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玄幻小说 > 破晓战线 > 51 装神弄鬼

破晓战线

51 装神弄鬼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漆黑zzz 书名:破晓战线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agxs.net,手机阅读m.ag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破晓战线》最新章节...


    有时候人是不清醒的,当所受到的冲击大过个人所能承受的极限,强烈的情感会左右人的行为,大恐惧下有的人会发懵,就像是鸵鸟遇到危险一头扎下去自我欺骗是看不到就是安全的,有的人还清醒,只是情感意识被左右不知所措,有的人是伤悲情感落入谷底极度颓废,有的人会发狂......。

    杨河被悔恨冲破了心智,他恨自己,不应该那样,所以才会导致这种结果。

    在这种悔恨中他要做些事情,杀意居多,再有希望弥补自己的过错,心中只有恨,他想杀。

    废弃的砖窑,邪魔跳了下去,杨河也跟着下去了,已经失去了最理智的判断。

    七八米的高低落差,地面不平。

    杨河落下,脚下破碎的砖石划落他脚一滑一屁股顿在地上,僵硬的碎砖块棱面划破了大腿内侧,疼痛还有温热的血在流。

    杨河没有反应,他看着站在前面转过身来的邪魔。

    “还送过来一个。”邪魔说,“你想死吗?”

    杨河咧了咧嘴,很是生硬的动作,面皮不动的那种,加上眼睛中的血红很是诡异。

    邪魔本身就诡异,现在它只觉得好玩,它道:“既然你诚心的追来了,给你个机会,来,碰到我算你赢。”

    杨河站了起来僵硬的搭箭,还未拉开脑袋受到重击,身体翻飞跌落在地从砖石堆上滚落,又不知觉的站起。

    “哈哈,好玩。人真是奇怪,我只是说碰到我算你赢,又没有我不会动手。”

    杨河拉弓,一片砖石碎片急速而来,划断了弓弦嵌入右肩膀的位置。

    像是猫玩老鼠。

    杨河一刹那清醒了过来,视线中的各色线没有变,只是他情况十分不妙,他说,“废物。”看邪魔,内心的执念更加的强烈。

    就在这个昏暗的砖窑洞内......。

    血红的视线内看到了幻觉,一些记忆;

    破障箭,师姐忒丝缪让他出破障箭,她挡住了。破障箭加狭月箭邪魔没有挡住,不过避开了要害。

    第一次的破障箭,尤丽尔,尤丽尔她说,“我相信你。”箭剧烈的旋转,在她额头停了下来。

    眼前的各种颜色的线。

    扣身三层,身体、精神、天机。

    然而她死了。

    然而她死了。

    然而她死了。

    “都是废物。”杨河斜着肩膀站直,他看着邪魔道:“来呀。”

    身体再一次被无形的力量撞飞。

    杨河明白了,第一次破障箭的施展,并没有依靠别人,他是自己夺过来的。所以,没有人能靠得住。

    破障箭,精神灵魂被分割了一部分给了箭支,那么想要杀了它就必须......。

    然而她死了。

    杨河扶着弓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弓弦断了,他抓住断掉的弓弦,用力想要续上不过手被弓弦割裂嵌进血肉中,他还有一支箭,始终握在手中的霜寒箭。“它该死。”杨河盯着邪魔,内心咆哮道:“精神、灵魂,我自己吃,给我杀了它。”

    邪魔玩性很重,是打算玩死对方的,却在这时面色一滞,一种如针扎般的锋锐触觉刺痛了它,它看到了杨河手中拿着的那支箭。

    杨河丢掉了弓,手中握着那支霜寒箭,眼神空洞,不过视线内色彩斑斓的线条更多了,红色的、灰色的、绿色的,杨河松开手,箭支浮空,一人一箭并立。

    邪魔不安,用精神冲击发现只有一个空壳,而杨河身边的箭支开始慢慢的旋转,继而加速。

    “装神弄鬼。”邪魔说脚下一震,一块砖反弹起来,它一脚踢了出去。

    砖块发出破空声向着杨河的脑袋击去。

    “嘭。”的响声,砖块在杨河面前炸开,杨河仍站在原地,而他身边的那支箭依旧在剧烈的旋转。

    看不清,看不到,“究竟是什么玩意儿。”邪魔不承认自己害怕了,对于未知的恐惧,脚再次一震,几块砖弹起,连续踢飞向着杨河的周身射去。

    连续不断的“嘭嘭”声,粉尘遮蔽。

    邪魔细看退后一步......,

    杨河仍站在原地,只是浑身灰土,而那支箭,那支箭暴躁,旋转已经达到某种极限,突破,箭尖开始聚成尖锐透明的气,箭气,继而破空......。

    邪魔一寒,单手扶起前面的斜放的凝结砖墙用以遮挡,但厚重的墙面破了一个洞,它也感到心一空,低头心脏的位置被穿透,它看杨河,那支箭仍旧旋转不过却是绕着杨河的脖子游走,箭气锋锐却不伤他。

    “御剑?”邪魔不死,跟人不同心脏不是它的要害。不过现在它面对一个大麻烦,非常大的麻烦,御剑、御箭,即便是在这个世界御剑强者也被誉为杀戮最强的一类顶级天赋。“我......。”

    那支箭从杨河身边消失,而邪魔没说完话,因为半个头颅没了。

    邪魔依旧不死,诡异恐怖的形象,他不敢犹豫,纵身从上面缺口跃了出去。杨河身边的箭支不见了,外面传出仆倒的声音,继而爬起来。

    砖窑外,邪魔无头的身躯向着远处疯狂逃窜。

    杨河也出来了,他看着邪魔的方向,眼睛中各种颜色的线以邪魔为中心在拉伸,“杀了它。”然意识一空,仿佛整个心都空了,视线内的异象消散,箭支钉入岩石中。

    杨河茫然的转身,看到了......。

    一步步的接近,站在地上的一身绿衣的她前面,低头看着她胸口涌出来的血,灰白色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庞。

    “喂。”杨河叫了声,“喂。”

    夕纪樱衣没死,她瘸着站在旁边。班德也没死,趴在地上。安吉莉队长没死,只是坐在那里愣愣的。只有,只有尤丽尔。

    “她,尤丽尔姐姐......。”夕纪樱衣伤心的说。

    杨河已经听不见了,他身体向前扑倒,努力的侧过脸来,看到了那双眼睛,她似乎仍在看着他。

    插在岩石中的箭,无头邪魔的恐惧逃窜身影,倒在地上的两个人......这是一次彻底失败的任务。

    空空的,没有任何恨意的身体。杨河就那样跟以前一样,他躺在地上,被抽空了某些情绪的躯壳。

    暴躁猪不敢接近,野兽的敏锐感觉,它瑟瑟发抖,感知到如果自己散发出恨意自己会死。

    昏暗的天空,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天空中一只食腐的鸟嗅到的味道俯冲而下,“嘭”的声在半空炸裂,而此时杨河的诡异令人心颤,他侧向上看着,眼睛血红,洒落的鸟血粘在他的脸上,慢慢的他眼中的血红消失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