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科幻小说 > 第九源纪 > 84

第九源纪

84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不可能存在 书名:第九源纪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agxs.net,手机阅读m.ag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第九源纪》最新章节...


    s城的冬天,总是寒风凌冽.雪片像刀子一样狠狠地刮着路上每一个行人的脸,偏偏他们还骄傲地昂着头,做出欢迎的姿态,迎接着那些即将到来的疼痛.

    这么冷的冬天,已经是第十三个了吧.

    默默地啃下那被冻得僵硬的鸡蛋饼,手旁的豆浆已经渐凉,喝下肚中感到阵阵寒意。

    陈华摸了摸腮下的胡茬。嗯,有些坚硬,就像这风刀一样,扎进手面上那被冻得有些发脆的皮肤,有些生疼。

    “马上就要到2006年了!请问您有什么想说的?或者是有什么愿望希望在新的一年内能实现呢?”

    街边电视内一个声音发糯的主持人正以一种极为夸张的语气在采访着一个看起来手足无措的中年男人。

    天空中挂着一轮被云雾给笼罩住的太阳,本应散发出来的阳光被厚实的云雾团团包围,围的水泄不通。

    陈华伸手欲作势将天上的云彩拨开,让太阳重见天日,在他那浮夸的动作引起了大街上不少人的注意之前,他就结束了那愚蠢的念头。

    他又不是齐天大圣,怎么能吞云拨雾呢?

    这个城市隐藏的罪恶,让这个男人感觉无与伦比的恶心,以至于身处这个城市里他会有一种深深的厌恶感。

    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嗯,黄鹤楼。倒出一根烟挂在嘴角。点燃之后,微弱的火苗照亮了那张被深埋在风衣领口下的面庞,那是一张沧桑的脸,和他的年龄不成正比的沧桑。

    靠在街边的一家彩灯店旁,窗内的各式各样的彩灯炫目。就像一颗颗绚烂的新星,可这种白炽灯的寿命很短,完成它生命中最后的闪耀便会成群结队的死去。

    透过玻璃窗面,一个豆蔻女孩正和一个看起来有些猥琐的中年男人争执着。在他看来,这样一个年轻女孩还是没有这种混迹在社会上的老流氓来的有经验。估计啊,没一会就得败下阵来。

    陈华表现出了难得的好奇,期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个男人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能让他那颗腐朽死亡的心跳动的感觉了。

    男人很是轻兆,对着女孩的身体指手画脚。脸上换了一幅有些滑稽的表情,那顶地中海且冒着油光的头颅在丛丛彩灯间不断闪烁,有些突出的眼睛里冒着猥琐的光。

    他那有些发黑的指节弯曲着,做出一个十分下流的姿势,向着年轻女孩的丰润袭去。

    女孩侧身一躲,但那男人做足了准备,似是早就料到了女孩的往身处,另一只手一动,又把那女孩给截住。

    女孩红着脸,像只兔子一样挣扎着,嘴唇一张一合,含糊着发出求救之语。

    火苗已经燃到烟嘴,烟卷喷发而出的浓雾让陈华一呛,眼睛也被熏的忍不住流下泪来。

    丢下烟蒂,用力地跺了几脚,确认它灭尽后,拉上拉链抵御着迎面扑来的风雪。

    这天气,还真是冷呢!

    径直走到彩灯店门后,推开那扇精致的木门,门外的风带动店门上悬挂着的风铃,发出悦耳的声音。

    屋内的一切都很精致,可以看的出来是有人用心装点过的,柜台上摆放着几个陶瓷小人,还有另外一个货架上摆放着的五颜六色的贴纸。

    其实在这种日子,越近年底,出现这种强迫行为或者是以暴力发生性关系的案件更多。

    可能是因为那些不怀好意的人认为在过年这种日子里,警察和监管者都因为别的事松懈了吧。

    看到陈华进来,那位中年男人也停下了他更进一步的打算。

    那女孩的脸庞之上满是泪花,手腕处也被那男人的拘束给弄得通红。

    陈华上前几步,把那女孩的手从男人的手中拉开。

    男人的脸色很是狼狈,随即又佯装出凶狠的样子。

    “哥们!我告诉你,你今个儿别多管闲事行吗?”

    在陈华身后的女孩听到猥琐男人的话,脸上露出惊恐,拉住了他的袖子。

    不行。陈华指了指门外,这是在请他出去。

    凭什么?那男人面色狰狞。

    陈华没回答这个没有意义的问题,看着他的眼睛说。出去。

    男人有些恼羞成怒,脸色一阵青一阵红。他现在就像一匹野狗,痛失了就在嘴边的佳肴一般。

    但,野狗……只能是野狗。

    男人挥拳作势向陈华击打,还没等他拳头落到,陈华就一只手截住他的肘部,用力一扭。

    另一只手则拉住他另外的一只手,做出一个屈膝式,用自己的膝盖猛击着那柔软的部位。

    还没几下,中年男人就抱着肚子软倒了下来。

    那男人如同被焗烤的大虾,蜷缩着身体。陈华掏出手机,拨下了一个号码。很快,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个惫懒的声音。

    陈华用手肘碰了碰那个余惊未定的女孩,想询问她这里是哪。但刚刚发生的一切让她还处在惊讶当中。

    这是哪?见她没有回答,陈华再次碰了碰那女孩。

    皇斗路三十七号。女孩糯糯的声音从他身后传出来。

    “听到了没?”陈华把手机的麦克风对着自己,“这里有个想对妇女动手动脚的的。”

    电话那头一阵忙音。挂断了电话。但没过多久彩灯店就迎来了新的客人们。

    一群穿着军绿色制服的男人们推门进来,十分利落的给那男人带上了银色手镯,压着他离开了店内。

    “陈哥……”末尾的一个男人突然顿下脚步。

    “你要不要……回来?”

    算了吧。男人笑了笑皱了皱眉。

    对于陈华的答案,他似乎早就猜到了。

    “那……等你有时间,回来看看。”

    行。简简单单的一个字。

    风铃声阵阵,好不容易热闹的店内又变得冷清下来。

    女孩给陈华倒了一杯热水,温暖的水冲刷着他身体内的寒冷。

    看了看表,也该走了。已经快九点了。

    再晚就赶不上今天的面试了。

    那女孩又往他的杯子里添上了茶水,满满盈盈。

    你这是想让我喝饱吗?陈华笑了笑。

    那女孩也是莞尔一笑,灵动的双眼在陈华身上打量:“你是警察吗?”

    曾经。陈华茗了口茶水。

    今天的事,谢谢你啦!女孩腼腆的笑了笑。

    以后要小心一点,对付这种色狼,狠狠地踢他的命根子就行了。陈华抽出一根烟叼在嘴角,另一只手翻找着打火机。

    女孩脸一红,红扑扑的小脸看上去极为清纯可人。

    “你,肯定抓过很多坏人吧。”

    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灰白色的烟雾缭绕,接下来就是良久的沉默。

    “你是不是很想听我的故事?”陈华突然开口。

    嗯。女孩点了点头。

    “大叔一看就是有故事的人。”

    陈华才刚刚三十七岁。被叫做大叔的陈华有些无奈的看着她。

    陈华茗了一口茶水,手腕轻轻托住头颅,眼中回忆起那些故事,只是不知道这故事,该从哪讲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