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历史军事 > 唐朝生意人 > 第五百八十七章 长安城来人

唐朝生意人

第五百八十七章 长安城来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素布可奈 书名:唐朝生意人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agxs.net,手机阅读m.ag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唐朝生意人》最新章节...


    李之所要求的回报,并非只是财物,而更在于莘景山在烽驿盟中的影响力。

    于是他问起此事,莘景山照实回答:“在烽驿盟中另有名号,古暨达为那一方的统称,又因盟中大长老身份,牛星华、冉俊贤二人并不知我莘景山名讳与乾天观身份,皆称之我为古长老!”

    李之点点头,与之将其关于广州城与罗浮山所发生的一切。

    了解了最详实内情后,其中关键之处与他的另行了解并无出处,莘景山才说道:

    “正如李先生所猜测,天火寨内门却是不知仉督宜年与卜翰藻之间勾当。这一次本为他们那边派人来,但考虑到怕引起李先生更大误会,刚巧我就在附近,于是便决定由我来疏解一下其中矛盾,中间有个缓冲,才好两方接触!”

    “还请莘前辈给传递过我的意见,此时对我目前境遇而言,正是关键时刻,容不得稍有松懈,不然今后我会很难在各方立足!”

    “我明白!李先生,以后你我之间不用再称呼前辈,叫我一声景山兄足矣!”

    “景山兄,那我就不再客套了!这样吧,你与天火寨内门或是烽驿盟接触后,在私下里找我一趟,我有些私人事务与你交流!”

    李之并不用讲的过于明白,除开他答应赠与烽驿盟的丹药之外,会额外提供给莘景山个人所需。

    莘景山自然很是感动,但却深埋心内,主动提及正清文绮堂的乾坤袋:

    “临来时烽驿盟还交代,正清文绮堂的乾坤袋销售问题,以及通云洞进入名额,不知李先生要我带怎样的话意传递回去?”

    李之笑道:“乾坤袋马上就要公开发售,但在此之前,我可以免费给烽驿盟提供三只,但以后就要使用所需炼制材料来置换了!”

    “原谅我还没得到授权,关于烽驿盟内部构成,需要等上峰授意。烽驿盟中人提到了此事,你放心,李先生这是在给整个修炼界谋福利,就是你免费给烽驿盟提供的三只,也会给个合理的说法。”

    “关于通云洞名额问题,我想你们那边也具体拿出个章程回来,另外也向天柱山雨霖观接触一下,他们目前已有一整套名额换取方式,看看是否有可借鉴之处!也正如景山兄方才所言,烽驿盟内部成员是保密的,我可不好提出什么建议,不然会牵扯到身份暴露当中去,你们的领导层需要何种方式获取名额,还是由烽驿盟首先提出建议吧!”

    “李先生如此实心实意,我想烽驿盟会很值情,具体事项目前不急于下结论,但李先生接下来行程是否透露一下?说不定哪一刻我就能接到指令,也好及时找到你!”

    “我的行程没什么秘密可言!三日后吧,我会赶往福州,接到修复的货船会前往泉州,接下来一月内,我都会在福州与泉州之间!”

    “还有一事,李先生见到那位神秘的二品炼丹师,可否商量一下,给烽驿盟提供给部分成品丹?当然,价格上好商量,便是用药材置换也可以提供一下具体数量!”

    “嘶......这事有些困难了,你也知道,炼制丹药,就需要灵气环境支持,不然没有成丹可能!我换得十二枚丹药,已经付出了三百多块半月石,若是烽驿盟能提供类似灵性矿石,或许交易可行,不然仅仅需要我来提供,怕是会影响到通云洞日后所需!”

    李之可不傻,眼前就是为一级宗师,他通过何等灵气汲取方式,一样为李之的心中好奇,必然不会轻易答应什么。

    莘景山倒没有什么其他想法,李之所言理由很是合理,烽驿盟的丹药需求,凭什么由他来承担半月石,那等灵性矿石可不是金银能够置换到的。

    “关于这一点的确是个问题,需要好好研究一下!李先生,不如我想将三品水风丹送回去。你这里呢也暂时收手吧,罗浮山那边应该有个教训了,再有预谋不虞者,烽驿盟会给李先生一个交代!”

    李之点头表示同意,莘景山话里的意思很明确了,人杀了也就杀了,但烽驿盟决定参与进来,做事可不能再任性下去了。

    他笑道:“只要没被人欺负到头上,我不会再出手,但是关于通云洞一事我受到的压力很大,烽驿盟方面也需要有所作为!说实话,我个人将之私藏起来,至少数年内不会有人得知,甘心公布出来,里面可没有多少私心杂念,是在为整个修炼界考虑,这一点不可否认吧?”

    “那是当然!”莘景山立即挺直了腰板,“烽驿盟心里有数,李先生不为谋求什么财物,不然变着法子倒卖一些半月石,就会有数不尽的金银财宝到手,先生心中所想,烽驿盟心中有数,不然这一次不会毫无说法的!”

    见李之似乎想要出言反驳,莘景山赶紧补充道:“当然过错一方首先出自于修炼界,烽驿盟会针对于此,在修炼界各方势力间提出严重警告,否则后果自负!”

    莘景山离开后,李之问向易兴生:“通成荫与龚翰音是怎么回事?”

    “回李先生,明面上是由他们与烽驿盟接洽,实际上烽驿盟也并无几人知晓它的存在。我在其中有时候作用大过了他们俩,但前提是建立在朝廷的利益之上。”

    “尤其是那位龚翰音,对待我的态度有些敷衍,我想给他些教训!”

    易兴生慌忙解释,“龚将军人还是不错的,就是因为身份的特殊性和敏感性,有些过于自负了,总以为自己在修炼界面子很大,其实本性并不坏!”

    李之嘿嘿冷笑,“我可以调动整个天柱山势力来打击罗浮山,他有那个能力吗?通成荫夹在其中又是怎么回事?”

    “通少卿也是主管之一,不过他很少直接参与进来,因为......因为......”

    “因为秘纹卫就够他忙碌的了,是吧?”

    “原来李先生知道!是的,秘纹卫有些权利要比我们还重一些,因而通少卿的主要精力放在那边。这一次出现,也是明王亲自下的指令,具体为何我就不知情了!”

    实际上李之已经猜测到了这上面,应该是明王怕龚翰音与易兴生在中间做什么手脚,才派出来通成荫监视这两人。

    通成荫一直都对李之十分尊敬,李之与明王府的关心本来就摆在明面上。

    要他把弥睿等人请回来,通成荫来到了,只有龚翰音与易兴生另有去处。

    李之才问道:“朝廷方面这一次谁来了?为何这个时候吃晚饭?”

    弥睿乐道:“龚翰音之所以对李先生这样敷衍,是因为他身份的神秘性,朝廷中人一般不会与其打交道,不然谁知道那一会儿就会被牵扯到秘密案件当中去?尤其是来自于修炼界的事务。所以,他们在这里,一般人都会躲出去,这叫明哲保身!”

    李之笑了笑,看向通成荫,“通少卿是代表的哪一方?”

    通成荫乐道:“我呀,哪一方也不代表,就是给明王当一回密探!”

    众人皆笑,通成荫这般说来是有深意的,既表达了来自于明王府的关切,也间接起到个监督作用。

    “再就是一王、四王、五王、八王、九王都派来了人,还有兵部、翰林院、尚书省等等,包括几方李姓军方势力都有人来。对了,那位李稜李寿林已被一纸皇命诰书罢免,目前正被流放,皇室资格被废黜!”

    弥睿的话竟是让李之陷入了短时间的沉默,显然这一次是太子李显出手了,这是他在撇清自己与洛阳城外事件毫无关联,当然也有可能是高宗的暗中授意。

    几人交流没有多久,借口外出的长安城来人就呼啦啦集体出现了,居然有四十几人之多。

    其中不乏四王南江王、九王镇江王那样的左右摇摆势力来人,尽管李之心中仍有不适,但毕竟当初没真对他做出什么。

    倒是七王葛林王得罪自己太狠,应该是没脸来见自己,再或许是被明王排除出此次前来队伍。

    这些人里有很多李之的老熟人,比如一王淞王府的李皓李长霖,四王南江王府的兵部尚书李奇李昉化,五王轩王府府丞李遄李德路,翰林书院俞太尉的大弟子訾仪訾汉典,甚至还有李之的小舅子李怿。

    他们在广州城内可是探听到不少李之的所作所为,对他一口气斩杀了几千名修炼者的行为感到恐惧。

    关键是一番作为仅仅出动了三个人,就把广州城里,以及罗浮山修炼界打杀得胆颤心惊。

    如此看来,之前李之的遭遇,一定将他的胸中积怨郁结得太过深厚了,于是一股脑把心理愤恨,全部发泄在那些不长眼的修炼者身上了。

    来到的人里,对李之的认知再一次发生剧烈变化,这些人知道,此人可是轻易招惹不得。

    没见到修炼界派来之人,一样被他暴力驱逐出去,人家一样毫发无损,好端端的谈笑风生。

    但所有人都看了出来,一到涉及正清文绮堂迁出长安城的话题上,李之便是左顾而言他,很明显,黔州府刺史李赫传出的消息确有其事。

    于是,在李奇的眼神示意下,众人对李之展开了种种说服手段,李之均是以沉默代替回答。

    最后,还是李奇支出去众人,单独留下与李之进行长谈。

    李怿则是被派去清绮那里寻求帮助,也一直没得到李之的明确答复。

    第二天,都督府又迎来了一位重要人物,便是八王建成王本人。

    建成王除了他那个正二品骠骑大将军,统管全军之外,还有个掌国家钱谷的保管出纳职责。

    此次外出正是每年一度的各地漕运监察,开发运河、制造船只、征收官粮及军粮等可是都需要饷银,他需要验证花出去的银子是否真正到位。

    建成王的到来,让众人均是放下心来,正清文绮堂撤出长安城的影响力太大了,会直接关系到未来经济圈子的打造。

    而长安城的经济中心地位,直接关系到李姓皇族的安全问题,因而这些李姓来人的心中焦虑,不是寻常人想象中的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