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言情小说 > 大虞宦游记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商人

大虞宦游记

第一百一十八章 商人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臣本书生 书名:大虞宦游记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agxs.net,手机阅读m.ag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大虞宦游记》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八章商人

    他思索了一下,告诉杨张氏,这都是她挣来的,不是他给的,不用想这么多。

    杨张氏不以为然的点点头,他不在多说什么,而是说第二个来意,关于四而馆子扩大的事情。他想问问杨张氏,是不是很多人因为忙不过来而跑到其他地方去的。杨张氏摇摇头,看着杨妹崽,在外面的一直是杨妹崽,她都没有出过厨房。

    杨妹崽点点头,告诉他很多是等不到才走的,毕竟两个人,遇到忙的时候,恨不得生出十多双手。

    他见这么说,说招小工的事情,杨张氏点点头,告诉他周霖铃也说过这件事,这件事还可以,多两个人也好多了。

    他告诉杨张氏,这菜到时候还是她炒,那两个一个帮忙洗菜切菜,一个帮忙端菜上茶水,杨妹崽就专门收钱,这件事不要乱了,不要一窝蜂的,你忙这个,我也来忙这个,要个人干好个人。

    若是有钱了,他准备请上五六个小工,再去找一个厨子,然后把店弄大。

    杨张氏没有任何意见,只是点点头,她说自己一个妇道人家,不懂这些,一切都听他。

    这话说完,杨张氏脸一红,他先是一愣,然后这才反应过来,他咳嗽一声,不在多说什么,告诉杨妹崽晚上和周霖铃住在一起的时候,向周霖铃学习读书写字,这书可以不读,但是字还是必须要认得,自己若是有空的话,可以教她怎么写账本。

    这店小,有没有账本倒是无所谓,但是等到以后店大了,没有账本,这些短工吃了多少,自己也不知道。

    将碗洗好,他告诉杨妹崽今天晚上就不用去工坊了,好好陪陪自己的母亲,杨张氏一天也是辛苦,她长大之后别忘了自己的母亲好处。

    走出店的时候,杨妹崽拿出一枚铜钱来说:“李叔叔,你看看这个上。”他拿看了一下,这比现在流行的铜钱要厚那么一点,他看了看反面,上面写着光熙通宝四个字,他笑着说:“这是新钱呀。”杨妹崽点点头,告诉他说是一个客人结账时候用的,她倒是就觉得不对,担心是加钱,但是这个客人穿的有体面,她怕的得罪,就没有多说什么。

    他将这枚新钱递给杨妹崽,杨妹崽摇摇头,告诉他这一枚新钱就送给他了。他只能说了一声谢谢,将这一文铜钱收下。

    回到工坊,他自然也将这枚新钱拿出来给周霖铃看,周霖铃拿出一枚嘉锡通宝,两枚钱一对比,这新钱明显要厚一些。周霖铃笑着说:“看来朝廷富足了,这制钱就要厚实一些了。”

    他点点头,国力这东西从铜钱上也可以看出来,越是王朝末年这铜钱就越薄,在新莽时期,制钱比纸还薄,人用力就可以折断。他笑着说:“四年无乱无灾,国库自然充盈,而且按照罗家勇的说法,这盐引让朝廷很赚了一把,不过就不知道亲王勋贵是否满意了,不过也侧面说了,国朝对这勋贵亲王多有厚。”

    周霖铃看着新钱,想了想说:“勋贵应该不会在乎,他们能够分到的盐引最高不过百引,唯一抱怨的应该是郡王,不过这也是为了虞朝,他们作为皇亲,高皇帝的子孙,自然会谅解。”

    他想了想,有句话没有说出来,这些郡王要不是没有军队,肯定早就清君侧了,没有兵的他们的,只能选择谅解。

    将新钱挂在床边,他傻笑着说:“看这新钱能不能镇住恶鬼了。”

    这边一个比较古老的说法,将铜钱挂在床边,可以辟邪驱鬼,因为这钱经过很多人的手,有很重的人气。

    “哈哈,相公,你真是六二,这铜钱应该是用旧钱才是,越旧越好。”周霖铃笑着,一时间将方言都说出来了。

    他理直气壮的说:“这鬼没有见过新钱,心中肯定害怕了,想这是什么法宝,要是旧钱,一眼就看过,笑着说,这不是我的孔方兄吗?”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他们吃完了晚饭,在回到房间里面聊了起来。

    他像周霖铃打听一下关于宫家的事情,这么一个豪门世家,怎么会被魏成帝给剿灭呢?

    周霖铃说是按照朝廷修的魏书说,是宫家和魔教有染,而魏成帝可是不动神色,趁着宫府老太君过生日的时候,一举将宫府满门拿下,将宫府满门抄斩,而宫皇后也被赐死了,至于为什么高皇帝能逃过一劫,上面没有说。

    说到这里,周霖铃拍拍自己的额头说,关于高皇帝的事情,是姑入后宫,为成帝妃。具体是什么妃子,这个完全都没有提。

    周霖铃也想到,为什么高皇帝没有奇特的事迹了,关于高皇帝入赘的事情,史官圆谎都来不及,哪里还会想到为他编造事迹。

    而且这件事也不急,到了日后修国史的时候可以慢慢补上。

    周霖铃突然说到:“相公,这么说来,宫家大姑娘就是皇后了?文皇帝难道是她所生,怪不得孝懿太后和文皇帝之间关系不是很好。”周霖铃想到这个,开始掐指算时间,结果倒是对不上,文皇帝的年龄小了一些,魏哀帝当了十年皇帝,剿灭宫府还在哀帝前三年,天定三年的时候,文皇帝才九岁。

    他握着周霖铃的手说:“说宫府全部死在魏成帝手中的可是虞朝人。”

    周霖铃脸色一下变了,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身体轻微的颤抖说:“相公,你的意思是说,这高皇帝杀了自己的接发妻子。”

    “我只是认为有这一种可能,至于是不是,那就不要清楚了。不过高皇帝能剿灭宫府,杀自己的妻子,这件事似乎也不太难。”

    周霖铃还是摇摇头,说着不愿意相信这件事,虽然看了很多关于高皇帝的笔记小说,里面的高皇帝形象不是那么正面,但是她内心始终还是相信高皇帝那是不世出的人杰,是大仁大义的人,杀死自己接发妻子这个事情,她内心说什么都不愿意承认。

    看着周霖铃这个样子,他抱着周霖铃,不在继续这个话题,他能清楚这些人的心情,除了那些所谓的魏朝遗老遗少之外,大虞朝的公子千金都对虞朝历代皇帝充满敬意,他们所享受的是这些人赐予,自然将历代皇帝当偶像对待,就算在民间,书生和说书的影响之下,也是认为皇帝都是天地之间至圣至明,大仁大义的人,充满了敬意了,若是这样的人是一个卑鄙小人,那么对他们冲击实在太大了。

    他们可不喜欢神圣的帝王是是一个嗜杀残忍的人吗,他们认为就算这些人不得已起兵,也是为了天地苍生,为了解倒悬,救水火。

    不说这个话题,他继续告诉周霖铃自己那边的历史,让周霖铃开心一下,周霖铃对于西国的历史很好奇,他也说了几个骑士的故事,关于那边的正史,他就真的了解不多了。

    周霖铃也渐渐放开了心怀,关于那位最搞笑的骑士,逗的她不时笑着花枝乱颤。

    “这世上真的有这么傻的人吗?”周霖铃说了一下,然后想了想,摇了摇头说:“不是傻,是痴,这是一个痴人。”

    他没有多评价,继续说了下去,有些地方的梗,周霖铃不是很懂,他就只好解释起来。

    有些特别的概念,他直接换了概念,方便周霖铃能够听懂、

    这才说到一半,他看见周霖铃打了哈欠,心想不早了,越是不再说了。

    第二天早上,他起床没有多久,杨妹崽就来了,告诉他有人在馆子里面找他。

    他点点头,和杨妹崽一起到了馆子里面,看到一个穿着蓝色绸缎袍子的人坐在那里。

    那人对着他微微弯腰行礼说:“李里长,小的这厢有礼了。”他连忙还礼说不敢,不敢,然后询问这人来这里所谓何事。

    “小生董胜武,乃是丰城一位丝绸素商人,受周兄嘱托,于是特意前来拜访,不知道里长的丝绸在何处?能带小的前去看看吗?”

    他点点头,让董胜武先吃了早饭再去看也不迟,董胜武也没有拒绝,在吃早餐的时候,董胜武对着他说:“里长,不知道你有多少匹布呢?”他说了一百匹,董胜武微微皱眉,然后不在多问什么。

    吃过造反,两人到了工坊,这时候女工已经来了。看到这个情况,董必武吃惊的说:“这些布原来不是里长收的呀,这样小的就放心的,实不相瞒,小的走南闯北多年,一直担心的就是受到劣货,有些商人心眼很坏,将收来的坏布夹杂在其中,一时不慎,就着了他们道,既然是里长自己织的,自然不用担心这种事情。”

    他连说不敢,还是让董胜武一匹一匹扯开来看看,董胜武这样看了一个时辰,才点点头说:“很好,这匹布的质量很好,不知道里长准备出价多少?”他看着董胜武,谦虚的说:“小的也是才做这丝绸生意,不知道董兄认为多少?”

    “一匹十七两银子如何?”董胜武说完,然后解释说:“我们从商人那里买也是这个价,若是里长不相信,可以前去问其他丝绸商人。”他心想又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商人,不过赚多少也就这一趟了。他于是笑着说:“我相信董兄,不过董兄是不是全部收下,这钱银是现结还是赊账。”

    董胜武听到这话,皱着眉头说:“这小的一时间没有那么多现银,不知……”他也不等董胜武说完,直接打断说:“那就抱歉,兄弟我是一个耿直人,董兄的价格我也不还价,一千七百贯钱,现结,钱银皆可。”

    对于这种商人必须强硬,否则就会得寸进尺,到时候亏的更多。董胜武见他这样字,然后再次说:“这,里长,我的确没有带那么现银,是否能够通融一下呢?”他摇摇头,对着董胜武说:“这件事通融不得,阁下还是准备好现银再来吧,我想这个价格,我卖给谁都能卖出去,董兄不是说了,大家都是这个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