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犯众怒半步仙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人人小说网] http://www.agxs.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画天为牢,逃无可逃,退无可退。m.

    那便战!

    “战!”

    秦浩轩、张狂、徐羽等一众太初高手,却是根本没有考虑离开,考虑如何破开困住他们的大阵,被困在阵法之中的普光阁的道宫老祖和仙婴道果境的高手们,已经开始反抗。

    再有他们的攻击,此时的极阵仙王二世身,乃是腹背受敌。

    这也是最好的攻击极阵仙王二世身的机会。

    他们也必须要抓住这个机会。

    他们可以的一众高手已经开始反抗,可在那极阵仙王二世身的大阵之中,他们根本奈何不了极阵。

    毕竟,大阵是极阵所布,极阵乃是曾经以阵法成就仙王之人,他怎么可能没有准备。

    倘若他们这个时候离开,让所有的普光阁之人被困在阵中。那极阵没有了外力的压力,可以全力对付普光之人,恐怕最后,所有普光阁的人都会成为极阵的养料,反而有机会帮助极阵冲击成就仙王。

    若是极阵这样的人,成为仙王,那时候,不只是他们,怕是这个世上所有人都要危险了。

    一道道法术,法宝凌空飞起,向着大阵中央,气息不断攀升的极阵仙王二世身轰击而去。

    “普光,拦住他们。”

    极阵仙王二世身一边压制着大阵之中,一众想要反抗挣脱的普光阁高手,一边还尝试着继续突破,他暂时没有精力分散。

    何况,还有普光阁主在,可以助他。

    普光阁主向着四周扫了一眼,看着那一个个或是悲愤莫名、或是暴怒不已,又或是面露死灰之色,已是心死普光阁高手,脸上露出一道痛苦之色。

    他的背后,九座道宫急速膨胀,吸收的一众普光阁道宫境老祖以及仙婴道果境的力量,与他自己的力量相融合,被他轰然击出,在大阵之外,形成一道璀璨的法术长河。

    这长河横跨天际,也不攻击,只是挡在混元阴阳归宗大阵之外,阻挡着太初众人的攻击。

    他的目的,是帮极阵老祖宗挡住一切外力的影响。

    “混账!”

    “普光,你竟然还帮他!”

    “你有何资格,继续做我们普光阁的阁主!”

    “普光,迷途知返,现在还来得及!”

    “阁主,您还是我们的阁主吗?刚刚宋游可是被他杀了,现在,他还想要再夺走我们所有的修为,我们不在了,普光还能存在吗?”

    一众普光阁的高手们,主,一个个或是愤恨的破口大骂,或者是讲着道理,或是悲情苦劝。

    普光阁主痛苦的闭了一下双眼,这些都是他普光阁的弟子,若是有的选,他也不想这般的,可他现在没有选择。

    普光阁主刚刚闭上的双目骤然张开,目光中露出一道决然之色,为了普光阁的未来,只能牺牲众人了。

    只要极阵老祖宗成就仙王,那么普光阁便挥有无限光明的未来,有无限的辉煌。

    只要自己还活着,普光阁的传承便不会断!

    普光阁的历任阁主,列祖列宗们,他们有灵,也一定会支持自己的做法。

    自己,这一切都是为了普光阁!

    普光阁主全力施展,疯狂的抽取着众人的修为,化为他的力量,阻挡着太初众人的攻击。

    混元阴阳归宗阵中,一众普光阁的高手们虽然已经开始反抗,可在这大阵之中,他们的力量仍旧不受控制的被疯狂吸取着。

    一股股不同的力量,在大阵的吸收之下,被汇聚成一股强悍无匹的力量,种种力量水乳交融,完美融合,没有任何的冲突,源源不断的涌入横跨天际的法术长河之中,任由太初众人如何攻击,都无法突破其防御。

    张狂双眸中露出一道狠戾之色,他的手中,忽然出现一柄白玉一般色的权杖。

    权杖一出,浓郁的仙气四溢,引的天地之间,重重异象浮现,大地龟裂、河水泛滥、山泥流淌。

    四周的空气尽数受到这权杖的牵引,随之波动起来。

    太初的仙王级权杖!

    张狂双手持杖,将之放于叠加的天、地、人三宫的中央处。

    霎时间,整个天地人三宫的威势再次暴涨。

    三人合力,再次发动猛烈攻击。

    而普光阁主,仍旧疯狂的吸取着一众普光阁高手的力量,抵挡着太初众人的攻击。

    血流成河的战场废墟内,一具具死尸之中,一具倒在地上的尸体动了动,他先是四肢微微抽动了一下,随之后背、头部、整个身子都动了起来,他双手支撑着,起身,站立在了这一片废墟之中。

    “这个人是?”太初后方,梦钟老祖望着对面的那道人影,脸上露出一道疑惑之色:“此人,这是普光十三煞之中的玄煞老祖。之前我与他交手,分明已是击杀他,怎的又活了过来?”

    “玄煞……他还没死!”

    “果然,我便知道,他不会死的。”

    普光阁一方,众人也纷纷看到了在战场废墟之中起身的玄煞老祖。

    尤其是普光十三煞的其余几人,虽然如今他们被困在这大阵之中,虽然他们的修为一直被抽取着,可亲眼看到玄煞站立起来,几人还是纷纷面露喜色。

    “果然,玄煞还是施展了他的龟息功。”

    “玄煞龟息之下,全身生气全无,便是再强的老祖,都不会察觉到他并未死去。”

    “玄煞,快跑,趁着现在快跑,为我们普光阁保留火种!”十三煞中有人迅速反应过来,高声呼喊着,让玄煞快些离开。

    如今,太初的人都被困在了阵法之中,是无法追杀玄煞的。

    玄煞若是离开,便可保留普光火种。

    可玄煞,他却并未离开,反而是向着混元阴阳归宗阵的方向急速飞来,而太初众人也并未攻击他。

    还未飞到大阵前方,他已是伸出一只手来,指着普光阁主的方向,破口大骂道:“普光,你这个叛徒,你可对得起我普光阁的祖宗基业?对得起普光阁历任阁主?对得起,我普光阁的无数教众?”

    他说话间,脸上一根青筋暴起,整个人看起来已是暴怒道了极点,他指着四周的无尽大地,指着大地之上的一具具尸体,怒吼道:“睁开你的眼睛的大地,是我们普光阁历代先辈,用生命捍卫的普光阁。

    无数的先辈,他们用他们的血肉,铸成了普光阁四十万载岁月的辉煌,无数先辈,他们面对教劫,以身殉教,为的只是普光阁。

    而前任阁主将普光阁交到了你的手中,那是信任你,相信你能延续普光阁的辉煌!可是你呢?

    即便你无法延续普光阁的辉煌,你身为阁主,也要保留我普光阁的火种。可你都做了什么?这大地之上已血流成河,那是我普光人的鲜血,无数普光阁的弟子,为了守护普光阁的荣耀,献出了他们的生命。

    所有普光人,都在为普光阁而奋战,可是你,你身为普光阁的阁主,你竟然勾结外人,陷害普光阁,如今,你更要用所有普光阁存活着的道宫老祖和仙婴道果境的高手的修为,来助极阵成就仙王。

    他是普光人吗?他成就了仙王,会管普光阁的死活?到时候,所有普光人全部死去,你便是普光阁的罪人,自普光阁诞生以来,最大的罪人!”

    玄煞老祖的话,仿佛是巨锤一般,一击一击,直敲打在他的心间。

    罪人?

    他是普光阁的罪人?

    不,不可能!

    他不可能是普光阁的罪人,等极阵老祖宗成就仙王,那时候,所有人都会知道,他才是普光阁的英雄!

    他不是普光阁的罪人!

    “聒噪!”

    极阵仙王二世身面色闪过一道不愉之色,他抬手一挥,一道光芒射出,瞬间洞穿了玄煞老祖的整颗脑袋。

    即便是与阵法之中,一众普光阁的高手对抗这,他也有足够的精力再出手灭杀玄煞老祖。

    玄煞老祖整个人,瞬间化作一片齑粉,完全爆开,死的不能再死!

    “混账!”

    “该死!”

    混元阴阳归宗阵中,普光十三煞其余十二煞,一个个目呲欲裂,他们为了普光阁,献出了自己的一切,与敌人拼死大战。

    如今,玄煞没有死在太初人手中,却死在了自己人手中。

    这是第二个,死在极阵手中的普光阁高手了,前一位是宋游!

    不止是普光十三煞,大阵之中,一众普光阁高手,再次的老祖被极阵米啥,所有人都悲愤万分,同仇敌忾。

    他们拼命反抗,想要挣脱这大阵的束缚。

    可是,无用,已经太晚了。

    若是一开始,他们在最佳状态的时候,反抗或许还有机会。

    可如今,他们的修为被大量抽取,而极阵仙王二世身也因为众人的修为和力量,实力暴涨。

    此消彼长之下,他们根本无法挣脱大阵。

    此时,大阵之中,所有的普光阁老祖,都后悔万分。

    他们后悔,为何要那么相信极阵的话,为何要那么相信普光阁主的话。

    他们甚至后悔,当初为何要听信阁主的话,却攻打太初,若是当初没有去攻打太初,也不如同今日这般。

    可后悔,又有何用?

    他们根本无法挣脱出来。

    而太初,他们的攻击虽然越来越猛烈,他他们仍旧无法突破普光阁主的攻击。

    普光阁主所在的阴阵眼,本便是擅长防御的阵眼。

    众人悲愤之中,不远处,之前被秦浩轩等人重创,似乎被完全打散的普光阁教灵,此时,只有常人一般大小的教灵,它的周身,一道道光芒汇聚,一道道灵气从普光阁的每一个教灵升腾而起,急速涌入教灵之中。

    普光阁的教灵,竟还有再战之力。

    极阵仙王二世身脸上露出一道喜色,有教灵在牵制太初众人,普光阁主都不需要全力防御太初,那样他便可以空出手来,帮自己镇压普光阁的众人。

    而自己,便可以收敛心神,全力突破冲关,突破成就仙王!

    他的念头才刚刚落下,那教灵身上,一道道光芒射出,目标却并非是正在蓄力的秦浩轩三人,而是混元阴阳归宗阵中的普光阁主!

    普光阁的教灵,攻击了普光阁的阁主!

    这一刻,整个战场之上,所有人都呆滞了。

    普光阁的教灵,那可是普光阁的信念,他此时,却攻击了普光阁的阁主,它抛弃了普光阁的阁主!

    普光阁主望着那一道道坠落的道法,整个人的信念,在这一刻完全崩塌。

    这可是他们普光阁的教灵,是他们普光阁的魂!

    他们所有普光阁人都坚信,他们的历代祖宗在死去,在进入英灵山之后,他们都会与教灵合而为一。

    他们所有普光人都坚信,他们的教灵,便是他们历代仙人,一代一代的结合体!

    可此时,教灵抛弃了他!

    他真的错了吗?

    普光阁主的心动摇了,他在这一刻犹豫了,更没有再借助阵法之力,没有施展积攒的无数的普光阁高手的力量去阻挡教灵的攻击。

    教灵早已被重创,甚至根基都受损,可它毕竟是教灵,是普光阁这四十万载无上大教岁月所孕养的教灵。

    即便是重伤状态下,它全力一击,仍旧威能浩荡。

    毁天灭地的道法砸落,毫无阻隔的轰击在混元阴阳归宗阵之上。

    一时间,这无比广袤巨大的无上阵法,被轰击的疯狂的摇晃起来,大阵之中,不少布阵的玉石甚至都浮现出一道道裂痕。

    大阵晃动,而普光阁所在的阵眼,以他为主的防御阵法,在这攻击之下更是碎裂大半,一块块布阵的玉器、山石碎裂、爆开!

    阵阵烟尘腾空升起。

    大阵受损,一众普光阁的高手更是瞬间找到了机会。

    他们疯狂的催动体内气血,与这大阵之中恐怕的拉扯之力抗争,想要将自己的力量收回。

    “轰!”

    突然,一块玉石爆开,发出一声巨响,普光时仙之中,羽王老祖破阵而出,控制他的阵法,破开了。

    他的力量,他的修为,不再不受控制的涌入大阵之中。

    他虽是普光十仙,虽是极阵仙王二世身单独培养的道宫老祖,可他也是普光阁的弟子,是普光人。

    他从前一直感激极阵仙王二世身的培养。

    他甚至,会为极阵仙王二世身而死。

    可此时,他已没有了一点的感激,有的只有恨意。

    原来,极阵仙王二世身之所以帮他们,让他们突破成就道宫,是因为他自己,为了他可以成就仙王。

    他们所有人,在突破成就道宫境老祖的一刻,便是注定了,要成为牺牲品。

    极阵仙王二世身从未当他自己是普光人。

    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去认对方为老祖宗,他至始至终都是普光人!

    不止是羽王老祖,在他破开阵法之后,先后两声闷响传出。

    又有两位道宫老祖破开了阵法!

    如今,已是三位道宫老祖挣脱出来。

    极阵仙王二世身,霎时震怒,他的大阵受损了,大阵之中,根本没有任何反击之力,不可能挣脱的道宫老祖,也有三人挣脱。

    他损失了三位道宫老祖的力量!

    每损失一位道宫老祖的力量,他成就仙王的可能性都会降低一分!

    他这几十年的时间,都是为了这一日,为了成就仙王,否则,他为何要布下聚仙大阵,为何要助这些普光阁的废渣成就道宫?

    这是他成就仙王的最好的机会。

    普光阁主,他却在这个时候,出现这等状况。

    极阵仙王二世身在这一刻,已经出离的愤怒,怒吼道:“普光,你在做什么?你是干什么吃的?为何不攻击?”

    “那……那可是我们普光阁的教灵。”普光阁主身为阵眼所在,住持大阵,此时大阵被攻击受损,他也因此受到重创。

    可他此时却根本没有管他的伤势,而是神色木讷的望着眼前,望着那教灵,双目中看不到一点光彩,整个人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站在这里。

    自己真的错了吗?

    教灵……教灵竟然抛弃了自己。

    普光阁列祖列宗抛弃了自己,他们不再认自己是普光阁的阁主,甚至不认自己是普光人。

    “废物。”

    极阵仙王二世身身体四周,神光汇聚,他不再冲关,而是凝聚所有的力量操控混元阴阳归宗阵。

    霎时间,他所在的阳阵的阵眼处,爆射出无比刺目的光辉,整个大阵所有的光辉,所有的力量此时都不受控制的集中道了他的周身。

    便是普光阁主所在的阴阵阵眼处,光芒也黯淡了下来。

    极阵仙王二世身强行汇聚众人之力,发出恐怖一击。

    一道耀眼的光束骤然射出,呼吸间的功夫不到,光束已是落到了教灵身上。

    教灵之前先是消耗巨大的力量,抵抗太初的攻击,又被秦浩轩三人联手轰击,根基受损,它再次聚集力量之后,也尽数用来轰击普光阁主。

    此时的教灵已是无比虚弱,根本无法抵挡极阵仙王二世身,汇聚大阵之中所有普光阁高手力量的轰击。

    一击之下,教灵被冲击四散,整个教灵瞬间变的只有成人脑袋一般大小,全身上下黯淡无光,奄奄一息,看起力量已是所剩无几,甚至给人一种随时都会完全消散的感觉。

    整个大阵之中,所有还活着的普光阁的弟子,以及大阵之外,那一位位在太初的攻击下,在双方对轰之下,已是存活极少的一位位没有到达仙婴道果境的普光阁弟子,在这可,悲痛不已!

    教灵,那可是他们的教灵!

    极阵竟然攻击了他们的教灵,攻击了他们普光阁的魂!攻击了,代表着他们普光阁四十万载岁月荣耀的教灵!

    所有普光人,在这一刻几乎完全疯掉!

    普光阁主,更是浑身颤抖,几乎是用尽全身力量,向着极阵仙王二世身嘶吼质问道:“你想做什么?你疯了!这是教灵,是我们普光阁的教灵,是我们普光阁历代先祖化身的教灵!你竟然攻击教灵!”

    他一直相信,相信只要他活着,只要极阵仙王二世身成就仙王,那么普光阁必定可以再现辉煌!

    可如今,极阵却攻击了教灵!

    任何一个心中有普光之人,都不可能这么做!

    攻击了教灵,便是叛教!

    极阵,他的心中,根本没有普光!

    “普光,本尊原本想要留你一命。可你却这般婆婆妈妈,既然如此,那么你也一快变成养分吧。如此一来,阵法变完整了,没有人能挣脱得了。”

    极阵仙王二世身周身,杀气冲天而起,若是可以,他倒是会留普光阁主一条性命,毕竟是九座道宫境,这条狗也算听话。

    不过,一旦他冲击仙王遇到问题,那么,他自不会再留普光阁主。

    对他来说,普光阁主,也只是一个工具,一个助他成就仙王的工具,一个可以充当养料的工具。现在,是这工具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这大阵的确是有两个阵眼,而普光阁主的阵眼,其实是关键!

    若是没有普光阁主的阵眼,便是他都无法快速的抽取力量。

    而普光阁主的阵眼,便是最好的容器,通过他来抽取力量。

    他告诉过普光阁主,是要抽取这些人的力量,因为他的阵法可以做到,可实际上,他是在吞噬。

    这世上,除了吞噬之道之外,没有任何的办法,可以将不同的力量全部纳入自己体内,哪怕是同宗同源都需要时间,将对方的力量一点一点的消化变成自己的力量。

    而普光阁主,便是最好的容器。普光阁主也可以吸纳众人的修为,而他之前开放阵法,让普光阁主吸纳众人的修为之后,可以自用。

    如今,他操控阵法之下,普光阁主仍旧可以吸纳众人的修为,但是也仅仅只是吸纳罢了,吸纳之后,他根本无法再施展众人的力量。

    他如今,便是一个容器,一个可以将众人的修为吸纳到他的体内,粗略炼化的容器。而有了普光阁主,他可以直接抽取普光阁主吸纳炼化的众人的力量,比他自己单独吸纳要快的多。

    先让普光阁阁主吸纳,做容器。

    等他自己将所有的力量都抽空之后,再抽空普光阁主。

    四周,包括普光阁主在内,一众普光阁的道宫老祖以及仙婴道果境的高手,极力反抗,可他们在这大阵之中,根本无力反抗。

    便是挣脱阵法的羽王老祖三人也无法做到。

    “自爆!”

    普光阁众人之中,以为道宫老祖突然暴喝一声,这极阵攻击他们普光阁的教灵,更是一早便算计他们,用他们当做他成就仙王的养料。

    他宁愿自爆,也不会让普光阁主如愿。

    他疯狂的调动体内的气息,想要自爆道宫,可是他才刚刚汇聚一部分力量,这力量还没有达到自爆道宫的程度,力量却是突然一空,被抽走了大半。

    极阵仙王二世身得意的笑声传来。

    “尽管试便是,你们以为,本尊布置这大阵,想不到你等会自爆道宫?”

    众人疯狂的尝试,可他们却是发现,即便是挣脱了阵法的羽王老祖三人,同样无法自爆道宫。

    这阵法对他们的该控制太强了,他们唯一能做的,唯有做到一定程度的对抗而已。

    极阵仙王的气势不断攀升,他身后的九座仙宫,隐隐约甚至都给人一种要撑开的感觉。他全身神光璀璨甚至让人已经看不清他的相貌。

    隔着巨大的阵法,众人都能远远的感受到,极阵仙王二世身所散发出的骇人气息。

    “这气息,这绝对超越了九座道宫老祖的极限。他现在,恐怕真正的达到了半步仙王的境界!”

    一念仙祖脸色沉重无比,他一直都在常识突破成就半步仙王,他每一次精进,也都感觉他无限接近半步仙王了,可一次次,他发现,他总是感觉无限接近半步仙王,却从未达到半步仙王的程度。

    在场的众人之中,他不是最强的,可他却是最为了解半步仙王之人。

    四周众人神色沉重。

    他们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如今的极阵仙王二世身,正在一步步走上巅峰。即便他如今没有成就仙王,可凭借他暂时借来的冲击境界的力量,也足以击杀他们所有人。

    极阵的气息真的太强了,而且还在急速攀升着。

    一股股强大的力量冲入他的体内,他的背后,隐隐约甚至都浮现出来两外一道虚影,一尊他的虚影。

    可与如今的他似乎有有所不同。

    是他,却并非他!

    “这是他前一世的虚影!”还童老祖低呼一声,语气沉重道:“冲入他体内的力量太强了,这力量似乎是要唤醒他前一世遗留的力量。他是仙王二世身,他的前一世,恐怕可以做到,在他这一世的身上遗留下,不多的仙王力量,那是真正的仙王力量!

    倘若那种力量,真的被唤醒,会更加容易让他明悟,如何冲击仙王。而且,那种仙王的力量品质更是极高,倘若唤醒这种力量,他成功的可能性极高!”

    极阵仙王二世身疯狂的吞噬着一切,吞噬着大阵内普光阁所有高手的力量,吞噬着被击碎的普光阁教灵四散的气息。

    “仙王的力量,那可绝非仙器可比的,那是真正的仙王力量。仙器也只是仙王随手炼制的罢了。因为是仙王炼制,所以名为仙器。在飞仙时代,道宫境老祖便能飞升,飞升便是仙。他们炼制的也是仙器,可那仙器,并非真正的仙王的力量。”一念仙祖长叹一声。

    秦浩轩眉头紧皱,之前他修为尚弱的时候,第一次遇到仙器,遇到镇妖铃之时,他尚且感觉镇妖铃极强。

    可后来,随着他修为越来越高,他也发现,仙器并非如同他最初想象的那般强。尤其是当他成就九宫之后,都几乎不再动用镇妖铃了。

    而极阵仙王二世身甚至以半仙器,承载阵法。

    所以仙器,并非是真正的仙王力量,强也只是强的有限,对寻常道宫境老祖来说,仙器极强,可对他这等当世最为顶尖的战力而言,仙器也只是那么回事了。只是仙器之中,蕴含了仙道法则,距离天道更近,所以威能不错。

    可是,眼下极阵仙王二世身却是要觉醒他前世的仙王之力,那是真正的仙王力量!

    极阵仙王二世身一边吞噬一切力量,一边操控着阵法,施展众人之力,轰击着众人。

    与普光阁主操控大阵,借助众人的力量,只是防御不同。他操控大阵,施展众人的力量却是疯狂的攻击着被困住的秦浩轩等人。

    那一股股力量飞落而来,众人甚至无力抵挡,只能在被困的阵法之中,四处躲闪。

    “不能再这样躲下去了,我们一直躲闪,这其实才是极阵最想看到的。因为我们躲闪,便不会影响到他,等他真的突破到仙王,或者说将众人的力量全部吞噬,达到一个顶峰之后,他再出手,我们没有人可以阻挡他。”

    一念仙祖躲开飞射而来的一道法术,苍老的脸上露出一道复杂之色,他轻叹一声道:“我活的已经足够久了,这个世上,除了那些仙王二世身之外,恐怕没有比我活的更加久远的人了。

    这一战,虽然是你太初与普光阁之战,可这也关系到我瑶池古教的尊严。我有一法,或许可以有所转机。

    以我的修为,若是冲到极阵的大阵之前自爆,是有机会将大阵炸出一个缺口的,甚至伤到极阵。

    反正,我活的已经足够久了,也是时候,去下面找我那些老伙计了。”

    “不可。”秦浩轩连连制止道:“一念道友,现在还不到那个时候,何况,此时乃是我太初之事,一切都是因我太初而起,若是要自爆道宫,也应由我太初之人自爆道宫。

    何况,我方才有了一个很大的发现。”

    秦浩轩指着他和张狂以及徐羽的天地人三宫之中的那根法杖道:“刚刚我施展法杖的时候,却是发现这根法杖也可以承载不同的力量。”

    说着,他微微停顿了一下之后,才继续说道:“这是吞噬仙王的法杖!其中甚至还蕴含着吞噬仙王的吞噬之法,若是有足够的时间,我们三人叠加道宫,吸纳借取天地间万物的力量。

    而法杖本身也可以承载无比巨大的力量,不会因此爆开。三宫则是媒介,因为三宫才能借来天地万物的力量,只是三宫是有极限的,但法杖的极限深不见底。”

    “仙王法杖……这法杖,恐怕不是仙器那么简单。”一念仙祖望向那法杖,感受着法杖的气息,低呼道:“可以完全承载力量,而且这气息……器灵……这是仙王本命之力凝聚的法宝,是至尊王器!”

    “至尊王器?”秦浩轩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

    “没错,至尊王器。与仙器只是仙王随手炼制不同,至尊王器,乃是仙王炼制的本命至宝。仙王完全体,制造的至尊王器,甚至可以当做是一位仙王了。

    自然,王器之中是有器灵的,只是器灵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与仙王一般,陨落。器灵陨落,王器也无法发挥出全部威能。

    而且,如今你这王器之中,也有器灵,只是非常弱小,应当是之前的器灵死去之后,新诞生的器灵。想要让这王器发挥威能,需要让这器灵成长到最够大才行。”

    “成长?”秦浩轩心念一动道:“我们三人的宫,乃是天地人三宫,倘若以此为基础,激发前世、今生、未来。激发器灵的增长,然后让这个器灵拥有更强的力量,再让器灵释放大量天地之间借来的力量释放,未必不可一站!”

    一念仙祖也知道秦浩轩三人的三宫神奇,只是他还是轻轻摇头道:“理论上没有错,可时间不够了,你们三人便是激发器灵增长,也是需要时间的。”

    “或许可以一试。”刑的声音从一旁传了过来,他从开战之处,便隐藏了起来,他一直在寻找偷袭极阵仙王二世身的机会,即便是众人受到危险,他都没有现身。

    可是,他一直等待一直寻找,等到了现在,仍旧没有等到何时的机会。

    极阵仙王二世身太过谨慎了。

    “阵法可不仅仅只是极阵会布,我同样会布阵法。我外出游历之时,曾经学的一个上古阵法,可以加快你们吞吸的速度,加快激发器灵成长的速度。”

    话音落下,刑已是开始布阵。

    秦浩轩和张狂以及徐羽三人,迅速汇聚,天际之上,三宫威能激荡,通过吞噬法杖,向四周涌去,疯狂的借取着天地间一切的力量。

    众人知道,知道秦浩轩三人想要施展威能惊人的一击,想要击破极阵仙王二世身的大阵,必然要蓄力许久时间,借取天地之间的力量需要时间。

    现在,他们要做的便是为秦浩轩三人争取时间。

    混元阴阳归宗阵中,极阵仙王二世身面色微变,虽然秦浩轩等人一直在传音入密交流,可如今的他,修为暴涨,战力不断提升,这一方天地内的一切,都瞒不过他,他仍旧青岛了对方的话音。

    想要阻挡自己?

    何人可以阻挡自己!

    不过秦浩轩……

    他自信,如今的他,已是无人可以阻挡,可他还是再次出手了,向着秦浩轩三人发动致命一击。

    毕竟这人是秦浩轩,是让他吃过亏的秦浩轩。

    一道璀璨的光芒自大阵之中射出,向着秦浩轩坠落而去,光芒所过之处,苍穹瞬间炸裂,虽然这一击只是从天际划过,可大地之上,遍野的横尸,却是纷纷爆开,大地无限炸裂。

    一念仙祖挡在三人前方,他的体内气血疯狂燃烧,手中,出现一颗紫色的种子。

    “一念花开,一念落,一念世界,一念空……”

    他的手中,紫色的种子在璀璨的光束坠落知己,骤然绽放,一朵朵花瓣展开,整个世界都映射出一道五彩的霞光。

    这花,看不出是什么花。

    这花无比的巨大,巨大到将这无尽的光束完全吸入其中。

    随之,花瓣并拢,凝结成果

    这是这果,却是疯狂的震荡着,花果的外壳之上,更是浮现出一道道清晰的裂痕。

    下一刻,整个花果轰然爆开,一道道凛冽的劲气向四周射去。

    光芒凛冽,却远远无法与之前的威能相比。

    四周众人纷纷施展法术,挡住了这四射的劲气。

    而一念仙祖,随着他身前的花果爆开,本便藏来的他,看起来又苍老了一分,他的身子更是被震的向后倒退飞去,飞腿之中,咳出大口的鲜血。

    一念仙祖,被重创了。

    “挡?本尊看你们能挡到何时。”极阵仙王二世身冷哼一声,吞噬四周一众普光阁高手的气息,一掌拍出。

    霎时间,天际之中,浮现出一座巍峨巨山的虚影,这巨山,并非是人界的任何山峰,反而如同传闻之中,九天之外的神山一般,山峰之上,挂满了种种道法,从上到下,向着秦浩轩三人当头砸落。

    巨山坠落,仿佛是整个天际都坠落了下来。

    吞海魔主骤然升起,她的脚下,流光长河升腾而起,身上,霓裳之衣飞散,虎作点点繁星,飞入流光长河之中。

    这长河,在这一刻宛若璀璨的星空。

    巨山虚影砸落,却宛若天际与星空的碰撞。

    虚空之中,一声声闷响不断响彻,这一方空间,这一方世界,整个苍穹,处处炸裂。

    浩荡无际的劲气向着四周迸射。

    吞海,她挡住了极阵仙王二世身的攻击。

    只是她的身躯,也随之被震退开来,一击之后,她虽未如同一念仙祖一般被震的倒退飞出,可她的嘴角边也露出了一抹殷红的鲜血。

    她也受伤了。

    众人之中,除了施展三宫借助天地之间一切力量的秦浩轩、徐羽、张狂三人,以及布阵的刑之外,最强的一念仙祖和吞海魔主都受伤了,而此时,极阵仙王二世身的攻击再次落下。

    一道身影突然飞出,迎向这道威能无边的攻击。

    还童老祖!

    他虽也是九道宫的老祖,是来自古教的老祖,他比起一念仙祖和吞海魔主都要弱,可他仍旧冲了上来。divdiv
http://www.agxs.net/135/135629/827323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agxs.net。人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g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