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 > 言情小说 > 完美少女之魔都夜梦 > 第九百七十九章 缝隙
    但,结果似乎显得更具恶劣,疯狂的烟尘,已是将面前仅有的那么一点点的清晰,变作了泛黄的境地。

    “咳咳!”早已分不太清,雨滴,还是泪水,周月不顾玉手遮住了面庞,而是愤愤仰头,一声吼叫:“为什么?”

    一息,又是一秒,所谓的极端,终于有了将要逝去的迹象,甚至还一下臣服,使之四周,又给重新变作了属于原本,真正的模样。

    然而,所迎来着的,并非其它,正是大雨倾盆,豆粒般的,一个,接着一个,将当下的所有,变得一片湿漉。

    “哪?怎么办嘛?”玉手盖在了头上,但依旧还是给对方,完全的淋湿,周月无望而动,绝对到了一种,奔溃的程度,可又莫名一顿,嘴角含笑,惊声:“咦……那是什么?”

    桑槐古木,正扎根在了深深的泥土,在正值初秋,这个时节,枝繁叶茂,又无时无刻,不都在显示,它的作用。

    略微的一怔,就再都不见,过多的停留,而是疯了似的,急急匆匆,一股脑的,冲了过去,画面弯曲。

    “啪嗒”声下,仅仅是短暂的几个呼吸,地面之上,已经积蓄了太多的雨水,不见半点的清澈,反之显得,尤为泥泞。

    十分的幸运,没有更多的意外,接连而生,终于,一波三折之后,周月如愿以偿,站在了这颗古木之下。

    虽有粒粒水珠,不断而落,但是,比起身边,一丈之外的地面,明显已经,完美了,不止简单的一倍。

    “咳咳!咳咳……”玉颜苍白,红唇颤着,周月微微垂目,已是见到了这么一个比丫鬟还卑微的人物,有苦不出:“唉……今儿个,对我而言,还真是显得那么的特殊?”

    来不及感慨,或是再有着任何的教训,而是在冷风袭来,想要将外衣贴身,最后一丝的温度都给带走了之后,急忙移步,站在了一关着的门口。

    不由自主,玉手探出,心翼翼,又是极其不愿,她犹疑不定,是否还真的需要别人精心的呵护。

    “轰”的一下,惊雷而起,连带着一种,夺目的红芒,正是想要将四面八方,任意一物,粉碎“迹象”。

    “唉……”沉闷苦楚,想要否定,但是,周月这玉手却还是不收约束,“啪嗒”一声,贴在了门上,但又速度坚定,急忙回身,仰而望,连连嘟囔:“这算什么?又怎么可以将本姐给轻易摆布?”

    一时间,不论玉足,还是面容,都是到了一种,几欲僵硬的地步,即便如此,结果还是,依旧如初。

    得意,又是深沉的朦胧,不知不觉,困意席卷,周月疲倦的蹲下了身来,玉手贴在了唇口,迷迷糊糊地嘟囔:“这个时候都可以睡着?你还真是才女一个……”略微的倚着,一边的门缝,就是静悄悄地,合上了美目,青丝退后,偶有声出:“唉……还是睡吧!睡着了,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又是惊雷沉坠,重新点燃了这片空。但是,即使它再如何,嚣张跋扈,却是难以悄然,将簇撼动。

    一刻,三刻,出人意料,即便一个时辰,都将过去,可是,所迎来着的,依旧是狂风暴雨,鬼哭狼嚎。

    “吱”的一声,始终静止,不见而动的木门,竟是这么简简单单,闪出了一道裂缝,同样,深藏在黑暗中的,正有一双目光,悄然而视。

    迷迷糊糊,又是睡意朦胧,即使已经有了那么一丝,所觉察到聊味道,但周月还是肩头一颤,任由而过。

    同所想象着的完全不同,截然相反,这道缝隙不但没有,即刻消失,不见了痕迹,反之还是愈演愈烈,直至探出了一个人头。

    分不清是中年,还是苍老,满头的苍发,正是在给对方,牢牢的遮住,想要真的分辨,还真是极具难度。

    他名叫山龙,异地人士。

    一点,又一点,看似心,探出了手掌,贴在了周月的肩头,而后还迅速收来,有意无意,整理着头上,散乱的发丝。

    画面依旧,无人参悟。周月岂能就此而醒,来亲自接受,源自对方,一种,纯真,又坚实的呵护,浑然不觉,一动不动。

    见之所有,夸张的程度,隐约可见,焦急地面容,山龙再一次,贴在了周月肩头,却是使劲一扯,同时开口:“孩……孩子?进来……进来吧!”

    美梦之中,正是有着几乎完全,相同的一幕,出人意料,不可思议,这一次,周月还真站起了身来,还都不见,半点的耽搁,就是随之对方,一步而入。

    深沉,又是幽暗,甚至还都有着一种,沧桑古朴,陈旧的“微妙”。偶尔闪着的油灯,正将一点点的温度,送至此处。

    “我……我……”清醒了过来,可还是没有从美梦,完美挣扎而出,周月不解的,红唇撅着,见着四周,嘀嘀咕咕:“我这是在哪儿的?怎么回事儿?难道是……”

    下意识的,仰起了头来,蜘蛛,还是塔灰,正是在一下,又一下的,那么极具规律,悄然而舞。

    “呼哒”一下,张大了美目,周月美目之中,正有火光,倒映闪着,深深的危机,一步,又一步,往后退去。

    但是,不待真的贴近了门口,想要夺路而去的时候,一瞬拂过的黑影,一把就给扣住了周月的肩头。

    “嘶”的一吸,刺骨的凉意,周月不见得可以惊呼不止,又是唯有心含笑,一下,又一下,回过了身,颤着问:“这……这是哪里?”

    “你在我家!”一步而过,来到了周月的身畔,山龙掀起了头上的幽丝,似乎想要给对方清清楚楚,认识一下。

    “呼……”麻木,还是打击,只觉“嗡”的一声,双耳之上,肆虐狂风,周月一个不慎,正要瘫去。

    十分迅速,千钧一发,山龙忽的俯身,一把揽过,就是这么的,在淋湿着的余温之上,深深醉到了一种少女呼吸的“院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