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历史军事 > 最渣不过坑妃 > 第四百三十章 大结局 下篇

最渣不过坑妃

第四百三十章 大结局 下篇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米多多 书名:最渣不过坑妃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agxs.net,手机阅读m.ag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最渣不过坑妃》最新章节...


    小家伙在他身边转了两圈儿,正寒以为她也在打量着自己,想来现在他该绅士一点,他将手中木棒递了过去,他不会说很全面的话,只说了一个字“给。”

    给你,有好东西要分享给朋友,正寒是这样想的,他想和这个姑娘交个朋友。

    小家伙想要的就是这个东西,这个可以吃的药材,这木棒是正寒从他母亲屋子里拿来玩儿的,那是叶青青用做熬制丹药的东西,名字很好听,那东西的名字很好听,叫明株。

    有很高的静心凝神的功效。

    正寒高举着手,那个棒子在他手上刚好遮住了阳光,在小家伙看来,给她投食的人都是最可爱的。

    正寒见到小家伙高兴的在振翅,便晓得是讨了她的欢心了,以为她喜欢这些木棒,就踉踉跄跄的站起来,迈着小步子指着叶青青的寝房说“娘亲,有,很多。给你,全部给。” 他结结巴巴的说着,每说一个字都很吃力的样子,他在尽心说这句话,无论怎样,词意表达还是很清晰的嘛,小家伙在叶青青系统里呆了很久,也听得懂了人话,很欢喜的点点头,吧唧在正寒脸上亲了

    一口。

    正寒就摇摇晃晃的往寝宫后面的小厨房里去。

    那是叶青青用来捣鼓药材的地方,里面放着盆盆罐罐的,还有一小筐晒的干干净净的明株,那东西吃了舒服,小家伙想了很久了。

    正寒指着说“送你。” 后来叶青青一个午觉睡醒之后去厨房看了一下自己的药材罐子,熬出来的药汤已经很粘稠浓厚了,这时候只要在加入明株,就是很好的能静心凝神的药丸子了,叶青青喜滋滋的搅拌着药罐子的时候,还

    想着该如何给这药丸子命名,这里头功效最大的一味药就是明株了,那就叫明株好了。

    可以说是毫无技术含量了。

    但是她的手在伸进旁边药框子的时候,空空一抓,在一抓,怔了一下,还是空的。扭头看一下,果然是空的。

    她诧异间听见膳房后面有嬉笑的声音,她家那个牙还没长齐的孩子,正恬着一张甜甜的笑脸,对小家伙说“你喜欢,我天天给你,你日日陪我吧。”

    她那一筐子明株啊,被小家伙拿在手里啃甘蔗那样一口口咬掉……

    叶青青的内心是绝望的,她承认自家儿子很会说话,但是就算撩也不能撩一个……万僵王灵,它什么时候跑出来的?叶青青懵了一下“小家伙儿?”

    两个小家伙一起抬头,看向这边。

    后来南裕泽把儿子抱在怀里让了坐在自己膝盖上一本正经的教育他“我听说,你今天拿了你娘亲的药材去哄女孩儿开心了?”

    正寒低着脑袋不吭声,他总是这样,犯了事儿就装傻,装什么都不懂,他总是给人一种错觉,他才一岁啊,刚刚才认得两个字会说两句话,你忍心打他吗?

    南裕泽见他不吭声只委屈巴巴的,眼睛里明晃晃的泪珠子,就很无语,对,前两天他也是这样,他在自己的书房打翻了砚台,手脚衣服上都沾了墨水,然后满屋子乱窜……

    还有上上一次,南裕泽同叶青青在后花园的湖边小亭喝茶,喝了一口觉得茶水不对味儿,仔细留意了一下茶叶,鬼的西湖龙井,就是柳树上的叶子…… 嗯……过年的时候叶青青作为皇后宴请了南沼官家的小姐贵妇们,恰好提了一个春宴的名字,想借着这个机会给正寒找一个陪读,便是找一个玩伴,有一官家三岁的公子,提了一首应景的诗。春日宴,

    绿酒一杯歌一遍。

    叶青青很是中意,然后正寒却不正眼瞧人家,当时就说了一句让在场人都十分惊讶的话,他说“我要,女孩儿。”

    南裕泽对此也表示很无奈啊,他现在看着正寒,他小小的稚嫩的脸上写满了委屈。

    “南正寒!”南裕泽突然压低了嗓音“你还小,怎么能把心思放在女孩儿身上呢?”

    正寒“……那,那放在小男孩儿身上?”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南裕泽道“你应该……”

    玩儿,对啊,你这个年纪就该玩儿没错啊……

    南裕泽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教育这个小家伙了。

    应该带他出去散散心吗?毕竟皇宫太闷了,呆不住人。小家伙闲的时候怕是喜欢胡思乱想的,所以才小小年纪怀揣着一颗不务正业的思想……

    正寒很不理解父亲的想法,他说“我,我应该把心思放在那里?”

    鉴于这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南裕泽果断的在三月初处理妥了朝廷上的事,决定带着正寒出去玩儿,出去见识见识他应该把心思放在什么地方。

    车马走出帝都的时候,南正寒悄悄的从父亲怀里爬到隔壁母亲身上,其实他稍一有动静南裕泽就知道,只是不愿意搭理他,想看看他肚子里揣着什么心思而已。

    南正寒凑到叶青青身边,就像叶青青在宫里养的那只猫一般往她怀里钻,寻了怀中一丝空隙暖和的地方,他对着叶青青的耳朵说“娘亲,娘亲,小家伙。小家伙,娘亲。”

    于是让南裕泽惊讶的一幕就出来了,从叶青青衣袖里飞出了小家伙来,她还很兴奋的对着正寒绕了几圈,正寒喜滋滋的说“我,我带你出去玩儿。”

    用我们大人的思想来说就是带你去环游世界的意思。

    给你吃给你喝带你出去玩儿,正寒的那点小心思暴露的一览无遗,装睡觉的叶青青微微抽了抽嘴角,南裕泽也是。

    小家伙越来越像是精灵了,她是一个长着翅膀的人型,是个女孩,她夜里趁南裕泽不在,去找叶青青,问叶青青能不能给她做几件新衣裳,老是这一个样子去见太子殿下,终归有些不好意思。

    万僵王灵就是这么个意思,她现在已经没有一点点僵尸的样子了,叶青青能听懂她的话但是还是分析不出她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精灵吗?

    叶青青莫名有一种自己的儿子爱上了自己的女儿这种八点半狗血档剧情的无力感,偏偏正寒就喜欢和她厮混在一起。 四月的江南多雨,街上淅淅沥沥的就没有断过,地上好似一直都是湿漉漉的,看看远处都是雾蒙蒙的一片,空气湿润,人的心情也温婉起来,叶青青在早上吃完饭后临窗而坐,看着外面打着油纸伞的人

    匆匆过去。天压的好低,大朵的云稠密,一声细微的雷,外面雨下的紧乎了些,南裕泽背着一个小小的竹篓,正寒在里面盘腿坐着,露着一个小小的脑袋,刚好可以爬在南裕泽肩头。

    南裕泽一手撑着一把伞,一手扶着背后的竹篓,问正寒“你吃那个?” 他面前是一个桌子,上面摆着各种点心,这是一个糕饼铺子,正寒本想吃糖人,还有江南的糯米,可一连下了好几日的雨,都没有出摊。今日只好带着委委屈屈的正寒来糕饼铺看看有没有什么喜欢吃的

    东西。

    正寒爬在他肩头,这里的东西做的远不如皇宫里的精美,南裕泽以为会入不了他的眼,然后却听见他小声的对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跟过来并且藏在竹篓里的小家伙学着南裕泽的口气说“你吃那个?”

    正寒可是正儿八经的官二代,不差钱两个字都写在脸上了。

    南裕泽“……”

    小家伙说的话南正寒听不太懂,他就让自己的爹爹把每一种点心都买了一遍……

    回去的时候他嫌竹篓太挤,跟爹爹抗议,南裕泽黑着一张脸“可是你要这么多,我没有手提着啊。”

    那些点心都放在他的小竹篓里了,正寒说“可是爹爹,这是你放我的竹篓啊,你怎么能放其它东西。”

    南裕泽“……”

    他憋着一肚子气提着大兜小兜的东西回了客栈,进了屋子收了伞,斜放在门口,伞尖的水顺着地板流了一片,外面雨更大了。

    南裕泽后来在也没有提过得萧乐雨者得天下。 毒门笼着一团淡淡的哀愁,面对月堂冥口口声声说是捡来的孩子,那是一个很健康的男孩儿,就算是在襁褓中,眉眼处长的也很像月堂冥,本来大家还没发现,被落世千带了两天之后,落世千以他引以

    为傲的视力一本正经的问月堂冥“这……真的是捡来的?”

    落世千还很有深意的没有把十七叫来。

    月堂冥猛地点头“对啊对啊。”

    “可我怎么看一恒长的都很像你,不是浅淡的像,是……骨子里都一样。”落世千认真的问“你能跟我说你是从哪里捡的吗?或者说,你是跟那个女人偷偷生的孩子?你放心大胆的说,十七不在。”

    月堂冥就很委屈了“我真是外面捡的。”

    “……嗯,真是外面捡的。”十七站在门口,一脸……让人不明所以的表情。夫妻两个异口同声就让落世千很尴尬了“真是外面捡的?”

    “真的。”俩人一起道

    落世千“……”

    他看看月堂冥,又看看一恒,一恒傻傻的笑着。

    作者有话说:我要是说这本书到此就完结了,是不是很惊喜很意外……

    有番外的。

    本来想写一个轰轰烈烈的结局的,真的,但是平淡才是真嘛,我觉得这样挺好,嗯,挺好没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