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 > 言情小说 > 沈浪和苏若雪 > 第4065章 再遇怜星公主
    “怜星公主!”

    伴随着无数道惊呼声,大量地府修士的目光转向那名黑裙少女身上,眼中闪过痴迷之色。

    黑裙少女可不正是怜星公主。

    十万多年过去了,怜星公主花容依旧,五官稚嫩精致,媚骨天成,小嘴琼鼻,曲线玲珑,一对人畜无害的血瞳摄人心魄,俏皮可爱。

    最值得一提的是,她已成功突破罗天上仙。

    身为地府府主之女,怜星公主在地府有着极高的关注度,亦是无数地府男修士们心中的女神。

    怜星公主的容貌本是绝美,之所以戴着面具,主要是不喜欢被众人注视的感觉。

    沈浪发觉怜星公主后,颇为客气的朝她抱拳寒暄“好久不见了,怜星公主。”

    “沈道友,你怎么会在这里?”

    怜星公主捂着小嘴,俏脸满是不可思议。

    “这话可就说来话长了……”

    沈浪满脸阴霾,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

    龙冥冰冷道“怜星,你认识此人?”  怜星公主冰雪聪明,深知沈浪有麻烦,便娇声喊道“爹,这位沈浪道友,曾是女儿的救命恩人!沈浪道友应该不可能与我轮回仙域为敌,也太不可能是他杀了泰山王

    ,您可要查清楚此事,不能冤枉了他。”

    虽然怜星公主不知事情的来龙去脉,但她不觉得沈浪会对轮回仙域有什么歹意,言语中尽是开脱之意。

    这话一出,众修士纷纷面面厮觑,不禁露出惊诧之色,心想公主什么时候与外族修士有过交集了?

    事实上,怜星公主自小就不喜被拘束,经常偷偷摸摸的外出游历闯荡,每次都是龙冥派修士将她抓回来。  但怜星公主天生叛逆,龙冥管她不住,渐渐也只能偶尔放其自由。怜星公主每次离开地府,都会乔装打扮,瞒过所有修士的眼睛,地府修士自然也不知道公主的日常

    行踪。

    沈浪上次在天木仙域遭遇怜星公主,也实属偶然。

    怜星公主又悄悄向龙冥发出一道传音“爹,女儿曾跟你说过关于轮回天宫的仿制仙宝之事,那件仿制轮回天宫的仙宝,正是这位沈浪道友持有的宝物!”

    龙冥不禁多打量了沈浪几眼,问道“你与小女相熟?”

    “不过一面之缘罢了,沈某当初的确救过怜星公主,但也是顺势而为,我与公主说不上相熟。”

    沈浪坦然说道。

    怜星公主撇嘴道“本公主可是难得在大庭广众之下以真面目示人,沈道友这么说,我可要伤心难过了。”

    “公主说笑了。”

    沈浪摇了摇头,随即朝着怜星公主抱拳道谢“多谢公主刚才愿为沈某开脱,但那十殿阎罗的泰山王确是我所杀,沈某一人做事一人当,公主莫要替我担责。”

    “什么!”

    怜星公主神色发怔。

    她实在是想不通,沈浪明明只有罗天上仙初期的修为,怎么可能杀得了泰山王这种地府顶尖的高手?

    龙冥瞥了眼沈浪,不冷不淡的说道“看在你对小女有恩的份上,本座倒是可以给你一次解释机会,你为何要杀我地府的十殿阎罗?”

    沈浪直言不讳“我义兄惨遭轮回仙域的两名十殿阎罗毒手,命丧身亡。他与你们地府无冤无仇,十殿阎罗如此欺人太甚,沈某自当为我义兄报仇!”

    “可有此事?”

    龙冥目光转向身后满脸血污的转轮王,质问道。

    “这……确实如此!”

    转轮王咬了咬牙,点头称是。

    “速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本座说清楚。”龙冥漠然道。

    “是!”

    转轮王将事情的起因原委统统告诉了龙冥。  话语之中倒也没有夹杂什么私仇,就说泰山王认定先前在转轮洲西部的天兆乃是不祥之兆,便极力怂恿自己灭杀吕洞宾和沈浪,两人合力灭掉了吕洞宾的肉身,苏醒

    过来的沈浪一怒之下将泰山王灭杀。

    三言两语,转轮王将所有的罪责推脱到泰山王身上,并没有刻意去说沈浪的坏话。

    沈浪大感意外,他本以为这转轮王定会借机坑害自己一把,没想到对方竟还真的以德报怨。

    这转轮王虽然贪生怕死,倒也光明磊落,不愿为一己之仇而遮掩真相。

    当时的确是他与泰山王误以为沈浪和吕洞宾心怀歹意,才决定出手灭杀这二人。结果也是后来才知,事情并非自己想象中的那样。

    当然,转轮王也有那么一丁点担心沈浪真有一线生机能逃出升天,索性就道出实情,让沈浪对自己的仇恨减轻一些。

    “这转轮殿为何变成了如此模样?”龙冥看着渊谷中央的空间裂缝,皱眉问道。  转轮王如实交代,说是自己为求保命,主动带沈浪来转轮殿,企图利用转灵台救活吕洞宾的魂体,不想却生出未知的异变,导致空间小范围坍缩,转轮殿被空间旋涡

    吞噬。

    龙冥双目微微一缩,转灵台是初代转轮王留下来的,竟会毁于一场意外。

    事有蹊跷,龙冥暂时也无从考证。

    怜星公主眨了眨眼睛,忍不住说道“爹,你也听到了,既然过错不在沈浪道友身上,你就放过他一马吧!咱们地府这样以多欺少,面子上也过不去啊。”

    龙冥冷哼道“十殿阎罗是我地府直辖仙官,现在被一个外来修士给杀了,本座岂能轻饶对方?你这丫头,就不要过来乱搅局了!”

    怜星公主心中不服气,鼓起小嘴道“沈道友可是女儿的救命恩人呢!女儿的命,难道不比那个泰山王重要?”

    “无知!外族修士岂能与我地府十殿阎罗相提并论?”

    龙冥冷喝出声,一巴掌甩在了怜星公主的脸颊上。

    “啪”的一声大响。

    怜星公主柔弱的身体飞了出去,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这一巴掌,着实是把怜星公主给打蒙了。

    “爹,你……你打我……”

    怜星公主美眸睁得滚圆,她捂着自己红肿的脸蛋,娇小的身子一阵颤抖,美眸噙着一丝泪花,表情委屈的让人心疼。

    她从出生至今,一直都被龙冥视为掌上明珠,还从来没有被自己父亲甩过巴掌。

    现场一阵骚动,眼看着怜星公主伤心至此,无数地府修士心都要碎了。  沈浪皱了皱眉,讥讽道“阁下身为地府府主,何必为了那点莫须有的威信向自己女儿动手。你若真想为彰显自己重视下属的心情,只管冲着沈某来即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莫要迁怒怜星公主!”

    沈浪和苏若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