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 > 科幻小说 > 魔本为尊 > 第四百四十一章 法灵
    星流云伸手捞来一把果子,兜在袍襟上,捡起一个在衣服上蹭了蹭,鸿翔瞥了星流云一眼,揶揄道:

    “放心吧,洗了的,衣服上那么脏,也敢往上蹭,整的跟自己多爱干净似的。”

    星流云不理会鸿翔的揶揄,将果子丢进嘴里,咀嚼着脸上显出享受到有点犯贱的表情。

    萧聪随即招呼道,

    “来来来,趁新鲜,都捡自己喜欢的吃,别枉费了鸿翔的一片心意。”

    其余人等也都挑了各不相同的果子吃起来,欧阳寻咬了一口手里的大黄梨,一边咀嚼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

    “接下来你要做什么准备,我们帮你。”

    萧聪笑着摇摇头,

    “现在说这话还有点早,因为还有一个问题没搞清楚。”

    “什么问题?”

    “你说,来头这样大的一把古剑,这道剑灵又是怎么进去的?”

    欧阳寻咬黄梨的动作微微一滞,而后双目无神地缓缓咀嚼了片刻,咽下嘴里的秽wu,才说道:

    “这还真是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按道理来讲,不同的兵器有不同的属性,别的兵魂是不能轻易入主的,这道剑灵能进到这把古剑里,想来一定是有什么特别之处了。”

    他用最快的速度将手里的黄梨啃干净,扔掉梨核后用力搔搔脑袋,苦恼道:

    “这还真是个挺复杂的问题,可能性太多了,或许是古剑中重新诞生出来的剑灵,也有可能古剑本就是一个灵物可以随便入住的器皿,还有可能是这道剑灵可以随便入住任何兵器,可这样的事,我竟从来没有听说过!”

    萧聪也是有点无语,这样的事情的确是有点太奇葩了。

    “不能直接镇压吗?”星流云问道。

    萧聪目色沉沉,

    “可以倒是可以,就是感觉不太靠谱了点,如果抹除的不够干净,让他有机会在古剑成为姐姐的系命之物后反戈一击,那对姐姐的伤害将会是致命的。”

    “为什么会抹除不干净?”星流云又问道。

    萧聪摇头一叹,

    “不知你们听说过没有,这世上存在着一种类似于法则的生灵,俗称法灵,虽然说起来世间万物归根结底都是法则所化,但是这种东西与传统意义上的灵物来讲,却是最接近法则本质的,抹除他的手段最然简单,若说将之完全抹除,就有些难了,哪怕是留下一点法则碎片,那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

    星流云微微皱眉,

    “法灵这玩意儿我倒是也听说过,但怎么觉得跟你说的有点不太一样啊,据我所知,这玩意儿一般都是那些手段通天的仙人留下的功法秘籍通灵之后变成的,而且还得借助一定的载体,像玉石、仙金、不世奇珍之类的东西,只要将这载体毁了,他也就跟着毁了,哪有你说的这么邪乎……”

    说着,他猛地住嘴,满目惊恐,少顷才煞有介事地说道:

    “这把剑该不会是……某位仙家大能借以记录功法秘籍的载体吧,那岂不是没戏了!”

    萧聪笑着摇了摇头,

    “你说的这种情况的确存在,但仅仅是其中之一,其实还有很多法灵是由纯粹的法则所化,可以不依靠任何外物修炼。”

    “可你所说的这种法灵是怎么来的呢?”

    萧聪无奈地笑了笑,摇着头回答说:

    “这是个谜。”

    于是,大家就都跟着笑了。

    星流云第一个敛起笑容,一本正经地问道:

    “那依你看,这事儿还成不成得了?”

    萧聪目光投向半空,

    “这个还说不准,但我已经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你打算怎么办?”星流云激动起来,其他人眼中也开始闪烁异样的光彩,萧四少爷说他有一个大胆的想法,稍微一想就能知道这句话的分量有多重,萧聪平日所行在他们眼里已经算的上是够令人胆战心惊的了,他若说大胆,那不闹出什么事情来绝对是不正常的。

    萧聪微微一笑,目光愈加深邃起来,

    “我会给他找一个更好的归宿。”

    “有没有需要我们帮忙的?”

    萧聪点点头,

    “等会你们各守一处,帮我镇住这一方空间,我要跟他聊聊。”

    “镇住这一方空间……怎么镇?”星流云明显是兴奋过头了。

    萧聪哭笑不得,

    “怎么镇?还能怎么镇,当然是用我的看家本领法阵了。”

    星流云了然,搔搔脑袋,

    “我竟然把这事儿给忘了。”

    欧阳寻不解道:

    “你想跟他聊聊,还用得着法阵?他既然能跟降兵冢的冢主交流,跟你说几句话,应该也不难吧。”

    萧聪讪讪一笑,

    “我怕它作妖,所以提前布一座法阵以防万一。”

    星流云不知又从哪儿蹦出来一句,

    “那你说,现在我们说话他能听见吗?”

    “听见又能怎么样?我们只是公开公正地想跟他做个交易而已。”鸿翔不忿。

    萧聪神秘一笑,

    “我会给他开一个他拒绝不了的条件。”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

    又休息了一会,萧聪开始着手准备,用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在空地上步下一座法阵,并招呼道:

    “来,星老大你站这儿,阿寻站这儿,幽女姐姐站这儿,尹诺站那儿……”

    将一应人等在各自的位置上安排妥当,萧聪拿着丑剑来到法阵的正中央,并将丑剑放在两块蓝色的宝石上,慢慢地,整个法阵开始变得迷蒙起来,像是升腾起了浓浓的雾气,连星流云等人都被笼罩进去了。

    而法阵中萧聪与丑剑之间发生的事情,他们看的却是一清二楚。

    之见蒙蒙雾气中,丑剑的形象开始慢慢虚幻,一串带着沧桑古意的神秘符号渐渐显化,最后又变成一个光葫芦头上扎独角小辫,身着金黄肚兜的赤脚小孩,小孩的手腕脚腕和脖子上都用白绳栓着黑铃铛,加上面貌是在算不得好看,更加彰显出一种阴晦的气息。

    萧聪负手而立,微微一笑,开门见山问道:

    “我与他们之间的对话,你可都听见了?”

    小孩冷冷回答:

    “没兴趣,不想听。”声音略显稚嫩。

    萧聪面色不改,依旧笑盈盈道:

    “那我现在跟你说,我想跟你做桩买卖。”

    “不做!”小孩回答斩钉截铁。

    “你都没听我说怎么个做法,你就拒绝我,是不是有点太不给我面子了,好歹我也是个伏魔者,再说了,我这人一向很仗义,跟我作买卖的人从来没有吃亏的,你不如先听我把话说了,再做决定也不迟啊。”

    小孩冷笑,

    “我有的选吗,你要是想说就赶紧说,说完了就把你这破法阵给撤了去,偶尔自讨没趣也就罢了,老是这样可就显得没意思了。”

    萧聪几声哂笑,

    “这片时空由我禁锢,屏蔽一切大道,你无可依附,所以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小孩看了萧聪一眼,恨恨丢了句,

    “屁话!”

    萧聪敛起笑意,一脸正色道:

    “屁话不多说,言归正传,其实你我都知道,这把古剑虽然好,但你在这把里面过得其实并不舒服,而且,你也很难完全控制它,就算完全控制它,将来也不知道哪一天会被原主人找上门来,千算万算,怎么算都是有点吃亏的,不如你把这把剑让出来,我给你重新找个好去处,你看怎么样?”

    小孩连看都不看萧聪一眼,冷冷道:

    “说完了?说完了就出去吧。”

    这态度表现的意思是再明显不过了,萧聪碰了一鼻子灰,怎么可能就此罢休,

    “我就不出去,你能怎样?”

    小孩冷笑,

    “好歹你也是个伏魔者,就这死皮赖脸不觉得很丢人吗?再说我这么晾着你,心里也挺不好意思的,你要是识趣,就赶紧出去,大家都落得自在。”

    萧聪面不改色,还是笑吟吟的,

    “我还没说是个什么样的归宿,你就急着赶我出去,话说的太早了。”

    “哼,有比这更好的兵器,你还会留着给我?你是不是当我傻!”

    “唔,说起来,那把兵器还真是比这把好很多,就是怕你没那个胆识。”

    “少跟来激将法,小爷我不吃这一套。”

    萧聪嘿嘿一笑,腆着脸问道:

    “独孤九剑中的神忌剑,你有没有听说过?”

    “神忌剑!”小孩猛地转过脸来,满目讶然。

    萧聪得意地点点头,

    “没错,货真价实的神忌剑,在我手上。”

    “没有兵魂?”

    “没有。”

    小孩恢复到冷漠表情,嗤然笑道:

    “有那等好东西,你还会留着给我?”

    萧聪面色不改,平静道:

    “我的朋友想要你现在暂居的这把剑,她跟孤独家有深仇大恨,断不会采用独孤家的旷世杀器,不然,我也不会把神忌剑让给你。”

    小孩脸上讥笑更甚,

    “用仇家的杰作杀死仇家,那不是更过瘾吗?”

    萧聪定定地看着浮在两块灵石上一脸不屑的小家伙,半晌,咧嘴一笑,

    “好吧,实话告诉你,我与独孤家之间,也有很深的梁子,算不上不共戴天,但万不能让他们知道神忌剑在我手里,不然,就算是为了神忌剑,他们也会不顾一切地来讨杀我,另外,我那朋友修为尚低,就算掌握了神忌剑,独孤家一出现,自有手段将其夺回去,到时候说不定还会有生命之危,可你不一样,一来神忌剑不像这把古剑为天地生化,能够被你完全掌握,二来,即使你在这把古剑中,降兵冢冢主都奈何不了你,等你入主了神忌剑,遇到独孤家人,也定奈何不了你!所以,还请你帮帮忙,就算是我欠你一个人情。”

    说着,萧聪竟然躬身冲小孩作了一揖。

    小孩沉默了好长时间,最好颇不情愿说道:

    “你先把神忌剑拿出来,我要辨明真伪。”

    萧聪一听这么快就有戏了,还好足够冷静没有得意忘形,只是不急不缓地将神忌剑自弥芥中取出,伸手递向小孩。

    小孩接过剑来,轻轻抚摸,细细打量,喃喃自语道:

    “确实是传说中的神忌剑。”

    言辞之中已然动了心。

    接着,他抬起头来问道:

    “这么重要的东西,你是怎么得到的?”

    萧聪如实相告,

    “三年前濒阳荒漠里的火圣塔塔主赵登凡借火之灵成就通天境,因为知道自己破不开火之灵形成的旧茧,所以以两名摘星境高手的代价使了出苦肉计,顺利引来独孤家高手用神忌剑帮他破茧而出,而我,当时就在附近,因为那火圣塔塔主始一出世神智不清,所以被我捡了个漏儿给顺了过来。”

    “那你是怎么做到这么长时间不被孤独家发现的?”

    “在弥芥中摆下匿影藏息阵,大概是因为这个缘故吧。”萧聪讪笑道,他确实也一直在纳闷为什么神忌剑在自己的弥芥里躺了那么长时间,竟然还安然无事。

    小孩眉头紧皱,摇了摇头,

    “不对,是你的弥芥有问题,我能感知到你左手上这只弥芥里大概有什么,但我感知不到你右手上这只弥芥里面有什么,你右手上这只弥芥,应该……是一件逆天之物,能告诉我你这只弥芥是从哪弄来的吗?”

    萧聪闻听此语,恍然大悟,对啊,这只弥芥是父亲亲手交给他的,当时还动用了堪称萧家终极秘密的摹天枢,这只弥芥,怕是父亲手上原来那一只,被他用秦管家从圣城拍卖会上用九星诛灵阵拍来的那支给换掉了,这就说的通了,玄真之楔的萧家,世代相传于家主之间的弥芥,怎么可能是一般的神物能比的!

    见萧聪久久不答话,小孩神色淡淡道:

    “其实你不说我也能猜到,你右手上这只弥芥,应该就是萧家家主的传檄物之一,你是一个能够修炼的萧家人,这件东西能出现在你手上,并不让人奇怪,当然,这都是题外话,你的弥芥有多么神奇跟我半点关系也没有,说点该说的,我愿意接受你的提议,但是,你得帮我一件事情。”

    萧聪回过神来,问道:

    “什么事情,你说。”

    小孩面色无感,冷冷一笑,

    “还能是什么事情,当然是要你布一座法阵帮我顺利入住神忌剑。”

    萧聪笑笑,

    “没问题,理应如此。”

    萧聪就这么站着,半晌,小孩问道:

    “你还有别的事情吗?”

    萧聪神色略显张皇地摇摇头,

    “没有没有。”

    “那还不把你这些东西给撤了去,不知道这样的状态让我很不舒服吗?”

    萧聪只能陪笑,

    “要布一座什么样的法阵,你还没有告诉我呢?”

    小孩抿起嘴角,淡淡道:

    “那就要看你的诚意了。”

    萧聪先是一怔,而后领意——装模作样,看来小家伙并不知道这里面的道道儿,于是点头笑说:

    “行吧,回去我好好筹划筹划,等准备好了再来通知你。”

    “废话真多,出去吧。”

    萧聪大笑,随便踢了一下脚边的灵石,法阵失效,雾气快速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