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 > 科幻小说 > 至圣君王 > 第一百六十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既然小友听过,那便省了诸多麻烦。”村长缓缓道:“那鬼制面具人到我们村的目的正是为了那传说中的天魔五宝而来。”

    虽然确定,但秦痴九激动的心渐渐平息了下来,他目光闪烁,刚才的时候,村长说过一句让他很在意得一句话。

    “村长,那本就没有的宝物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这天魔五宝并没有在你们希望村吗?”秦痴九想了想,问道。

    村长摇了摇头,苦笑道:“那里会有呢,要是真的有这等宝物,我们村的现状又怎么会如此呢?”

    “此话怎讲?”秦痴九皱眉道。

    “这件事说起来话长,百年来,天魔五宝传言遍布广泛,多少人趋之若鹜都无功而返,而我的祖上也是痴迷于寻找天魔五宝,只是到头来也是没有进展,不知是上天眷顾,在祖上临暮之时,天魔真人死亡的骸骨被祖上发现了,就在这护龙山脉中。”村长平静说道,他的手指向窗外指去,那个方向正是他们所居住的土地。

    秦痴九面容微微有些动容,这天魔真人的陨落之地,竟是这护龙山脉吗?

    村长微微一笑,道:“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也是极为吃惊,只是祖上虽然发现了天魔之尸,但并未发现天魔真人生前所带的宝物,据祖上留言,天魔五宝应该被天魔真人藏起来了,否则这么多年也不会无人寻求。”

    说着,村长看向了窗外,双眸的神采渐渐暗淡,道:“或许正是这件事吧,有不少人就认为天魔真人的家乡就在护龙山脉中,而我们则是他的后辈,这天魔五宝理所当然的就在我们村中了,祖上当时也预料到事情的严重性,所以封锁了消息,但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而鬼制面具人就是第一个入侵我们希望村寻找天魔五宝的人,因此,一个错误的假象,却让我们希望村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说道这里,村长语气有些自嘲,他们根本没有能力澄清误会,而且别人也不可能相信他们,因为他们实在太弱了,没有人会在乎和相信弱者的自白。

    秦痴九默默听着,这个消息很关键,倘若村长说的属实,那么这次的考核就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了,只是,当初风云岳有一句话让他很在意,就是天魔五宝和希望女神有关系。

    可是秦痴九仔细想想,也无法找到他们之间有什么关联,天魔真人和希望女神根本不是一个时代的人,他们之间会有个鬼关系,然而,先前他也探查过希望女神雕像,也没有发现什么,是不是村长所说的误会,让绝杀堂产生了什么假象呢?

    只是,绝杀堂的消息一向准确,几乎没有失误,而且风云岳这个人生性谨慎,心思缜密,他说的话都是经过熟虑的,会有失误的可能吗?

    “怎么,小友觉得有些失望吗?”村长看向秦痴九,微笑道,他的声音很轻,但好像里面蕴含什么。

    秦痴九表情不变,而是摇了摇头,笑道:“没有,天魔五宝的虽然诱人,但我可没有精力为了一件几乎不存在得东西奋斗,那样太傻了。”

    虽然他的任务是天魔五宝,但他说的话也是真的。

    村长笑了笑,同时,他内心也确定了一件事。

    但这件事已经不重要,因为他看透了少年真正的心思了,这一点足够了。

    “其实,我和小友心中有着相同的疑惑,就是,关于樱雨的事情。”村长转移话题,这个时候,他的眸中出现了迷茫。

    秦痴九点了点头,道:“确实,鬼制面具人的目标既然是天魔五宝,那么他抓走樱雨的目的是什么,樱雨难道和天魔五宝有什么关联吗?这一点,不知村长有什么头绪没有。”

    “并没有,这个问题其实我想了很久也找不出答案,自从樱雨被那个鬼制面具人带走之后,我就没有见过了……小友,不知道,樱雨现在过得还好吗?”村长看向秦痴九,面容变得有些苦楚,一年多了,他很担忧樱雨的情况,只是平常时,他根本无法得知。

    这句话,让秦痴九的脑海中浮现了和樱雨分离时的场景,那一幕对他印象还很深刻,尤其是樱雨脸上最后一刻的笑容。虽然是短暂的相识,但他对樱雨这个女孩保持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这一点你放心,樱雨过得还不是太差。”秦痴九眼神泛起波澜,道。他没有撒谎,在绝杀堂那个环境,樱雨过得算不太差。至少没有死亡。

    “真的吗?这样真的太好了……”村长喃喃自语,眼角也是微微的湿润,这个时候,他内心一副沉重的担子落了下来,只是,他内心却多了几分愧疚。

    叹气一声,村长道:“既然鬼制面具人和小友是同门,那么小友可知道他的身份。”

    秦痴九摇摇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在绝杀堂抓捕奴役这件事很常见,至于樱雨是谁送来的,没人会关心的,除非我回到绝杀堂调查。”

    “这样啊……”村长有些遗憾。

    “鬼制面具人在抓走樱雨的时候,难道没有说什么吗?”秦痴九问道。

    村长微微愣神,随后便陷入了沉思,随后,他摇了摇头,道:“并没有说什么,我只记得在那个时候,鬼制面具人拿出了一张蓝色的符文,上面写着“灵魂禁锢四个字,随后樱雨神情好像呆滞了下来,然后就晕倒,被他带走了。”

    “灵魂禁锢?这是邪魂阁的灵符,看来那个鬼制面具人是邪魂阁的人。”秦痴九面容微冷。

    邪魂阁,绝杀堂内阁之一,是一个专门研究攻魂以及制造灵符的地方。

    而且那道所谓的“灵魂禁锢”是邪魂阁著名的攻魂灵符之一,会将人的灵魂禁锢,要是一段时间没有解开,被禁锢的灵魂就会破灭,最终溃散,乃是极端的攻魂手段,极为可怕。

    既然知道鬼制面具人所属的内阁,那么日后找起来也就方便了。

    秦痴九道:“村长,能给我说说樱雨具体的情况吗?”

    这个时候,他想起了叶奕日记中的一件事,就是樱雨可以压制叶奕体内的力量,这令他有些在意。

    村长点了点头,笑道:“当然可以,其实樱雨并不是我们希望村的人,他和叶奕一样都是外来人。”

    “樱雨有些特殊吧,他是我恩人的女儿,只不过,那位恩人已经不在了。”说道这里,村长微微叹气,之所以对樱雨愧疚,就是因为她是自己恩人的女儿。

    村长继续说道:“樱雨这丫头,从小聪明凌厉,善解人意,是我们村难得的小神童,她最不可思议的地方就是洞察力极强,能够从人的行为举止上清楚的看穿人心,得知这个人的心性以及品行,而且几乎没有误差,纵使我活了这么多年,也没有见过如此厉害的洞察力。”

    村长脸上出现了赞叹,这就是樱雨的特殊性之一,否则他也不会那么快的相信秦痴九。

    “只是,令人感到可惜的是,樱雨对元气的感知力很弱,并不能进行修炼,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值得关心的。”

    关于樱雨不能修炼一事情,从先前的时候秦痴九就已经知晓了。

    “不是希望村的人……”秦痴九内心自语,要是如此,这樱雨身上还真的有不少秘密。

    这样以来,她的身份倒是成为了一个谜团。

    “好,谈论先到这里。”秦痴九站了起来,这次,他内心的几个疑惑已经被解开,剩余的要自己想办法了,而且他还要做一些事情。

    望向村长,秦痴九平静道:“这几天,希望村可能不会太平了,你们要做好准备,叶羽等人就交给我处理了,你们面对的敌人太强大,我并不希望你们当中出现无意义的死亡,这一点,请你们能理解,还有,要是我有问题,还会来找你的。”

    村长面容严肃的点了点头,这个时候,他那里还不清楚,自己全村的人根本无格参与,他们只是累赘。

    秦痴九不在多言,身体向空中跳跃,瞬间就消失了。

    这件事,牵扯的越来越深了,天魔五宝居然有绝杀堂中的人参与,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加上这些天发生的事情,秦痴九心中隐约有不好的预感发生,这次任务,恐怕没有表面的那么简单。

    见秦痴九离开,村长并没有走,而是默默注视着天空,这一次,他的内心不知为什么,变得有些惶恐,山雨欲来风满楼,以往的平静让他直觉不安,他能感觉到,会有一场灾难要降临他们希望村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