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科幻小说 > 十年如一初 > 第五十一章 我不会要一个有病的女人

十年如一初

第五十一章 我不会要一个有病的女人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馆君 书名:十年如一初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agxs.net,手机阅读m.ag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十年如一初》最新章节...


    她已经很努力地去克制自己内心对他的依赖了,她知道自己承诺的三个月的期限已到,她可以接受杨启辰现在所做的一切,她可以不问理由,可是她真的控制不了自己想要见他,也接受不了这个人就在自己的身边,就跟自己在一个城市,她却不得不离开他。

    许安然光着脚慢慢地靠近了床上熟睡的人,杨启辰穿着睡袍,盖着被子正睡得香甜,头发似乎长长了一些,有些细碎地盖在了他细长的眼睛上,与那浓密的睫毛重合。

    尽管室内开足了暖气,许安然依旧感觉手脚冰冷。轻轻地掀开被子,许安然钻了进去,躺在了杨启辰的身旁,双眼静静地注视着他。

    杨启辰只感觉有着一股熟悉地气息正浅浅地洒在自己的脸上,有些不自觉地动了动眼皮,很快,又平静了下来。

    两道眉蹙在了一起,月光之下,棱角分明,五官更加立体。

    许安然下意识地伸出手,想要捋平那两道紧锁的眉头。

    冰凉的指尖轻轻地覆在了杨启辰的眉间,顺着纹路,轻轻触摸着,直到那些锁住的纹路都逐渐消失。

    突然,一只手,从被子伸出来紧紧地握住了许安然的手腕。

    对上一双深不见底的瞳孔,许安然心里一惊,下意识地想要缩回自己的手,却不料手腕被杨启辰握得死死的,毫无挣开的机会。

    “谁让你来的?”

    看着眼前慌乱无比的女人,杨启辰首先发问,一改往常,语气变得陌生冷淡,仿佛面对的只是一个陌生人。

    许安然没有回话,只是盯着他的眼睛,似乎是难以置信,拼命地想要从他深不见底的瞳孔里找回什么。

    “我问你,谁让你来的!!”

    感觉到手腕上的力度更加紧了,一股疼痛感让许安然倒吸了一口冷气,立马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眼间浮上一层雾水。

    “我拿钥匙自己进来的.....”

    那几乎要哭出来的语气,让杨启辰眼底一沉,只是很快便转瞬即逝,许安然根本捕捉不到。

    松开了许安然的手,杨启辰合了合睡袍,从床上站了起来。打开床边的柜子,从里抽出了一支香烟放进了嘴里,扫了许安然一眼,便按下了手中的打火机。

    许安然看着那支香烟,火光灼烧让香烟逐渐泛起的火红星点,星点在自己的瞳孔里一点一点地放大,氧气似乎也在一点一点地被抽离。

    随着杨启辰吐出的那道眼圈,整个人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

    许安然用力地捶着胸口,因为咳得太过厉害,整张脸连同脖子都已经红了一片,从眼间滑落的泪水沿着脖子一路滑进了衣襟里。

    眼睛从未从杨启辰的身上离开一刻,似乎是在期待他能为自己有所动容。

    然而,就算自己咳得快要发不出声音,眼前的人也没有掐灭手中的香烟,眼里更是没有泛起一丝她渴望的怜悯。

    “钥匙不用还给我了,公寓的锁我会换,以后也不要过来了。”

    杨启辰,掐灭了香烟,走到卫生间,打湿了一条干毛巾,直接丢给了许安然。

    许安然立马拿起毛巾,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迅速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和嘴巴,轻咳了几声后,才慢慢恢复了平静,只是脸和脖子还是猩红一片。

    “杨启辰,我生病了...生了很严重很严重的病,许医生叫我离开你,我承诺的三个月时间到了,我以为我可以做得到的,我以为我可以离开你的.....可是,杨启辰,我好想你.....”

    边说边大口呼吸着,许安然甚至对着杨启辰张开了怀抱,指望他能上前抱住自己,样子要有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杨启辰看着眼前楚楚可怜的人以及那向自己敞开的怀抱,下意识地就顺着许安然的方向迈开了脚步。

    就在许安然惊喜得想要朝他扑过去的时候,一只手生生捏住了许安然的下巴。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要一个有心理疾病的女人?”

    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里的讽刺,无一不在凌迟着她的心。

    “杨启辰,你在骗我。”

    “骗你?呵呵呵……骗你什么?你有什么值得我骗的?还是你觉得你自己比起林真容,比起唐悠米,更加优秀?更加动人?”

    杨启辰低头失笑,句句讽刺。

    “我后悔了,杨启辰,我不想离开你,我什么都不怕……我不怕过激,不怕痛苦,不怕生病,不怕死亡,我只怕离……离开你。杨启辰……萤火哥哥……回到我身边好吗?我知道报道是假的,你跟唐悠米是假的,婚约解除了我们可以再订……你看,你看,我把你的戒指都带来了……杨启辰……”

    说到最后,已经喑哑,许安然颤抖着从衣襟里掏出了戴在脖子上的戒指,完全忘记了正在剧烈颤抖的小指。

    手指和戒指就这样映入杨启辰的眼帘。

    瞳孔极具收缩,杨启辰松开许安然的下巴就立马握住了许安然举着戒指的手。

    “你的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什么?啊……我的手?!!”

    听到杨启辰的问话,许安然才意识到自己的小指正在剧烈颤抖着,还暴露在杨启辰的面前。

    蓦然一惊,许安然拼命地缩回了自己的手。

    “你的手到底怎么回事?!!”

    已经完全失去耐心,杨启辰大声质问起来。

    因为激动,脸都已经涨红!!!

    “我的手没关系,只是生了一点小病,不久就会好的……你不用担心……我的心理疾病也会好的,杨启辰,真的,我一定会健健康康的,你别离开我了好吗?我们不是说好一起去看雪的吗?”

    努力挤出一丝微笑,手却下意识地往后躲。

    抓了抓头发,杨启辰有些泄气地看向了许安然。

    “许安然,你回去吧……我们没有可能了…”

    克制住自己心里的绞痛,杨启辰背过了身,

    只是转过身的那瞬间,眼里波涛翻滚。

    身后的人,随着那个转身,也彻底冷却了下来,失去光彩。

    “杨启辰,你想要什么,你告诉我,我都可以给你……我求你……你回来好吗?”

    杨启辰背后一僵,身上的青筋已经突突地冒了出来,打火机握在手中,点燃又熄灭。

    反复几次,不断发出啪嗒的声音。

    突然,手上的动作一停,杨启辰合上了打火机,火光熄灭。

    一个转身,许安然就被杨启辰压在身下,两只胳膊也被杨启辰高高地举过了头顶。

    如此亲密暧昧的姿势,许安然心里一惊,惊讶地对上了杨启辰的眼睛,可那眼里,许安然看不到自己……

    “即便如此,你也愿意吗?”

    俯身,将头到了许安然的耳边,轻吹一口热气,杨启辰压低了声音。

    尽管语气之间没有任何温度,可那暧昧的气息和低沉的嗓音,还是让许安然的耳根不自觉地红了起来。

    有些不自在地后缩了一下,许安然将头偏向了另一边,不想杨启辰看见此刻自己的样子。

    “嗯?怎么不说话,即便这样,也没有关系吗?”

    杨启辰重新扳过了许安然的脸,让她直视自己,热气不断喷洒在许安然的脸上,有意无意地撩拨着许安然,心脏狂跳不止。

    她虽然跟杨启辰躺在一张床上过无数次,也做过很多亲密的动作,可杨启辰这样把自己压在身下,还是第一次。

    “这样你……你就不会离开我了吗?”

    她妥协了,三个月也好,病入膏肓也好,哪怕自己有一天因为病,杀了人或是杀了自己,比起逼自己离开他,这些都不重要……

    看着身下的人,杨启辰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低头含住了许安然的耳垂,轻轻地舔舐着,另一只手,还在许安然的身上有意无意地抚摸着。

    一种熟悉感悠然而生,伴随着恐惧,许安然突然拼命地挣扎起来……眼里已经完全被恐惧替代。

    “走开,走开……走开啊……别过来,别过来!!!救命……救命啊——”

    许安然突然失控的反应,也吓到了杨启辰。

    从许安然的颈间立马抬起了头,看向许安然时,才发现她眼里全是惊恐,全身上下都在不受控制地颤抖……

    似乎想到了什么,杨启辰立马从许安然的身上爬了起来。

    “然然,是我!!是我!!!”

    “呜……呜……走开啊,走开啊……别过来,别过来……”

    床上的人已经哭成泪人,意识涣散地挣扎着。

    顾不得多想,杨启辰就将许安然搂进了怀里。

    “别怕,别怕,然然,是我,是萤火哥哥,别怕,别怕……”

    不断安慰着,为她擦着眼泪,眼里的冷漠也全被担忧替代。

    过了好一会儿,怀里的哭声才渐渐减弱,兴许是累了,许安然躺在杨启辰的怀里慢慢地睡去。

    为她拂去因泪水濡湿黏在脸颊上的发丝,杨启辰将许安然轻轻地放平在了床上,为她盖好了被子,打来一盆热水,打湿毛巾,温柔地擦拭着许安然已经哭花的脸。

    眼里突然变得狠厉,杨启辰放下了毛巾,手掌覆上了许安然的脸,大拇指轻轻摸索着她的脸颊。

    “阿然,你放心,一年前那些曾经伤害过你的人,我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