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言情小说 > 再苏就炸了 > 174.高冷师尊坏徒弟02

再苏就炸了

174.高冷师尊坏徒弟02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朝邶 书名:再苏就炸了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agxs.net,手机阅读m.ag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再苏就炸了》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操操操操!

    “周猝你狂犬病吗!放开我!”

    “我艹你大爷!”

    “要被你咬死了!”

    方灼惨叫一通, 见没作用,便开始轻柔的抚摸男人的狗头。

    “乖, 别咬了,疼。”

    “猝猝,听话。”

    “算我求你行么, 大兄弟。”

    “……”

    说到后面,越来越咬牙切齿,泪眼花花。

    方灼唱了半天独角戏,也不知周猝是咬够了, 还是他的安抚起了作用, 咬住他不放牙齿终于松开。他明显感觉到对方的体温正在回升, 发抖的情况也在好转。

    周猝终于安静下来。

    楼下的复古座钟敲响, 发出“铛”的一声。

    凌晨一点。

    方灼挣扎, 想躲开这条疯狗,刚抽出一条胳膊就被重新搂回去。

    男人的长手长脚重新将他缠紧,含糊的在他耳边说:“别动, 睡觉。”

    方灼:“……”睡个几把啊,他都要疼死了!

    五分钟后,方灼狠狠打了自己的脸,睡成了猪。

    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十点, 周猝正拿着一本发黄的线装书坐在方灼斜对面。

    淡金色的阳光将男人冷厉的面庞柔和了几分。听见床上的动静, 他只是略微看了一眼, 就再次将视线落在书上。

    对自己昨夜的疯狗行为, 周二少没有任何尴尬的表情和解释。

    方灼脸冷下来,正要下床,就听见敲门声响。

    得到周猝的应答,陈嫂端着一碗海鲜粥,目不斜视的走进来,“二少,给许先生的早餐做好了。”

    “嗯。”周猝放下书把碗接过去。

    方灼还在生气,扭开脸看向窗外。

    周猝直接把碗怼到他嘴巴上,“没长手?自己端着。”

    粥粘稠适宜,瑶柱和海米都是新鲜的,撒上葱花点缀,光是闻着就咽口水。

    方灼憋了半晌,勉为其难的抬手,“谢谢。”

    周猝却连眼皮都没抬,像是看他一眼就会脏眼睛。陈嫂则安静的站在一旁,目光一次又一次从方灼脖子,眉头皱了起来。

    等她收回眼,方灼已经喝完,下床去了浴室。

    他偏着脑袋看向镜子,脖子上除了明显的牙印,还有一团红色,暧昧而张扬的暴露在空气中。

    位置尴尬,把衬衣领子扣上都遮不住。

    衬衣沾了点血,没法再穿,他洗完澡围着浴巾走出来,光脚踩在地毯上,水准顺着修长的小腿往下滚。

    周猝抬头,看见一片白花花的肉。平心而论,青年的身材并不好,小腹虽然平坦但没有肌肉线条,更别提胸肌了。

    他合上书,“怎么?”

    “借我身衣服。”

    方灼用手扒拉头发,报复性的故意让水珠飞溅到周猝身上。

    周猝眉头拧了一下,起身走入衣帽间,拎出一套扔过去。

    “还有内裤。”方灼抱着衣服,提其他要求,“要新的。”

    周猝微眯着眼,不做声,耐心已然耗尽。

    方灼:“二少要是不嫌弃我挂空档穿你的裤子,那我也无所谓。”

    周猝:“……”

    方灼最终还是穿上了新内裤,尺码偏大,可见周二少家的老二并不小,屁股应该还挺翘。

    他心满意足的下了楼。

    陈嫂正坐在厨房摘菜,方灼没皮没脸的凑上去,“大周先生一般多久来次这边啊?”

    回答他的是一声冷哼。

    方灼继续说:“我看二少身体不至于差到不能出门的地步,是因为别的原因才被禁足在别墅吗?”

    陈嫂把框子一扔,“我什么都不知道。”

    方灼抿了抿唇,委屈的眨巴眼,“陈嫂您昨天跟我说话可亲了,不是这样的,我是做事情,惹你生气了吗?”

    陈嫂瞪了方灼好一会儿,“你自己心里没点数?”

    之前周父不是没往家里送过年轻男女,陈嫂就早就见惯了,只是这次的青年眉目清秀,双眼澄静,不像是心机攀附的人。可是经过昨天那一场,她觉得自己被打脸了,这小青年又是被送来勾引二少的狐狸精。

    呸。

    不过呸归呸,陈嫂还是忍不住劝,“小后生啊,听阿姨一句,找份堂堂正正的工作,哪怕日子紧巴一点,但好在踏实。也总比你卖……”

    后面难以启齿,方灼接上,“卖肉?”

    陈嫂一脸尴尬。

    方灼笑得诚恳,“你想多了,我不会害二少,我是真的喜欢他。”

    原主当了二十几年gay,不可能变,方灼只能继续gay。反正剧情走完他就跑路,过自己的逍遥日子。

    陈嫂见他执迷不悟,冷笑闭嘴。

    有些人不见棺材不掉泪,之前那些人会求着从这离开,这个也不会例外。

    方灼起身去花园里逗了逗狗,等到午饭做好,替陈嫂端到饭厅,便端坐着等周猝下来用餐。

    周猝今天气色比昨天好些,方灼老妈子似的,笑着往他碗里夹菜,“你多吃点,身体健壮。”

    看着那双沾过口水的筷子,周猝直接把碗给挪开,“抱歉,我嫌脏。”

    方灼热脸贴冷屁股,心里很不爽,开始翻旧账,“你是不是忘了昨晚对我又舔又吸。哦,还咬了我一口呢。我没嫌弃你,好意思嫌弃我?”

    周猝下意识看向他的脖子,白净的皮肤上绽开一朵红印。

    方灼又说:“你是不是该给我道个歉?”

    周猝:“抱歉。”

    方灼没有听出任何歉意,埋下脑袋大口扒饭,把那一粒粒米当成了周猝,一口一口嚼碎咽下去。

    眼看着就要嚼完,大厅忽然传来脚步声。

    那脚步越来越快,一道人影冲进来,抓住桌沿用力一掀,饭菜随着翻转的桌面摔了一地。

    方灼闪得快,挑了下眉,站在一旁继续嚼米饭。

    周丞径直走到周猝面前,提起拳头想揍人,但触及对方那双黑得不正常的眼睛,心头没来由的畏惧。

    为了挽救颜面,他一脚踹翻旁边的凳子。

    “你他妈给爸下了什么蛊!”声音大的要把房顶掀起来。

    他就不明白,怎么他玩儿男人就被整天逼逼,这野种玩儿男人他爹就上赶着送人!真他妈见鬼!

    周猝站起来,比周丞还要高出半头,精壮挺拔,说不出压迫。

    周丞被他盯得后退一步,“怎么,你还想跟老子动手啊!”

    “你也配?”周猝的视线划过站在一旁的方灼,转身朝楼上走去。

    周丞火气上涌追上去,嘴里开始喷粪,什么难听骂什么。方灼这个吃瓜群众也紧跟其后,刚到二楼,就听见一声痛苦的闷哼。

    周丞像个玩具被人掐住脖子,两腿悬空,固定在墙上。因为呼吸困难,他的脸和脖子涨得通红,眼珠子都要鼓出来了。

    方灼吓得倒退两步,又冲过去抓住周猝的手,“你冷静点,他可是你亲哥。”

    这句话成了催化剂,周猝没松手反而更加用力,眼看着周丞脸色发紫要不行了,方灼张嘴朝着那只手咬下去。鲜血渗出,又腥又甜。

    周猝胳膊僵了一下,五指松开。

    周丞顺着墙坠到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方灼没理他,蹭掉嘴角的血,冲着周猝大吼:“你是不是疯了,杀了人你也要坐牢!你才二十几岁,人生不要了?”

    他确定,刚刚周猝是真的要杀周丞。他怀疑这人是不是被关傻了,连最基本的道德观都没有了。

    事实上,周猝真没有。所谓的道德和底线,早就被研磨成粉,被吹得一干二净。

    周猝低头看着手腕上出血的齿印,“我不需要你关心。”

    呵呵,老子只关心任务。

    “我关心你呢。”他抿了抿嘴,解释道:“他要是死了,我也会成为嫌疑人。”

    周丞从地上爬起来,捂住脖子往楼下跑,心头像被泼了一碗油,焦灼得厉害。他隐隐察觉这只被关在笼子里的野兽,似有挣脱牢笼的趋势。

    刚刚要不是许未来,他这会儿怕是已经挂了。

    想到许未来,周丞溜到半途的脚顿住。人家好歹救了他一命,放着不管也太畜生了。

    一咬牙,扭身倒回去,抓着方灼一起逃命。

    方灼想留不想走,没几步就甩开他。周丞焦急,没察觉他的情绪,崩溃的抱着脑袋,“难怪我老子把他关在这儿,原来是有狂躁症!”

    方灼木然:“他有狂躁症我也喜欢。”

    “……口味还挺重。”周丞催促,“啧,你到底跟不跟我走?”

    方灼还是那副畏缩的样子,紧张得舌头都捋不直,“请,请周先生您再给我一些时间,二少对我的态度真的已经有所转变了……我,我相信……”

    说话间,头顶的天花板上突然一震,就连吊灯都在摇晃。

    很快就有保镖冲进来,“先生,二少他拼命反抗,根本不听劝。”

    头顶上又是一阵异动,听着像是花瓶一类的东西摔碎了,其中还夹杂着打斗声和惨叫。

    方灼微拧着眉,知道是周猝出事了。

    而作为父亲的人却丝毫不担心,反而冲保镖大发雷霆,“一群饭桶!不行就上家伙!”

    保镖点头哈腰,急急退出去。

    周父回过头,重新将视线落在睨方灼身上。

    这小子长相实在一般,也就那双眼睛还过得去,反倒是身材纤细修长,能加点分。周父理解不了男人搞男人的乐趣,但从保镖口中得知,除去最近一周两人关系降到冰点,之前相处确实不错。

    他从烟盒里抖出一根烟,方灼从桌上拿过打火机给他点上,见他讨好自己,心里的火气下去一半。

    “替我卖命有个规矩。”

    方灼松了口气,知道他是不打算换人了,“先生请说。”

    “不管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

    “您放心,无论看到听到任何事,我都会烂在肚子里。”

    ——

    平时站在别墅外看守的保镖都不见了,全被调上了二楼。方灼踩着打斗声上楼,一到走廊,就闻到一股血腥。

    黑色衣服的保镖们,把门口堵得严严实实,正在跟里面负隅顽抗的人对峙。

    周猝如同一只孤勇的野狼,站在狼藉的房间中央,浑身都散发着凶狠暴戾的气息。他的颧骨青肿,眼角和嘴角破皮,白色衬衣被锋利划破,到处都是殷红的血迹。

    相比于他的镇定,包围他的保镖们要紧张很多。一个瘦高个抱着麻醉抢靠近自己队长,并把枪递了过去。

    “二少,得罪了。”保镖队长说完,娴熟的瞄准,扣动扳机。

    这一针下去,哪怕意志再坚定,也会在十五分钟内陷入昏迷。

    方灼从保镖间挤进屋的时候,针筒恰好从眼前飞过,周猝被七八个人围困,行动受限,颈侧动脉上被精准的扎了一针。

    看见突然冲进来的人,他愣了下,凶戾的眼中有着难以察觉的难堪。

    周猝拔掉注射完毕的麻醉针,抗拒的别开脸,不肯看他。

    “跟他聊得怎么样,给了你多少钱?”他语气嘲讽。

    方灼看着他身上的伤,没吭声。

    周猝又说:“我知道你是他派来的。”

    “不是,我是为你而来。”

    周猝还记得,他第一次听见这句话,是那天夜里。身体再次陷入无边的寒冷,意识也沉入深渊,这句话却如同一把火炬,燃尽了一切黑暗。

    他黯淡阴沉的眸光点亮了,又很快恢复死寂,不耐烦地开口:“你以为我会信你?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