆场,我却未必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