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 > 玄幻小说 > 修行在大宋 > 第五百八十三章 着急
    五个人都入座后,这场宴席的主人王爷举起酒杯,道:“今天难得大家齐聚一堂,虽然从明天开始咱们就要开始很忙了,可能不到最后事情了结咱们都没时间坐一起喝酒了。但今晚,咱们就好好喝一顿,为了明天开始的忙碌,干杯!”

    其他四人也纷纷举杯,就算是不对付的总督大人也举杯。五人各自饮尽杯中美酒。

    如此高级别的宴席陈乐天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座的都是大宋官场最一流的人。藩王,不消说,总督,不消说,李公公,虽然身份有些不光彩,但可是皇帝跟前的心腹红人,张御史,更是御史台中坚力量中的翘楚,从年龄上来说,正是壮年。御史虽然品级不高,但可全都是实打实的权臣,能让二三品大员看到就手心发汗的官呐。

    席间,戏台上唱着三英战吕布,后来又来了一出梁祝,梁祝是张御史点的,当最后两人化蝶的时候,张御史感动的眼泪都下来了。或许心中存着一个没有娶到的女子?

    王爷总督李公公都夸张御史性情中人,陈乐天当然也跟着后面夸,甚至最后还加了一句,这自古以来,翻云覆雨的人很多,但深情如张御史这样的人少啊。

    张御史擦擦眼泪,饮下一杯酒,道:“让诸位笑话了。陈御史之言更是让我惭愧至极。本官从年少时便立志要做那为百姓做事的读书人,却不料成了陈御史所说的情深之人,但是朝廷百姓都不需要情深之人,需要的、缺少的应该是修身齐家之人呐...”

    总督大人和王爷都在心里想,嗯没错,这话是御史们说的话,熟悉的话熟悉的味道...

    陈乐天一副深以为然的表情道:“张御史真是我的前辈,我应该跟张御史多多请教。”

    其实这顿宴席五个人并没有说关于公务上的事,他们都准备明天说。

    不过倒是在宴席结束之前敲定了一件事。

    陈乐天这巴蜀道总理御史得有个办事的衙门。占地无数的蜀王府当然义不容辞揽下了这个任务。

    在蜀王宫廷的东南处有个宫苑,叫做南山苑。这栋南山苑曾经是蜀国的御史台。后来蜀国归附大宋,蜀国的御史台虽然机构还在,但搬走了。于是这个地方就改成了南山苑,用作来贵客所住的地方。

    比如说李公公每次来成都宣旨都会住这南山苑。

    陈乐天和十个御史之后干的就是御史的事情,所以住在这曾经是御史台的地方也很合适。另外一个很合适的方面就是南山苑的大门直接就对着宫墙外。专门有个大门,这样很方便百姓进出。

    这场宴席一直持续到亥时才结束,陈乐天先把诸位王爷大人和李公公一一送到各自的住处,最后自己才回家。

    回到家里时已经很晚了。

    大家都没睡在等他。

    陈乐天把情况跟他家说了一遍。从接到圣旨,到晚上的宴席。

    情况现在一目了然了。

    陈乐天有了新的任务。这是个美差,办的好了,不仅仅朝廷和陛下眼中留下非常好的印象,更能让蜀地乃至天下百姓对于陈乐天这个名字记得更加的牢固,他陈乐天三个字就更是我辈年轻人的楷模。

    若是办的不好,那其实问题也不大,无非就是蜀地百姓们说上几句陈公子虽然一心为民,但实在是没本事啊。而朝廷和陛下也不能怪他太多,毕竟他从来没干过这种事。总不能让一个第一次做官,而且毫无准备从来没学习过的人就要做到多好多好,这也不现实啊。

    众人听罢,刘大明反应没出陈乐天所料是最快的。刘大明道:“东家这回可是天官赐福啊,如此之好的机会,让朝廷让天下更多的人认识您啊。将来东家就跟大儒名宿一样的,到哪里那都是人人欢迎个个尊重的大人物了。”

    陈乐天摆摆手说,不要吹了,我知道是好事,但咱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百姓告状这个事情给解决,接下来还有挺长时间的仗要打,而且这次我们的对手不是具体的人,不是官吏也不是百姓,咱们要与百姓们站在一起把蜀地这个多年来的顽疾好好治一治了。

    刘大明点点头,众人都跟着点头。

    跟众人说了几句后,陈乐天忽然话头一转,说道,这事咱们就先这样,我得好好想想,你们呢也别操心了,都去睡觉吧。

    让众人去睡觉后,陈乐天来到书房里,让李萱儿铺纸研墨,然后开始写信。

    因为他忽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来。

    那就是在青天阁的修行。

    如今他离开青天阁已经有两月有余了。本来他的计划是迅速解决蜀地这个问题然后回京回到青天阁去修行,然后登慎独楼,然后参加最后一批夫子弟子的选拔。

    这是今年整个修行界也是他陈乐天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他是铁了心一定要做夫子最后一批弟子了,如果今年不能被选中,那从此以后夫子的弟子就再没有他的份了,那是他不能接受的。

    但是原本的时间计划本就被拖延了很多,现在,朝廷又任免他临时御史,让他解决一下蜀地民怨的问题。那他肯定还要耽搁些时日,而且这次耽搁的时间可能会更长。如此一来的话,再拖拖拉拉个一两月,当他回到青天阁的时候,距离夫子选弟子就只剩下三四个月了,比之其他同学来说,他要赶进度就太难了。

    所以他要把情况写下来寄回去问问安师和柳师。

    但其实他心里也知道,老师们也绝不能因为他而说服夫子推迟选拔徒弟,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修行院上千新学子绝对不能等他一个人。他陈乐天放出青天阁来到外面,的确能算得上厉害的人,但放入青天阁,再放进修行院,那他就太渺小了。不说什么天赋出身这种不是人自己能选择的东西,单说努力二字,他陈乐天也绝不是最努力的。就连出身最为高贵的相府公子,也比他要努力许多啊。

    这就是刚才陈乐天忽然脑子里想到这一点,觉得浑身一阵发冷,所以才赶快结束话题把他们赶去睡觉。

    赶走他们去睡觉是为了来到书房里好好想想青天阁修行的事情啊。

    但是现在越想越觉得麻烦,越想越烦躁。

    唉,自己真是没事找事,早知道就来蜀地把曹县令一杀,把铁头帮几个领头的人一杀,事情就结束了,哪要现在自己还得充当临时御史,做一回朝廷命官,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呐。

    但陈乐天还是硬着头皮把信写了,写完之后润色一番,陈乐天长叹一声,喃喃说了句:“随缘吧,或许即便我早早回去夫子也选不中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