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袍踏雪 > 第二百五十五章 飞鸟知还

白袍踏雪

第二百五十五章 飞鸟知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丑奴儿令 书名:白袍踏雪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agxs.net,手机阅读m.ag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白袍踏雪》最新章节...


    时间如白驹过隙,指间流沙,消逝的极快,也从不曾回过头。

    掰指一算,六月已然过半,距离四海盟的大秋盛会,已然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了。

    云仙阁之中,各门派驻于此的管事越发地忙碌起来,与此同时,那些不属于四海盟内的江湖闲散人等也不能再入阁中,只余下四海盟中人,静待这场为天下所瞩目的盛会。

    虽说外人不能再入云仙阁,但云仙阁中却变得越发的热闹起来,三十六楼七十二坊的执笔人和伶娘不得不使尽浑身解数,绞尽脑汁地变着花样来吸引江湖各路的来客,好藉此闯出声名,也好让自己在阁中获得更高的地位。

    而相较于东边的盛况,西边的荀门就稍显冷清了。

    大约半个月前,荀门门主荀无意定下了第五位前往大秋会的弟子,而那位弟子却不是掌门之子荀玉宁,而是一位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荀门大公子荀玉展。

    此事一出,举门哗然。

    荀门弟子们不敢冒着大不敬之罪猜测掌门是不是脑子抽了筋,而是暗自揣摩大公子究竟给掌门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抢下了这么一个位置。虽说以大公子的身份,即便荀门因他之故未能在大秋会中夺魁,大公子也定然无性命之忧,但你这丢脸,不是丢大发了?

    试想一下,若那五位弟子之中前四位皆因力竭落败,当观众们满怀期待地将目光落向荀门,迫切地想要看看这隐隐已有中原第一豪门的宗门会派出怎样的大轴弟子之时,出场的竟然是一个连剑都提不起的头戴冠帽的儒生。

    那会是种怎样的场景?

    会说你荀门目中无人、狂妄自大,还是当真脑子有病?难不成,你荀玉展还能舌灿莲花,唇为枪舌当剑,活生生地把人骂死?

    若真是如此,那倒是天下奇观了。

    总而言之,事已成定局,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还是走着瞧吧。

    荀门弟子无奈之余,看向那素来低调儒雅好似与世无争的大公子之时,眼神之中也有了些变化。

    今日一早,荀门之中还是如往常般冷清。

    左阁弟子坐于堂中摇头晃脑地念着名篇文章,右阁弟子手握双剑在馆内虎虎生风。

    一切皆是如常。

    魏定山悠然行至庭院中漫步,背着手,眺望了一眼东方那隐隐的高楼轮廓,蓦地闭上了眼睛。

    感受院中吹拂的清风,倾听叶声,细闻木香。

    不知为何,他的身影忽又佝偻了几分。

    “你们是什么人!”

    门口处忽然传来一声暴喝,瞬间便将中庭这番宁静与惬意打破,魏定山睁开眼睛,浑浊灰暗的眸中恢复了一丝清明,尔后他迈步向前走去。

    荀门外,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与其说是不速之客,或者用格格不入来形容更为贴切。

    只见约有百来穿着一身朴旧布麻衣的汉子立于荀门外,他们面相质朴,眉宇之间却有着一丝微弱的与气质不符的戾气;他们身材大都瘦削,面有菜色,但衣衫之下,却难掩那精健的肌肉。

    此刻那群人面对着守门弟子的诘难,皆是一脸窘迫地搓着手,显得不知所措。

    “你们是什么人!”看门弟子一脸嫌弃与厌恶地又质问了一声:“你们可知道这是哪里?”

    为首那人五官精细,脸庞棱角分明,长相颇有几分神韵;他的下巴虽有着凌乱的胡渣,面上也带着数道刀疤,一眼望去,却给人一种十分精神的感觉。

    他努力挤出一张和善的笑脸,答道:“当然知道,这里是荀门。”

    守门弟子一瞪眼,把头仰起,音量提高了八分:“知道这是荀门还敢来?看看你们身上的打扮,跟个叫花子一样,咱们荀门虽是圣地,却也不是施舍的地方,哪来的,赶紧回哪去!”

    其实也不怪这守门弟子如此,荀门名声在外,这么多年来,前来寻衅滋事的宵小之辈也不在少数,那种穷酸的刁民占领道德制高点指责他们不济贫困的不扶弱小的更是数不胜数,此时面对着这么一大群这等打扮的人,怎叫人不心生警惕?

    为首之人低垂着眼帘,黯然道:“我……我是来找大公子的。”

    “大公子?”守门弟子深深地皱起了眉头,一脸不可思议道:“哪个大公子?”

    那汉子紧张地搓了搓手,神色愈显惶恐,声音也情不自禁地低了几分:“就是、那个、荀、荀玉展……”

    “哈!”

    守门弟子嘴角抽了抽,眼神越发地轻蔑,他回首望了一眼其余守门之人,夸张地笑道:“哈哈,我没听错吧,他说他要见大公子!”

    一众弟子顿时哄笑起来。

    “我们大公子再如何,他也是咱们荀门的大公子,是咱们的脸面,岂是你们这些人说见就能见的?快滚!”守门弟子心知他家大公子素来文弱,见人有难无论真假皆会倾囊相助,实是愚蠢,想来这帮人便是看中了大公子这一点,跑来讹钱了。

    为首那汉子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愣在了原地。

    后面有人叫道:“老大!我就说这荀门的大公子,怎么可能接见咱们这种人,那日不就是捡着好听的说,哄咱们玩的!”

    “没错!那些握笔杆子的文人都是这种德性,说起来那是一套大义凛然,做起来,完全又是另一套,咱们见得多了!”

    “就是!走了走了!杵在这儿贴别人冷屁股,丢人啊!”

    守门弟子听得这些话,登时不高兴了,梗着脖子骂道:“你们他妈的阴阳怪气地骂谁呢!”

    这话一出,如同点燃了炸药的引线一般,两边顿时吵了起来。

    为首那汉子紧咬着牙关,两颊的肌肉一阵抖动,最终还是听不下去了,抬起头吼道:“够了!”

    “我们走!”

    “快滚!”

    守门弟子不忘冲着他们的背影呸了一声。

    魏定山躲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这一幕,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回头望了一眼那巍峨的中阁,眯起了眼睛,尔后再转头冲着正欲离去的那群人大喊了一声:“慢着!”

    这一声,恍若惊雷,在众人耳旁炸裂。

    守门弟子被吓得一颤,虽未见其人,但只听这声音便知来者何人,于是急忙躬身拱手,瑟瑟发抖地打招呼道:“魏老。”

    同时心里还在暗暗叫苦,难不成这帮土里土气的家伙还真的认识大公子不成?

    那伙农夫打扮的汉子也被这声吼的浑身一震,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回身望去。

    为首那汉子见来者气度不凡,苍髯白发,样貌极有威严,用屁股一猜便知是荀门的大人物,当下也不敢造次,急忙低下头,拱了拱手。

    魏定山走上前来,那枯木般的眼皮几乎眯成了一条缝:“你们是?”

    听得这老者又是这般询问,汉子犹豫片刻,还是没有直接回答,依然这般说着:“我们是来找大公子的。”

    “你们来寻玉展,有什么事吗?”魏定山向前一步,又问。

    汉子怔了怔,随后苦笑一声:“有没有什么事,还得大公子说了算。”

    魏定山听着这般含糊不定的回答,却好似明白了些什么,他抬眼一扫那极为平凡的人群,再斜眼一瞥旁边守门的弟子,目光突然有些出神。

    随后他叹了一声:“让他们进去。”

    “遵命!”

    守门弟子怎敢违抗魏定山的命令,慌忙退向一旁,让开一条道来。须知在这荀门之中,就连掌门荀无意也得敬他三分,不止是因为其资历,更是因为其不可测的实力。

    “你们跟老朽来吧。”魏定山淡淡地说了一句,随后转身向着中庭处慢悠悠地走去。

    身后,留下一众弟子面面相觑,互相使了个眼色,便准备待会将此事大肆宣扬一番,只道是大公子又要搞些事情出来了。

    仿佛是感受到这老者身上那种隐隐散发出来的威严,一群本是喧闹不堪的汉子进了荀门后,却像只受惊的兔子一般忐忑不安,蹑手蹑脚地,生怕弄出一点动静来。

    也生怕,打破了荀门内这番云淡风轻之景。

    “玉展就在这阁楼之上。”魏定山的脚步停在了中阁前,尔后回身问了一句:“是要让玉展下来,还是让老朽带你们上去?”

    为首的汉子感觉自己好像憋了一口气,不知怎么回答。

    凭他们低贱的身份,能进的荀门已是三生有幸了,此刻怎么能好意思让那位尊贵的大公子亲自下来?但同样也因他们低贱的身份,又怎敢踏入这锦绣巍峨的楼阁,玷污这一方圣地?

    “我们……”汉子抓耳挠腮,冥思苦想之下,终于是想到了一个折中的法子,他急忙回答道:“我们就在这候着,您老也不必去唤大公子,等他什么时候有空,自己下来便成,咱们就在这等着。”

    他这般说着,抬眼偷偷打量着面前的老者,显得是那般惶恐不安。

    魏定山大笑了一声,尔后又无奈地摇了摇头,调侃道:“来者是客,怎能让客人久候呢?”

    “你们稍等片刻,老朽去唤玉展下来。”

    说罢,这位老人背着手臂,摇头晃脑地走上楼去了。

    只是望他的背影,不知为何,又佝偻了几分。

    :。:

    </br>

    </br>

    ps:书友们,我是丑奴儿令,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