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历史军事 > 直播我混后宫的日子 > 第187章 是不是傻

直播我混后宫的日子

第187章 是不是傻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米多多 书名:直播我混后宫的日子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agxs.net,手机阅读m.ag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直播我混后宫的日子》最新章节...


    血,浸透了衣衫,也染红了双手。

    夏婉婉从不知道,一个人竟然能够流这么多的血。

    将那个男人的衣袍脱掉,她本来还有些不好意思,可是那触手的湿润睡觉那些不好意思给扫的一干二净。

    尤其是那前胸后背上,一道叠着一道的伤痕,更是深深的震撼了夏婉婉。

    江湖,似乎比她想象中的要残酷很多。

    虽然眼前的这个人是不是好人她都不知道,甚至对方还喂她吃毒了药,但是看到那些伤痕,夏婉婉还是忍不住有些心疼。

    她不明白,一个人身上为什么可以有这么多的伤,几乎连一块好皮都没有了。

    伸手按在他的手腕上,夏婉婉只觉得有两股气息在他的身体里疯狂的流窜,不停的抗拒着对方,完全不能融合在一起。

    这情况看着像是,练功练的走火入魔了。再加上他身上的这些伤,该不会是他正闭关练功的时候,有仇人寻上门来,以至于他走火入魔不敌败退。

    或者是他走火入魔的时候有仇人上门,不管怎么说,这个家伙的运气似乎都不算很好的样子。

    跟他比起来,自己的情况似乎还好上一点,毕竟她有系统,一般情况下是死不了的。

    这个时候的夏婉婉已经完全忽略了就在刚才,她差点被面前这个男人捅死的事情。

    没有其他药物,夏婉婉只能用银针先帮他止血,然后稳住了流窜的内息。

    做完这些后,夏婉婉做了一个丝毫不符合她救治这个男人的行为。

    她找了一个绳子把人给绑了起来。

    虽然一时忍不住圣母心发作了,但是该有的理智她还是有的,农夫和蛇的故事她还是知道的,她需要和这个男人谈判一下。

    做完这些后,夏婉婉才终于腾出手来去马车外面检查那些侍卫的情况。

    在看到这个男人出现在自己马车里的时候,夏婉婉就知道这个男人不简单,外面的那些侍卫应该都已经被她搞定了,不然不会这么久连一点动静都没有的。

    果然,夏婉婉下了马车,一掀开那个简易帘子,看到的就是搞得横七竖八的护卫。

    夏婉婉连忙去探他们的鼻息,好在无人伤亡。

    那个男人似乎是给他们下了一种迷药,武功越高睡得越沉,对于普通人却没有什么作用,所以她才会在半途醒来,还被喂了毒药。

    确定他们并没有生命危险之后,夏婉婉也不急着弄醒他们,毕竟马车上不但一片狼藉,还有一个男人在上面。

    夏婉婉并不打算让这些人知道那个男人的存在。

    先是将马车里的血迹整理干净,然后又将车门大敞开散去里面浓重的血腥气。

    顺便还把人给踢到了一边,自己换了一套衣服后,才把人又给搬了回来。

    等到做完这些后,夏婉婉无事可做了,这会儿其实夜正深着,但是经历了刚刚那么刺激的事情,她是怎么也不可能睡得着了。

    御剑门,这个门派夏婉婉也是听说过的,毕竟她在出宫之前,可是好好的了解过现在的江湖局势的。

    御剑门在江湖中也算是名门正派中的大派了,不久之后的武林大会,就是由御剑门牵头举办的。

    而这次的武林大会,红衣阁也会派人参加。

    虽然听起来很讽刺,但确实如此,这也就说明,最近江湖上也不平静。

    怕是这次武林大会之后,整个武林都会来一次大洗牌。

    夏婉婉没有那个本事直捅红衣的老巢,所以就只能把目标放在武林大会上了。

    她有预感,这一次的武林大会绝对和那个人有牵连。

    有这个黑衣人在,她想要参加武林大会就容易得多了。

    不过什么时候武林正道之人也开始穿起这种看起来就像是反派人物才会穿的黑袍子了?

    没有衣服给他换,夏婉婉就只能把他的破衣服又给他穿了上去,然后伸手敲了敲他脸上的面具。

    按照她从前看的那些电视剧的套路来讲,一般这种戴着面具的人,不是长得极美,就是极丑。

    手慢慢的伸到了面具之上,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呀!

    只可惜就在夏婉婉的手已经扣在了面具上,准备一把扯下来的时候,那个人突然睁开了眼睛。

    “你干什么!”

    夏婉婉被吓了一跳,连忙收回手,意识到自己的表现似乎有些怂,她立刻板起脸来瞪了对方一眼。

    “喂!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刚刚才以德报怨的救了你诶!你就是用这种态度对待恩人的吗?”

    那个男人似乎是愣了一下,注意到自己的情况后,还真有些语塞了。

    夏婉婉有点后悔,她刚才要是不犹豫就好了,就能看到这个人的真面目了,她这一醒,自己反而不好下手了。

    “你也不过是为了保命而已,何必把自己说那么伟大!”那个男人的声音透露着浓浓的不屑,连眼神都带着鄙夷。

    夏婉婉怒了,她这才是真正的吃力不讨好,好不容易发发慈悲,没有砍他两刀就算了,他还不领情了。

    “我就爱把自己说得这么高大上,要你管,不管怎么说,现在是我救了你,你态度能不能给我好一点!”夏婉婉指着男人气愤的说道。

    那个男人似乎是被夏婉婉的暴脾气给惊到了,好半天后才说道:“给我松开,不然你别想拿到解药。”

    “我就不松,你咬我啊!”夏婉婉抬起下巴,挑衅的看着他。

    “你!”

    那男人似乎是被夏婉婉给气到了,挣了两下没挣开后,语气开始变得阴沉,“你是不是不想要解药了……”

    “呦,哎呦呦,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夏婉婉双手抱肩,一条腿支着,一条腿微微抖动,怎么看怎么有些不正经。

    “是又如何!”

    那个男人倒也是坦白,只当作夏婉婉的作态是在逞强,“松开!”

    夏婉婉都气笑了,指着脑袋,语带讽刺。“你是不是流血过多,脑袋缺氧坏掉了?你搞搞清楚哎,现在是你在我的手里,你给我喂了毒药又怎么样,我也可以给你吃啊!而且我怎么着也是三天之后才死,你可就不一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