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 > 历史军事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第二百一十二章 血溅宗人府
    /

    人死如灯灭!

    李云龙饮下鸩酒自绝的那一刻,柳明志突然发现自己看开了,一切的恩怨都随着李云龙倒地的那一刻彻底的烟消云散。

    虽然没有亲眼见到李云龙喝下毒酒的尸体,可是柳明志心里有种奇特的感觉,不由自主的相信李云龙不会干出那种苟且偷生的行为。

    识英雄重英雄,李云龙虽不是英雄却是枭雄。

    或许枭雄的骄傲让柳明志相信他吧。

    放在以前,不亲眼见到敌人的尸体柳明志是不会安心的,今天却丝毫没有这种的感觉。

    他不知道自己身为李云龙的敌人,为何会如此的相信一个敌人。

    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但是柳明志不知为何实在生不起怀疑的念头。

    “爹爹,三舅舅他”

    “他去了一个再也不会遭受冤枉的地方,那个世界是不是真的公平,爹爹也不知道,不过我们要怀着敬畏的心去看待那个世界。”

    “看似虚无缥缈,却尽在眼前。”

    “转眼间,爹爹也三十有一了,想来再一转眼就应该去瞧瞧了。”

    小可爱能听出柳大少话语之中的沧桑之意,却明白不了爹爹话语中的意思。

    无论一个人多么聪明,没有经历过应该经历的事情,有些事情她就永远不会懂得。

    小可爱低头思索了片刻,默默的摇摇头,仰头望着明明胜利了却毫无喜悦之情的柳大少。

    “爹爹,你不高兴吗?”

    “怎么会呢,爹爹当然高兴啊,战事平息了,爹爹怎么会不高兴。”

    嘴里说着高兴,可是柳明志却丝毫的高兴不起来。

    望着熟悉无比的回廊,柳明志心中酸涩难耐。

    重走旧时路,不见旧时人。

    短短数月,自己竟然经历了那么多的物是人为。

    “真是一个荒诞不羁的世道,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月儿,希望你永远不要长大,人的年龄一旦大了,你就会发现这个世界竟然与你想象中的世界一点都不一样。”

    “太多的巧合,太多的误解,就像一只无形的大手操纵着你的一切,让你身不由罢了你还太小,爹爹不该跟你说这些。”

    “好,爹爹咱们不说不高兴的事情了,咱们现在要回家吗?”

    “回家,确实该回家看看了,不过你待会先跟着卫队的叔叔们,让他们带你回家。”

    “爹爹你呢?”

    “爹爹要去吊唁一下你的大舅舅。”

    “月儿也去!”

    “这好吧,不过到了陵寝之后你不要说话,跟着爹爹做就好了。”

    “嗯嗯嗯,月儿一定会很乖的!”

    柳明志父女俩到了勤政殿,从礼部官员那里得知李白羽的遗体尚未葬入皇陵,如今正在宗人府停灵。

    道了一声谢之后,柳明志翻身上马,跟杜宇交代了几句便朝着城东的宗人府赶去。

    “来人止步,这里乃是”

    柳大少抱着小可爱翻身下马,冷冷的瞪了一眼拦着自己面前的府卫。

    知道了京城被攻陷的具体缘由之后,柳明志对于宗人府这帮子李氏宗亲实在提不起什么好感。

    李家六百年的基业差点毁在这群利欲熏心的王八蛋手里。

    身为李氏子孙,却干着吃里扒外的勾当,柳明志怎么能对他们提示一丝的好感。

    “滚!”

    “你好大的胆子,你知道这里是”

    “啪!”

    柳大少甩了甩手腕,冷冷的望着捂着脸愕然的望着自己的府卫。

    “本帅柳明志,让宗人府宗令李成白去先帝棺椁前见我,三刻钟之内见不到他,别怪本帅干出点什么不该干的事情。”

    在府卫愕然的目光之中柳明志牵着小可爱朝着宗人府里面走去,依着宗人府白绫的指引,一路朝着宗人府的后庭赶去。

    不少宗人府的丫鬟下人望着柳明志这位不速之客有些茫然,不知道这个带着一个小姑娘的陌生青年是什么人。

    逐渐的靠近宗人府充满肃穆之气的后庭,柳明志的脸色便越来越低沉。

    小可爱发现了爹爹的脸色有些不对,默默的跟在身边噤声了起来,从小女土匪变成了一个乖乖女。

    “什么人,竟然擅闯先帝灵堂。”

    柳明志走到宗人府最大的殿堂面前,已经看到了一个巨大的棺椁摆放在殿堂之中。

    两个府卫抽出兵刃冷冷的望着柳明志,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架势。

    “柳明志!”

    “柳定国凉王!”

    望着面色怔然的两个府卫,柳明志不再多说什么,牵着小可爱直接朝着灵堂之中走了进去。

    其中一个年轻的府卫想要阻拦,被年长的府卫用眼神示意了回去。

    望着已经步入灵堂的父女俩,年长的府卫对着同伴朝着前厅努努嘴,急忙收起兵刃朝着灵堂跑了进去。

    “卑职不知道王爷驾到,失礼之处请王爷多多海涵。”

    柳明志连正眼都没有瞧这个府卫一眼,脸色怔怔的望着眼前的棺椁。

    这里面躺着的是他的大哥,是那个如父皇一样放纵自己为所欲为的大哥。

    数月前,自己兄弟二人还有说有笑的谈论着天下大势,谈论着一统天下,数月之后自己兄弟两人却天人永隔,各在一方。

    相比对于李政的翁婿情,对于李白羽这位大舅哥,柳明志的感情远远不及对李政那么深厚。

    之所以尽忠职守,完全是为了报答李政对自己的厚爱。

    然而李白羽对小可爱所做的行为,让柳明志对这位大哥的感激之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想起了帮助小溪逃婚的事情,加上小溪对自己下药之后发生的事情。

    浓浓的愧疚感油然而生,虽非自己本愿,可是自己终究是做了对不起李白羽的事情。

    望着李白羽的棺椁,柳明志轻轻的对着身边的府卫伸出了手。

    “香烛!”

    “啊?”

    “香烛!”

    “哦,好,凉王请。”

    府卫回过神来,急忙从一旁的檀木盒取出两把精致的香烛递到柳明志的手里一把,一把递到了小可爱的手里。

    柳明志接过香火对着蜡烛点燃,插在了面前的香炉之中,小可爱见状也急忙点起脚尖点燃了香烛,学着爹爹插在了香炉之中。

    柳明志拉着小可爱走到棺椁面前的蒲团之上,父女俩轻轻地跪在了蒲团面前。

    只不过柳明志单膝跪地,小可爱却是双膝跪地。

    柳明志虽然身着甲胄,可以不必行大礼,可是柳明志也知道死者为大的道理!

    “臣弟柳明志护驾来迟,愿皇兄在天有灵体谅之。”

    “臣弟定不忘皇兄之隆恩,悉心辅佐李晔之后登基为帝,光复皇兄一脉之山河社稷。”

    “万岁万岁万万岁!”

    “月儿多谢舅舅救命之恩。”

    “万岁万岁万万岁。”

    嘈杂的脚步声将柳明志从悲痛中惊醒了过来,眉头紧皱着回头望着数百个朝着灵堂赶来的李氏子孙,柳明志拉着小可爱轻轻地站了起来,驻足棺椁一旁。

    率先入目的是须发皆白的李成白,对于这个老东西柳明志有点印象,每次大朝会,年会的时候也有过数面之缘。

    片息间,李成白带着一大帮子李氏子孙涌入灵堂之中。

    李成白怒不可遏的望着柳明志:“柳明志,你当宗人府是什么地方?竟然想来就来,你还有没有一点王法?别以为你攻破了京城就可无视我李氏皇族的颜”

    蹭的一声剑吟声传来。

    “啪!”的一声李成白的呵斥声停止了下来,捂着老脸之上被天剑抽出的红印哀嚎了起来。

    “你嘶本本宗令的牙齿!柳明志你好”

    “啪!”

    “哦吼吼”

    望着一帮子目瞪口呆的李氏子孙,柳明志将天剑收入鞘中。

    “先帝灵前,岂可大声喧哗。”

    “既然来了,就磕几个头吧!”

    “你算什么东西,柳明志你别忘了你只是一个外臣,竟然敢”

    “噗你”

    望着轰然倒地的一个青年人,柳明志取出手绢擦拭了一下剑刃之上的血迹。

    低头瞄了小可爱抱着自己大腿双眸紧闭的模样柳明志拍了拍小可爱的额头,轻轻地将将天剑收入鞘中。

    “再敢出言不逊,本帅今日踏平宗人府,让九寺再无宗人府。”

    “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

    “要么给先帝磕头,要么给先帝陪葬!”

    阅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