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 > 武侠修真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一千四十九章 找死不是这么找的
    镜华城,光是听名字就知道,乃是镜华道的中心城池。人口数百万,面积广袤,城中阁楼高低错落,街宽巷多,乃是东周有数的繁华大城。

    大约在三个多月前,由于蔡恩平定鼎碧节道,一人独掌三道之后,事务更加繁忙。而卓沐风为了加深对蔡恩平的掌控,顺便进一步在三道布局,与楼临轩商议之后,遂带着众人秘密来此。

    富有江南园林之美的白府,正是卓沐风如今的潜藏之地。

    不过既然知道各大圣地集结了所有超级高手来杀他,卓沐风自然不会留在白府,很早之前便带着白衣姐姐,姚武等人离开,另外换了个地方,守株待兔。

    白府的一处幽雅庭院内,池青正低着头,不敢去看端坐在不远处的红衣女子。

    此女的面容可用娇艳欲滴来形容,简直一个眼神,一个挑眉都充满了魅意。尽管穿着宽松的红衣,但绝世的身材线条根本遮不住,坐处的浑圆挺翘,与上半身的奇峰叠峦,焚尽了满院落雪的寒峭冷意。

    莫说男子,哪怕是站在红衣女子身后,同样堪称绝色,相貌幼嫩,身材却极为丰腴的刘芳菲,眼中都不时闪过惊艳和嫉妒之色。

    红衣女子冷冷问:“卓沐风在哪”声音娇柔婉转,结合面貌身材,向人诠释了何为绝世尤物。

    池青根本不敢抬头,讷讷道:“夫人,还请你不要难为属下,公子有言在先,属下不能说。”

    巫媛媛点头道:“原来如此,看来我这位夫人就是个摆设,人家想理就理,不想理就随手扔在一边不管。”

    这种话让池青怎么接按说他效力的是卓沐风,只需对卓沐风言听计从即可,但事实不是这么回事。

    这几年池青跟在卓沐风身边,可算见识到了这位夫人在卓沐风心中的地位。人家说不甩卓沐风就不甩,几年来没和卓沐风说过几句话。偏偏卓沐风还趋之若鹜,想方设法讨好这位夫人,为此,甚至还专门询问自己有何办法。

    池青记得很清楚,期间几次私人晚宴,这位夫人对别人都是笑脸相迎,唯独对公子不假辞色,那可真是弄得公子毫无脾气。

    这样的女人,试问他池青怎么敢得罪可别忠心为公子办事,到头来枕头风一吹,公子反而拿他问罪,那岂不是自找苦吃

    “把头抬起来。”巫媛媛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迫人的气势。

    池青一开始没听,可渐渐地,莫名开始头皮发麻,四周无形的压迫令他心跳加速。身为大高手的他,荒谬地发现自己居然承受不住巫媛媛施加的压力。

    “抬起来!”又是一声厉喝。

    池青下意识抬起头,恰好对上了巫媛媛那双灿若星辰的绝美双眸,他感觉自己的灵魂都陷入了其中,在那片星河璀璨中迷失自我。x

    现场没有外人,所以只有刘芳菲一人看见,池青的面庞瞬间变得呆滞,双目失去焦距,连呼吸节奏都比之前慢了许多。

    刘芳菲在幻阴流待过一段时间,又学过幻阴流的幻术,对相关情况了解很深,乍见这一幕,她几乎能肯定,池青是被人摄了魂。

    可怎么会这样刘芳菲的心脏以超越平常的速率跳了起来,一张幼美,甚至带点圆润的小脸几乎褪尽了血色。

    江湖上谁人不知道,一旦修为到了星桥境层次,灵魂和意识也会相应拔高,已能抵抗摄魂幻术。

    尤其是大高手,更是丝毫不惧,相关的拷问手法已经没有效果,否则大幻山早就天下无敌了,天下没有什么秘密能瞒过大幻山高手。

    但是此时此刻,刘芳菲却亲眼看见,身为大高手的池青,无声无息中就被巫媛媛给摄了魂,这简直颠覆了她的认知,带给了刘芳菲惊涛骇浪般的冲击!

    刘芳菲忽然想起前几日,巫媛媛找她聊天,竟轻易戳破了她的一些小心思,令她感到无所遁形,心慌意乱,一度以为这个女人频受卓沐风的刺激后,洞察力和心机大为提升了。

    正因如此,这几日刘芳菲惴惴不安,在巫媛媛面前完全放不开手脚,今日更是如同丫鬟般,乖乖站在一旁。

    直到现在,刘芳菲才想到一个可能,难不成很早之前,巫媛媛就对她用过了摄魂术,因此才

    想到这里,刘芳菲简直是双腿发软,差点站立不住,她看着端坐在石凳上,姿态诱人,妖媚无双的巫媛媛,再也没有任何女性的嫉妒,只有惊恐,无限的惊恐。

    巫媛媛没有理会刘芳菲的异状,看着池青,轻启樱唇:“卓沐风去哪里了”

    池青机械般答道:“在城中东面的一处小宅院内。”

    巫媛媛的秀眉动了动:“他去那里干什么难不成又包养了哪个美人,怕被我这个母老虎发现,所以躲出去了”说到最后,已然冷笑起来,语气极为不善。

    而听到母老虎三个字,刘芳菲又是害怕地一缩,她曾经在心里这么评价过巫媛媛,很怀疑是不是被巫媛媛知道了,故意在含沙射影。

    池青答道:“十一圣地在东方常胜的撺掇下,集结了二十多位超级高手,正赶来镜华城,打算杀害公子,公子不想暴露白府,连累其他人,所以带着姚尊者他们走了。”

    听到这话,原本还安之若素的巫媛媛俏脸剧变,哪怕是正陷入某种恐惧的刘芳菲,都不禁为之一愣,被这个消息震了一把。

    巫媛媛怒道:“若是要避,也应该远离镜华城才是。超级高手之间互有感应,他跟姚武那帮人躲到一起算什么”

    池青:“公子没打算避让,他想正面抗击十一圣地的人,让对方知道厉害。”

    听到这话,巫媛媛和刘芳菲都惊呆了,还以为听错了什么。卓沐风这边满打满算才七位超级高手,他准备硬抗对方的二十多人,莫不是疯了

    不过这次修炼洗髓经有成后,巫媛媛的底气大了很多,加上对卓沐风一贯的了解,及时压住了怒火,问道:“他有什么计划”

    池青:“我方除了公子七人外,最近天傀道的人修炼天傀大法后,意外与天傀神将产生了联系,已在一个多月前将其召回,另外”

    天傀神将的恐怖,江湖上无人不知。至今在坊间的传言中,都有很多人认为若不是净空大师能克制此物,此物当为天下第一。

    听说天傀神将回归了魔门,成为卓沐风的臂助,巫媛媛略微松了口气,耳边继续听着池青述说卓沐风的计划。

    等他说完后,巫媛媛又问了几个问题,旋即散去功力。

    池青的双瞳焦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过来。可怜的是,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泄露了公子的秘密,还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讨饶道:“夫人,属下真的不知公子有何计划,若是知道,绝不敢隐瞒夫人的。”

    巫媛媛笑道:“是吗你最好想清楚,我这个人欣赏老实人,最讨厌满嘴谎言的混蛋。”

    池青心口一滞,但事已至此,也只能硬着头皮拍拍胸脯道:“夫人,属下绝不敢骗你,若有丝毫隐瞒,便,便让我池青一辈子碰不得女人!”

    “哦,这可是你说的”巫媛媛眸光闪动。站在她身后的刘芳菲,此刻看着池青的目光已经满是怜悯。

    池青莫名感到哪里不对,可转念一想,自己只是说此刻不知道公子的计划,就算以后被公子背叛,也可以说是之后知道的,反正除了自己,谁又能证明

    思及此,池青心念大定,昂首挺胸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莫说碰不得女人,如果说谎,便让我一辈子不和女人说话,那又有何妨”

    此话一出,刘芳菲看着池青的眼神已经不是怜悯了,而是不忍直视。她想不通一个人怎么会这么作死,是嫌以前的日子过得太舒服,找点刺激吗

    巫媛媛赞道:“池先生果然是条汉子,好,就依你说的办。我没事了,池先生去忙吧。”

    等池青如蒙大赦,脚步轻快地离去后,刘芳菲见巫媛媛侧头看来,突然升起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颤声道:“姐姐,我,我”

    巫媛媛站了起来,定定地看着她:“不必多言,你虽一开始接近我,目的不纯,但念在你尚有几分真心,我暂且不与你计较。你该清楚,我若驱逐了你,就凭你知道那么多秘密,你怕是没命可活。我巫媛媛朋友很少,你算是一个,所以我很珍惜,但前提是,抛弃一些不该有的心思,懂吗”、域名

    刘芳菲的身躯颤了颤,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一片

    数九寒冬的天气,不管早晨下午,都是阴沉沉一片,夹杂着漫天飘落的雪花,喧嚣的镜华城比往日冷清了许多。

    街角的零星小摊内,面条的热气滚滚冲沸。一些穿着厚棉袄的人推着木推车走过,吆喝着糖炒栗子。

    除此之外,就数街边的酒楼,客栈,茶馆最为热闹。

    自恃内力在身的江湖客们,闲不住寂寞,往往会呼朋引伴出来,喊上几壶热酒,就着几碟小菜,坐在气氛热烈的厅堂内聊着江湖朝堂上的佚事。

    外边雪花飘落,行人渐稀,满城尽覆在皑皑白雪之中。

    就在这一刻,二十三道身影轻易瞒过了镜华城墙内外的士卒,掠入了城内。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

    喜欢我在江湖兴风作浪请大家收藏:我在江湖兴风作浪。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