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言情小说 > 邪性总裁强制爱 > 第113章 结局

邪性总裁强制爱

第113章 结局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米多多 书名:邪性总裁强制爱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agxs.net,手机阅读m.ag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邪性总裁强制爱》最新章节...


    夏蓝见爸爸这样,也不可能问出什么话来,帮爸爸按摩了一番,她去找了院长,给了院长一些钱,让他们好好照顾爸爸。

    从此以后,爸爸就由她来抚养。

    失魂落魄的从疗养院出来,她坐上车,拨通了萧言的电话:“有空吗,聊聊。”

    “好啊,我们在……”萧言还没说出见面的地点,夏蓝就叹了口气:“就在电话里说吧。”

    “好,你说。”萧言很有耐性的说。

    “当初在得知我死了的情况下跟我结婚,我谢谢你。但不论如何,这婚必须离。”夏蓝将话说的很绝,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夏蓝,你!你果然是狼心狗肺。”萧言气的银牙咬的咔咔作响。

    “嗯,我是狼心狗肺,欠你的,只有这辈子还你了。”夏蓝瓮声瓮气的说,眼里的眼泪却已经止不住了。

    萧言对她来说太美好,她已经完全配不上萧言了,何必还用婚姻绑着他呢。

    而且萧言兑她做的一切,她也还不清。

    说完,不等萧言再说什么,她已经挂了电话。

    这边电话刚挂,一串铃声立即响了起来,一看竟然是顾西爵。

    “喂……”

    “你在哪?”顾西爵冷声问。

    “我在路上,我去看我爸了,有事吗。”夏蓝问。

    “我没事,小泽有事,他哭着喊着要见你,你来人民医院一趟吧。”顾西爵说话的语气有些低沉。

    夏蓝一听医院二字,吓的她立马坐直了身子:“医院?小泽怎么了?”

    “他在学校从楼梯上滚了下来,头破了,腿骨折了,被送到医院了。”顾西爵说。

    “我马上过去。”夏蓝慌极了,调头就奔着人民医院而去。

    到了医院,夏蓝跑上去就看到顾西爵和顾夫人还有顾西爵的父亲站在门外。

    夏蓝跑过去,拽着顾西爵的胳膊问:“小泽呢?”

    看到她,顾西爵的表情依然是紧绷的,沉声回答:“在里面呢。”

    “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夏蓝拽着顾西爵的胳膊,默默的念,也不知道是在安慰顾西爵,还是在安慰她自己。

    过了一会,医生推开手术室的铁门说:“你们有谁是rh阴性血?”

    “怎么了吗?”顾西爵皱眉问。

    “孩子头部流血过多,需要输血。”医生解释。

    “医院血库里没有吗?”顾西爵想,小泽应该不需要大量的输血。

    “没有,这种血属于熊猫血,血库里根本没有,孩子是遗传你们父母的,你们谁是rh阴性血?”医生又问了一遍。

    顾西爵摇摇头:“我不是,小泽应该是遗传了他妈妈。”

    说到这的顾西爵很是无力,他再有钱,遗传的血液他却无能为力。

    就在皱眉顾西爵想办法的时候,夏蓝幽幽的开口道:“我是rh阴性血啊!”

    顾夫人一听,激动的抓起夏蓝的手:“夏姑娘,小泽把你当妈妈,没想到你们这么有缘分,血型竟然都一样。”

    顾西爵在一边疑惑的看着夏蓝,脑子里萌生一股大胆的念头。

    “是啊,好巧。”夏蓝也觉得不可思议,怎么会这么巧呢!

    夏蓝被带去抽血,顾西爵也跟了过去,他悄悄跟医生说:“一会给我留一点血样。”

    因为是顾总的要求,医生不敢有太多意见,所以只好点头答应。

    夏蓝抽完血,顾西爵让护士给她找了间病房,让她去休息,她不肯,顾夫人按住她,不让她动。

    “夏姑娘,你躺着别动,抽血可不是小事,你要好好休息,等小泽手术完,你才有力气安慰他,这小子从学校到医院这一路都在喊你的名字,其他人都不要。”顾夫人说。

    夏蓝这才老老实实的听话。

    顾西爵拿着夏蓝的血样就要走,顾爸爸拦住他:“你干什么去?”

    顾西爵看看他爸,意味深长的一笑,良久后,才慢慢开口道:“给小泽找妈。”

    不知为何,从第一次见夏蓝,他就有种莫名的熟悉感,第一次亲夏蓝,他就有种以前接触过的感觉,几次跟夏蓝的亲密接触,他都会想起几年前那一个月的夜晚。

    今天,她的血液竟然跟小泽一样,都是罕见的熊猫血。

    这一切,难道真的都只是巧合?

    顾西爵可不信有那么多的巧合,所以,他拿着夏蓝的血样和小泽的血样去做了dna。

    小泽从病房出来,麻醉还没过,还在睡觉。

    夏蓝也因为失了血,睡的很熟。

    等顾西爵要的dna检测结果出来后,看到结果,顾西爵激动的双手竟然有些颤,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明显,最后咧嘴笑的模样十分让人费解。

    他步履冲冲的赶到夏蓝的病房,可能是推开门的声音太大,惊动了睡着的夏蓝。

    她睁开眼睛,看到顾西爵有些莽撞的行为,很是费解的问:“你怎么了吗?怎么有点……”

    她怎么看顾西爵都觉得他有点激动……

    顾西爵站在床头,漆黑的双眸盯着她看了许久许久,久到夏蓝以为他不会开口时,他将手里的那张纸递给夏蓝。

    “你看看。”顾西爵的声音很低沉,仿佛还没从震惊中醒过来。

    夏蓝狐疑的看着他这副模样,拿过化验单仔细的看了起来,越看眼睛瞪的越大,最后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顾西爵。

    磕磕巴巴的问:“这个,这个,这个可信吗?”

    顾西爵点头。

    “可信度高吗?是真的吗?”问到最后,夏蓝的眼里被泪水淹没。

    最后放生嚎啕大哭:“原来,我的孩子没死,原来没死,没死,没死……”她反反复复的念着这一句话。

    孩子竟然没死,她多少个日夜梦到的孩子竟然没死,她喜欢的小泽竟然是她的亲生儿子。

    “对,没死。”顾西爵见她哭的快要晕过去上前搂住她,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哭。

    “可小泽怎么会是你的儿子呢?”夏蓝不解的问。

    顾西爵叹口气:“难道你还没猜到?”

    “你,你,几年前的男人是你?”夏蓝惊恐的问。

    顾西爵点头,当作默认。

    “到底是怎么回事!”夏蓝问,她想,既然顾西爵能把她和小泽的身份查清楚,那当年的事,他也一定知道怎么回事。

    “我想,应该是夏青暗算了你,利用了我,你和夏青是什么关系。”顾西爵猜到了她们的关系,只是还不确定。

    “我姐姐,同父异母的姐姐,原来在很的是夏青,我不会放过她的。”夏蓝恨恨的说。

    顾西爵拍拍她的后背:“放心,我也不会放过她,我帮你报仇。”

    夏蓝点点头。

    顾西爵笑了,笑着说:“原来兜兜转转,你竟然是那个小女人,竟然是小泽的亲妈妈。”

    “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好吗?”顾西爵问。

    夏蓝脸上挂着泪,无声的点头。 原来,兜兜转转,一切近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