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 > 言情小说 > 吞天神皇 > 第两千一百五十一章 相谈
    第两千一百五十一章 相谈

    “这位清浅姑娘很少单独会客,大多数都是在公众面前出现,如今在这个关头……”说着,寒圣语气停顿了一下。

    若说这其中没有什么缘由,恐怕谁都很难相信。

    “清浅姑娘有没有参与做这个局,见一面,或许就能知道了。”蓝自渡笑了笑,道:“只是不知道谁会这么好运。”

    “肯定是我。”慕笑笑得意的道:“在文采上,我慕笑笑还没有输过谁。”

    很快,二楼的那位女管事走了出来,环视堂下四周,笑道:“清浅姑娘看重的诗画已经有定论了。”

    说完,女管事故意停顿了一下,提起这里的氛围。

    “是谁,赶紧说啊!”

    “肯定是我。”有人拍着桌子,大声吼道。

    那位女管事很满意下面的反应,笑了笑,道:“是三号包厢,一位名叫风覃的风公子。”

    “风覃,是谁啊,怎么从未见过。”之前那位信誓旦旦,拍着桌子的大汉环顾四周。

    其他人也都一脸疑惑,风覃,他们从未听说过此人。

    “居然是你。”慕笑笑张着嘴,一脸的不可思议。

    蓝自渡与寒圣都微微颔首,他们运气似乎还不错。

    秦风同样也是一脸发怔,他不会什么诗词,也不懂作画,只不过是冲个人数,结果还被看上了。

    “只留一个名字,居然也会被选中,还有没有天理了。”慕笑笑一脸的忿忿不满。

    “是我们的人,已经很不错了。”蓝自渡微微一笑,看着秦风,道:“清浅姑娘这一面,可不是好见,到时候,小心一些。”

    不管是谁单独见清浅,必然会被幕后黑手重点针对,处境将会很危险。

    秦风点了点头,走出三号包厢,瞬间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毕竟能单独与清浅姑娘相处,这种幸运,让人眼红。

    “小子,什么条件你提,只要能让我代替你见清浅姑娘。”那位大汉对秦风大手一挥,道:“只要你说得出,我就做得到。”

    “抱歉,对于清浅姑娘,我也很想一见。”秦风摇头拒绝。

    “你说什么?”那大汉盯着秦风,皮笑肉不笑的道:“小子,你还不知道你包硬包大爷是谁吧!”

    “不知道。”秦风笑了笑,没有再理会包硬,朝楼上走去。

    “混账。”包硬怒喝一声,抬手一挥,一道灵光射向秦风。

    只不过在灵光攻击到秦风身后的时候,便是自动消失,而秦风的身形,自始至终都没有停顿一下,不急不缓的走上楼,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好厉害。”不少人见到这一幕,都是倒吸了口冷气。

    包硬可是天境后期的高手,这小子没有任何防御便打消包硬的攻击,可见他的实力极端的强悍。

    走上二楼,在那位女管事的带领下,秦风穿过一个走廊,来到房间的尽头。

    “风公子,清浅姑娘在里面等你。”那位女管事说了一声,便是退了出去。

    秦风微微点头,走到门前,不过就在他要敲门的时候,另一侧的房门却是突然打开,一股浓烈的香味也是扑鼻而来。

    “呵呵,风公子真是好运,居然能单独会见清浅姑娘。”一道凤冠霞帔的身影带着风尘般的笑声传了出来。

    对于风月场所的女人,秦风向来不愿多接触,因此对于突然打招呼的人,秦风则是看也没看,就要推门进入。

    不过就在他的手即将触碰到房门的时候,却是突然顿住。

    这道声音……好熟悉。

    秦风顿了一下,猛地回过身,盯着出声女子,下一刻,瞳孔狠狠一缩。

    卫天女!

    她竟然是卫天女。

    当日自己看到的并非是错觉,而是真的卫天女。

    她也是为了查案而来。

    秦风立马明白过来,毕竟连蓝自渡与寒圣都见到了,知晓这里并不是他所熟悉的世界。

    “运气好而已。”秦风摸着鼻子,淡淡一笑。

    如今的卫天女,应该不是自封活到他那个时代的卫天女,所以她并不认识自己。

    而且眼前的卫天女,虽然浓妆艳抹,但秦风能看得出,此刻的骨子里是透着活泼开朗的,只是为了查案而隐藏自己。

    “如果她都来了了,那么……”秦风眼睛一闪,卫天女能来到这里,那么卫天戈,是不是也来了?

    此刻,秦风已经隐隐有些察觉了。

    他,蓝自渡,寒圣,卫天女,还有那不成神,便不弱他的慕笑笑,他们都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都走上了区别于神路的另一条路。

    这个时空,聚集的就是他们这样的人。

    而把他们聚集在这里的,或许就是这个诡异的案子。

    因为不管是他,慕笑笑,还是蓝自渡,寒圣,亦或在这里装作风尘女子的卫天女,都是因为这个案子而聚在这里。

    这个案子,背后涉及的是天庭以及让天庭都忌惮的幕后黑手。

    秦风目前虽然还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但他隐隐察觉,也许能解开一些未解之谜,比如……天庭不可立的诅咒。

    “能与清浅姑娘单独见面,据我所知,在你之前,似乎还没有这样幸运的人。”卫天女淡淡一笑。

    闻言,秦风摇头道:“姑娘说笑了,你跟清浅姑娘是同行,想要见面还不是很容易吗?”

    “不瞒风公子说,我到现在还没有单独见过清浅姑娘呢!”卫天女摇头一笑。

    “你来才多久?”秦风暗道一声,这个案子不过才半个多月,你进入聚凤阁的时间也不会有多久。

    “以姑娘的容貌与气质,想必用不了多久,也会成为清浅姑娘那样,成为聚凤阁最出色的清倌人。”秦风笑道。

    “那就借公子吉言了。”卫天女款款的行了一礼:“公子请去吧,可别让清浅姑娘等着急了。”

    秦风点了点头,刚欲推门,忽然回过头,看着卫天女,道:“姑娘,不知道可否能给一个同饮的机会?”

    卫天女眸中明显掠过一抹疑色,不过很快便掩饰过去了,当即盈盈一笑:“风公子可是清浅姑娘选中的人,应该是小女子向风公子要一个机会了。”

    “好。”秦风点了点头,深深的看了眼卫天女,旋即推门,走进房间。

    在秦风进屋后,卫天女脸上的假笑缓缓消失,明亮的眸子轻轻的眯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股淡淡的清香,萦绕开来,那是紫幽幻香。

    房间的摆设很简单,但不失风雅。

    秦风的视线停留在那道静坐的身影之上,有垂帘挡住,秦风看不到女子的真实样貌,但是那身材与说不出的气质,必然也是倾国倾城的美人。

    幽幽琴音,响彻开来,如山涧泉溪水,流淌而过,沁人心脾。

    秦风自顾的坐在桌前,品着美酒,静静听那美妙的琴音。

    不得不说,紫幽幻香,美酒,琴音,综合在一起,别有一番味道。

    随着琴音渐渐消失,清浅将古琴放在一边,走了出来。

    不得不说,这清浅能成为聚凤阁最受欢迎的清倌人,的确有道理。

    容颜,气质,都属于极佳,即便秦风这种对美貌已经不怎么感兴趣的人,都是小小的惊艳了一把。

    “风公子远道而来,小女子不曾远迎,还请恕罪。”清浅施施然的欠了欠身子,声音灵动的如同百灵鸟那般悦耳。

    “呵呵!”秦风笑了笑,道:“能与清浅姑娘一见,可是在下的幸运。”

    清浅浅浅一笑。

    “清浅姑娘,在下可不懂什么煮酒论琴,吟诗作画,你可是选错了人。”秦风看着清浅,淡淡的笑道。

    “能在此相见,便是缘分,小女子不求财,不求名,不求利,只求一个缘字。”清浅微笑道:“我既然选中了风公子的画,那么说明我们便是有缘。”

    秦风笑笑:“清浅姑娘房间中的香味,倒是有些奇特,从未闻过。”

    “此为紫幽幻香,动的制作此香的人,不才,只有小女子一人,所以别人不可能拥有。”清浅笑道。

    “这世上,没有什么是金钱买不到的吧!”秦风摇头道。

    清浅掩嘴一笑:“风公子怕是忘了,小女子从不求财,又怎么会在乎这些身外之物。”

    秦风眸子眯了眯:“清浅姑娘不曾将此香赠予他人?”

    “没有。”清浅摇头。

    “这就怪了。”闻言,秦风笑了笑,道:“我怎么听说,前段时间三生庄那个案子,似乎就有这种奇特的香味?”

    “风公子不会也是过来查那个案子的吧!”清浅笑道。

    见她没有丝毫意外,秦风不由得道:“在此之前,也有人跟清浅姑娘说过这种事?”

    “倒是有一位。”清浅道:“那是一位天资极其出众的男子,只不过他的到访,却是有些不礼貌了。”

    是卫天戈,还是那位头顶大钟的男子。

    不过听清浅的语气,那个人似乎是不请自来。

    连寒圣与蓝自渡都在要查到清浅的时候遇袭了,而那个人,却能找到清浅,并与之见面,可见其实力之强。

    “风公子,清浅劝你,最好不要涉及这个案子。”清浅盯着秦风,认真的道。

    “难道清浅姑娘知道一些隐情?”秦风挑眉。

    清浅则是笑而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