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 > 言情小说 > 超级艺术家 > 第三百六十二章 《论语十则》
    看完孔子简介,接下来第二部分是《论语》赏析。正在兴头上的秦晨继续迫不及待的读下去。

    《论语》是孔子与其弟子的语录结集,儒家重要经典之一。结集工作是由孔子门人及再传弟子完成的。现在通行的《论语》20篇,内容以伦理、教育为主。《论语》的篇章排列在内容上没有什么必然联系,各章各节独立成篇。

    《论语十则》,是从《论语》中节选的有关学习方法、学习态度及修身做人的十条语录。这十则语录都是格言警句,每一则都表达了精深的道理,不仅内容丰富,而且文字也颇具特色,句式整齐,音调和谐,读起来相当流畅,富有感染力。

    论语十则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yue)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学而》)

    孔子说:“学习并且时常复习它(知识,指代不明),不也是很愉快的吗?有朋友从远方来看望你,不也是很快乐吗?别人不了解(知道)自己,也不怨恨(生气),不也是道德上有修养的人吗?”

    曾子曰:“吾(wu)日三省(xing)吾(wu)身:为(wei)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学而》)

    曾子说:“我每天多次地反省自己:替别人出谋划策是否尽心尽力了呢?跟朋友交往是否真诚相待了呢?老师传授的知识是否时常复习了呢?“

    注:曾子姓曾名参(,生于公元前505~前436年,春秋战国间鲁国南武城(现在山东费县人),是被鲁国灭亡了的鄫国贵族的后代。曾参是孔子的得意门生,以孝子出名。据说《孝经》就是他撰写的。

    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为政》)

    孔子说:“温习学过的知识,从而得到新的理解与体会,凭借这点就可以做别人的老师了”

    子曰:“学而不思则罔(wang),思而不学则殆(dai)。”(《为政》)

    孔子说:“只学习却不思考,就会感到迷茫而无所适从,只是思考而不学习,就会(对思想有害处)疑惑而无所得。”

    子曰:“由,诲女(ru)【通假字:同“汝”】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zhi)【通假字:同“智”】也。”(《为政》)

    孔子说:“仲由啊,让为师教导你对待知与不知的态度吧!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这才是聪明的。”

    子曰:“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里仁》)

    孔子说:“看见贤人就想着向他看齐;看见不贤的人就要反省自己,有没有和他相似的毛病。”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述而》)

    孔子说:“几个人在一起行走,其中必定有可作为我的老师的人,要选择他们的优点来学习,如果看到他们的缺点要反省自己有没有像他们一样的缺点,若有,要一起加以改正。”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泰伯》)

    曾子说:“有抱负的人不可以不胸怀宽广,刚强勇毅,因为他肩负着重大的使命(或责任),而实现使命的道路又很遥远。把实现‘仁’的理想看作自己的使命,不也很重大吗?直到死才停止奋斗,这不也是很遥远的吗?”

    子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子罕》)

    孔子说:“天气寒冷了,才知道松柏(bai)是最后落叶的。“

    子贡问曰:“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卫灵公》)

    子贡问道:“有没有可以终身奉行的一个字呢?”孔子说:“那大概就是‘恕’字吧!自己不喜欢的事物,不要施加于别人身上。”

    秦晨读到这,已经被这一期节目的内容吸引了。其实在秦晨背后的书架上,关于老子和《论语》的书就有几本,有时候秦晨也翻翻看看,但是和今天读剧本,感受确实不一样。可能是今天的剧本是由于刘小柳根据她的理解加工过的原因把。也可能是今天心情的原因。

    其实,这也不奇怪,同样一本书,放在不同的环境和背景下去读,理解和感受就是有所不同。所以有些书你读它一百遍,会有一百个体会。

    开卷有益,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选择一些好书,书桌、床头、办公桌,甚至卫生间,能放书的地方,放两本。想看的时候就翻翻,据说这是一个好习惯。

    看了剧本,秦晨对《诗与远方》第二期充满了期待,也对项目组逐步成熟增加了信任,特别是对刘小柳也有了新的认识。以前总觉得,做直播的也就是打打闹闹、说说笑笑、鸡鸣狗叫、鸡飞狗跳、添油加醋、无中生有,博取眼球罢了。但通过这一期,仅凭这厚厚的剧本,就知道刘小柳他们背后的付出。

    秦晨想应该给他们一些鼓励。想到这,秦晨打通了刘小柳的电话,本想着让刘小柳来他办公室一趟,但是还没等刘小柳说话,秦晨又吧电话扣了。秦晨觉得应该尽量减少和刘小柳单独见面的机会。想到这,秦晨觉着还是上去一趟吧,《诗与远方》项目组办公室就在就在是楼上。

    正准备走,电话响了。秦晨一看是刘小柳打回来了。

    “喂,秦总,有何指示?有您一个未接电话。”

    “奥,小柳,你在办公室吗?”

    “在呀,我下去一趟?”

    “不用了,还是我上去一趟吧。”

    “啊!怎么敢劳您秦总大家,我马上下去。”

    “别争了,等着吧,我已经在电梯上了。”

    刘小柳突然一下子有一种“受宠若”的感觉,秦总找自己有事,还要亲自上来,可是自己又没有单独的办公室,一时语塞,正在纳闷呢。

    “和同志们也说说,我一会上去,看望你和大家。”秦晨接着说。

    刘小柳恍然大悟,原来秦总不是单独找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