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言情小说 > 婚心迟迟 > 第117章 犹豫挣扎

婚心迟迟

第117章 犹豫挣扎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米多多 书名:婚心迟迟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agxs.net,手机阅读m.ag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婚心迟迟》最新章节...


    方铭锡是一个自制力很强的人,这是他第一次喝醉。

    他再也受不了了,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错还是对。

    他为顾伊然付出了那么多,可是却得不到一点回报,那个女人是眼瞎了吗?还是心盲了?为什么就是对他的付出视而不见,却对别人的一句关切感动的要死要活?

    他忽然有些迷茫,不知道未来的路该怎么走下去。

    啤酒好像不要钱似的,一杯接着一杯的往肚子里灌,这一刻,方铭锡什么都不愿意想,不想她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不想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就是想喝酒,仿佛只要不停地喝酒,就什么烦恼都能忘记。

    故人不是说什么醉酒解千愁吗?为什么他喝了那么多酒,还是觉得烦恼一点都没有少?

    那个女人的影子像是刻在脑子里一样,她的一颦一笑,爱恋痴缠,甚至噘嘴的可爱模样清晰的从脑子里闪过,像是幻灯片一样。

    方铭锡觉得自己已经着了魔,着了顾伊然的魔。

    这一夜,他酩酊大醉。

    而顾伊然,彻夜未眠。

    她躺在陌生的床上,看着漆黑的窗外,以及天上悬挂的一弯勾月,脑子里一团乱麻,有一个声音不断的指责自己,你为什么不相信他,为什么要这么矫情,明明知道他那么爱你,对你那么好,知道他跟于梦琪是不可能的,为什么还要质疑他,你这个笨蛋!

    可是同时又响起另外一道声音,你真的确定他跟于梦琪什么事都没有吗?真的确定于梦琪发的照片是合成的吗?顾伊然,你不要自欺欺人了,你跟他从一开始就是契约婚姻,哪怕他说的再好,说再多的甜言蜜语,那一纸合同都决定了你们俩的关系,不过是露水情缘而已,哪里值得你为他这么痛苦?

    她是真的痛苦,眼泪像是关不住的水龙头,不住的往下流,不过片刻钟的功夫,就将枕头打湿了一大片。

    好像有一把刀子在心上狠狠刮过,撕心裂肺的疼,尤其是他走时那冷漠的眼神和决绝的背影,更是让她痛彻心扉。

    有时候她真的怀疑自己的智商,到底够不够用,为什么不跟他走,而是选择留在莫浩宇家。

    其实她刚才根本没有睡着,莫浩宇亲吻她手背的时候,好像有一只蜘蛛爬上了手背,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莫浩宇对她的心思,昭然若揭,她此刻才真的知道,方铭锡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

    只是她想不到,明明之前莫浩宇对她那么冷淡,原以为分开几年,俩人之间的关系只剩下兄妹而已,没想到莫浩宇竟然真的对她存了心思。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顾伊然突然觉得自己跟无助,以前不管什么时候,不管是生气也好,伤心也罢,只要已给方铭锡打电话,他都能第一时间赶到,可是现在,方铭锡生气了,不管她了,她该怎么办?

    心里茫然的一塌糊涂。

    夜色渐渐浓郁,就好像她的心情,阴沉一片,好像永远也看不到天亮。

    然而天终究还是渐渐亮了。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她就起床了,尽管她很小心了,可还是惊动了客厅里的莫浩宇,他睁开惺忪的睡眼,揉了揉眼睛,惊讶的看着她:“伊然,你起这么早?”

    顾伊然不好意思的笑笑:“是啊,我那个……习惯早起,没关系,你再睡一会,我先去公司了。”

    “一起走吧,”昨天晚上莫浩宇没有脱衣服,是合衣睡的,所以也不用浪费时间穿衣服,擦了把脸说:“我开车送你,走,咱们先去吃早餐。”

    反正已经天亮了,不会发生什么事,她心里稍安,点点头说:“好吧。”

    俩人相携向楼下走去,看着莫浩宇宽大的背影,顾伊然暗自嘲笑自己多虑了,虽然莫浩宇对她是存了心思,但人品还是没有问题的,只要她不愿意,他绝对不会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

    俩人吃了早餐,一起向公司驶去。

    车子驶到公司楼下的时候,恰好方铭锡也刚刚到。

    看到他的一瞬间,顾伊然的眼睛亮了一下,随即暗了下去。

    他仿佛没有看到她一般,下了车径直向公司走去,目不斜视的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顾伊然脸上表现出明显的失望,莫浩宇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的说:“走吧,我送你上去。”

    “不用了,”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我自己上去就好,不早了,你也赶快去上班吧。”

    说完,转身向楼上走去。

    “伊然,”莫浩宇突然叫住她:“晚上我来接你?”

    “不用了,”她毫不犹豫的拒绝,可能是觉得自己拒绝的太过干脆,有点不好意思的解释:“怎么好意思一直太麻烦你,我晚上回去跟他解释清楚就没事了,你不用担心我。”

    莫浩宇欲言又止的看了她一眼,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今天她跟自己疏离了很多,点点头:“好吧,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好。”

    进了公司,顾伊然看了一眼总裁办公室的门,门紧紧关着,什么都看不到。

    于可可贼兮兮的凑到她身边,问:“怎么了,你们吵架了?”

    “嗯,”顾伊然无奈的点头:“确实吵架了,你怎么知道?”

    于可可瞥了瞥嘴,“你是不知道,今天一大早方铭锡来的时候,脸拉的比驴脸都长,十几分钟的时间,已经骂哭了好几个人了,我今天是无论如何都不敢招惹他。”

    这样吗?顾伊然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总裁办公室的门,无奈的啊叹口气,坐在椅子上。

    “彭!”的一声,总裁办公室里突然响起一声摔东西的声音,紧接着一道暴虐的声音响起:“你的脑子被狗吃了吗?做事情不带脑子的吗?做的这是什么,一堆垃圾东西就拿来给我看,我花那么多钱不是请你们来吃闲饭的,想干就干,不想干就滚蛋!”

    下一秒门开了,一个小姑娘眼睛红红的,哭着鼻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于可可朝顾伊然瞥了瞥嘴,耸耸肩,“看到了吧,你家方铭锡就是这么暴虐混账,我可没有乱说。”

    顾伊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叹口气,没有说话。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接连四五个人被赶出了办公室,整个公司一片乌云笼罩,人人噤若寒蝉,没有一个人敢大声出气。

    方铭锡站在窗前,冷脸看着窗外,透过窗户目光直直落在顾伊然的身上。

    这个玻璃是特制的,外面看不见里面,但是里面能看见外面。

    她还是穿着昨天的衣服,头发松松的挽在脑后,露出白皙的脖颈,让他移不开目光。

    想到她昨天晚上说的话,心里不觉一痛,顾伊然,我就那么让你讨厌,那么不值得你信任吗?

    难道,真的要跟我分开吗?

    一想到要永远的离开她,他的心里就像是刀绞一样,撕心裂肺的疼。

    他是男人,是一个有尊严的男人,不可能每次都低声下气的去道歉,况且这次他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顾伊然,对不起,我唯一对不起的就是再也不会向你道歉。

    即便在心痛,我也不会道歉了,我会死死捍卫我的尊严,直到你愿意转身的那一刻。

    转头,不再看她。

    办公室外,顾伊然垂头看着桌面,可是脑袋里一片空白,什么都看不进去。

    她在挣扎犹豫,到底要不要去找方铭锡道歉,昨天的事情她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的错,好像不知道怎么回事俩个人就发展到了这个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