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言情小说 > 萌妃可口:战神王爷请笑纳 > 第376章 一封休书

萌妃可口:战神王爷请笑纳

第376章 一封休书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八角珠 书名:萌妃可口:战神王爷请笑纳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agxs.net,手机阅读m.ag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萌妃可口:战神王爷请笑纳》最新章节...


    曹老夫人按住了曹氏颤抖的手,额边的青筋根根暴起,“不要担心了,有母亲在,婷音不会有事。”

    怒瞪着简漪罗,她逐渐看出了眼前这个小丫头的不简单,不过几句话,句句都是重点,抓住人的短板,就狠劲儿的踩。

    “婷音不仅仅是国公府的后人,也是我们丞相府的后人,她的婚事,丞相府是有言说余地的。”  “哦?是吗?”简漪罗的眸底闪过一抹狡黠,她嘴角灿然的勾起,“曹老夫人这么说,必定是对三妹妹与阮家大公子阮腾的婚约有想法了?可惜啊,婚期渐近,这会儿谁都没办法动摇了,更可惜的是,三

    妹妹因为惹怒了父亲,而落的一点儿嫁妆都没有,她的性子也是随了姨娘,倔强的很,谁说都不听。”

    一副忧其所忧的模样,却一语差点儿把曹老夫人说晕了。

    “你说什么!跟阮家!这怎么可能呢!”

    简婷音的婚事,曹丞相受了曹氏所托,一直对曹老夫人有所隐瞒。

    因为曹氏保证了,她自己可以处理,无需让母亲多家担心。

    站在儿女的角度,若是曹老夫人得知这荒唐事,必定急的上火。

    所以曹氏和曹丞相选择隐瞒,也是有情可依,没想到的是,捂着捂着,曹氏会捂到这种地步。

    当下,丞相夫人听了简漪罗的话,瞬间就皱紧了眉头,看向曹老夫人的时候已经晚了,老太太的脸色铁青,闷呼了一声,剧烈咳嗽起来。

    她怀里的曹氏呜咽不停,“母亲,您要当心身子啊。”

    只能恨自己无能,不仅不能让女儿脱困,还让自己深深陷了进去。  “你?我的傻女儿,你可真是糊涂了呀!”曹老夫人原本还不知道女儿的身体怎么会发生这么大的问题,眼下不用猜也知道,必定是她撞破头的想办法破解婚约,而落入对方的陷阱,导致自己遍体鳞伤

    。

    所以,这事儿从一开始,就必定是个陷阱,等着曹氏踩进去的大陷阱。

    目光慑人的落在简漪罗身上,曹老夫人的咳嗽还没停下来,“好,好啊!不愧是云麓郡主的女儿,简漪罗,你这个后生晚辈,老身记住了。”

    她爽直的个性太容易让人混淆,以至于把她想成是直来直去的好对付角色。

    实际上,这丫头内心的花花肠子比谁都多。

    曹老夫人沉声,“不过,你也别想转移话题,玢儿的身子,玢儿的眼睛怎么会变成这样,这事儿跟你脱不了干系!”

    经老太太一提醒,曹氏这才想起来,还有一笔账没有讨,攥着曹老夫人的手也捏紧了,“母亲。”

    简漪罗倒是一如既往的轻松自在,承认起来毫不脸红,“我刚刚的确去过宜兰院,也给三姨娘端过东西,可这并不能代表,三姨娘的眼睛就是我害的吧?”  曹氏咬牙切齿,“从我禁足开始,宜兰院便没有人靠近,只有你,只有今天你去了,你丫头端了那么多的瓶瓶罐罐,那里面都是毒药,这是你亲口说的!还有我的眼睛,也是你亲手涂上的毒,简漪罗,

    这会儿你还想抵赖不成?”

    毒药,简漪罗的确这样说过。

    就在她把药沫在曹氏的眼睛之前。

    但这话的真假尚不可知。

    眉毛不老实的抖了抖,简漪罗无奈耸肩,“姨娘身体欠佳,如今又伤了眼睛,心情不佳我能理解,但是如此污蔑一个‘雪中送炭’之人,不觉得很可恶吗?”

    她一副吕洞宾看狗的表情,“我的确给你送了东西过去,但那些可不是什么毒药,而是治冻疮的良药。”

    这话一出,周围人的脸色都起了细微的变化。  “父亲为什么让你禁足,还不是因为得知当年的真相,罚你在宜兰院思过,这不是对你的惩罚,而是给你机会,毕竟前几日你们才和好如初,这是全府上下都知道的,既恨又爱,站在父亲的角度,也是

    一件很痛苦的事情。若能好好思过,姨娘只要给父亲一个态度,你们就能和好如初,可是你呢?你是怎么做的呢?”

    言外之意:种因得果,恰恰因为你当年自己种下的因,才会沦落到今天这种果。

    “你公然拒绝父亲派人送过去的炭火,如今生了冻疮,我们给你请大夫你也不看。我是真的猜不出你究竟什么心理了,难不成是自编自演的苦肉计?”

    “我给你送冻疮的药,你就把它涂抹到眼睛上,伤了眼睛诬陷我,姨娘,你是真觉得国公府上下都是瞎子、聋子吗?对你的态度和反应会不闻不问?”

    她的声音不疾不徐,幽幽的将屎盆子还给了曹氏。

    不过三言两语,连生冻疮都推说是她自己的错了,全然将简英生气惩罚和老夫人、刘氏等的置之不理一概而过。

    曹氏恼怒瞪眼,刺痛了双目的伤口,“你简直血口喷人!我根本没有……宜兰院已经多日没有炭火,更别提大夫了!”

    “三姨娘,何必如此?”

    曹老夫人炸毛,“好了!住嘴吧!”顺势将女儿交到丞相夫人的手中,曹老夫人起身,拄着拐杖来到简漪罗面前,矮了简漪罗半头,怒瞪她的表情却没有一点儿弱下去。

    屋内的气氛顿时凝成了霜,简家人呼吸都快要停滞了,生怕两人发生什么肢体冲突,说实话,若曹老夫人真的厚着长辈的脸皮对简漪罗动手,这样的情况下,简漪罗也是不能还手的。

    就在简家人恐惧这一点之际,曹老夫人竟当真跋扈的举起了手,眼看着就要把巴掌箍在简漪罗脸上了。

    “您这是要做什么?”一道声音从门口传来,身影快速来到曹老夫人的身边,按住了她已抬到半空的手。

    简英目光冷沉,神情中仅有的尊敬也因为曹老夫人的为老不尊,而瞬间荡然无存,“老夫人这是要当着所有国公府人的面,帮我们教导后辈吗?”

    乍听到简英的声音,曹氏一下子瑟缩起来,恐惧的不能自已。

    曹老夫人轻嗤,“好,都来了就好,你女儿的话你应该都听到了吧?玢儿在国公府便是过着这种日子,十多年前你可不是这样答应我的!这便是你们国公府的待人之道吗?”  抽出被简英攥着的手臂,曹老夫人已愤怒到极点,“今天,你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