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 > 言情小说 > 进化之超越星辰 > 01419 突入掩体(中)
    黄金时代中页,有科学家提出,在时间与空间之间应该还存在着一个被称之为“掩体世界”的存在。这是有别于空间与时间的完的精神与物质的融合界。

    粗略看来,很难理解。

    详细说明,也还是觉得费解。

    简单通俗的说法,如果将三元的世界具现化的状态拆分为三,那么这里的三元指的就是时间、空间与掩体。不同于通常意义上理解的三维世界,三元世界的具象对整个物质与精神融合世界的概括要更为面也更为准确一些。

    三维世界指的仅仅是空间的状态,就像我们对时间的理解被拆分为过去,现在以及未来一样。

    但其实,从科学系统的角度来看,人类对空间三维的认知以及我们对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感受都只是我们作为人的在触碰到认知壁垒之后产生的自我合理化理解,与真实的物质界仍存在一定距离。

    当然,理论仍只是理论。

    就好比正题提到的这个“掩体世界”。其实人类早在公元2030年左右就被证实与掩体世界有过接触,那些被称之为“先行者”的存在正是来自于“掩体世界”。可后来,随着世界局势恶化,国安处解体以及“切片宇宙”被提出,“火石计划”开启,有关“掩体世界”与“先行者”的一切档案资料都被永久封存,并且其中的大部分关键资料都在大停电时代丢失了。

    后来直到黄金时代中页,借助于考古学和古神学的深入研究,科学家们才重新与“掩体世界”建立联系。只不过这种联系仍是停留在理论层面上的,而且是极为艰深晦涩的顶尖科学难题,往往一些学者在倾注了几十年的时间后仍原地踏步,再加上诸多学者认为人类对于自身存在的三元具象化世界的过度深入挖掘有悖“黑暗森林法则”,极容易将人类导向一个万劫不复的终焉,所以这项研究最终被搁置。

    而今,亚星共和国一统太阳系以后,借助于二级文明的跨越式迈升,人类科学也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境地,在这片更为广阔的沃土上,一些敢于挑战的科研人员再度投身于对“掩体世界”的研究,并且仰赖于旧神和最高领袖的特别恩惠,这些科学家们更是干劲十足。

    于是仅仅重启“掩体世界”研究不到两年,由上百位顶尖科研人员组成的团队就取得了喜人的成果。

    并且他们还根据现有成果形成了具体理论模型并将其导入亚穹核心,而后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真相。

    那就是,“掩体世界”或许就是上元文明世界的残骸,是宇宙大爆炸以后所有物质与精神存在的基础,它可以很大,大的超乎想象,大到整个宇宙在它面前不过是过眼云烟,也可以很小,小到仅仅只是一片草原,小到可能仅仅只是一隅之地。

    没人能够真正与“掩体世界”建立完整的联系,起码凡人不行。

    这一发现很快引发亚星共和国最高管理级震动,也是自那天开始,最高领袖于世人面前现身的次数越来越少。

    当时各大媒体的一些所谓专家纷纷脑洞大开,开始猜想“掩体世界”的研究与发现将会给人类社会带来怎样的进步与超越。

    其中最令人信服的,或者说最唬人的就是“远征”和“永恒”。

    “远征”不难理解,人类不断的扩张领土目的就是为了拥有更多的可支配资源,说到底是对物质世界的开垦与占有。

    曾经地球很大,可随着后工业文明时代的结束,世界上最长的航班也不过四个小时的时候,世界就好像一下变得小而拥挤。于是人类建造了太空电梯,以及人类第一座生态空间站。

    短暂的太空生活之后就是太阳系的殖民时代。

    黄金时代鼎盛时期,人类已经遍布整个太阳系,尽管那时候对于普通人而言,离开地球前往异乡就是一条永无归途之路,可曾经如此庞大的,大的难以想象的太阳系也忽然间变小了。

    再后来,各大行星的星域坐标被标记完成,星港更是将民用级迁跃与太空梭推向人类社会的各个阶层,于是曾经的不归路变成了一次普通的远行,甚至你可以选择在月球工作,却定居已经基本完成人工气候改造的天堂般的崭新地球。

    印象里,刘一饼经历过的最为漫长的一次航行是水星被军阀被毁灭,他带着弟弟乘坐一艘满载偷渡者的货运星舰从金星出发前往冥王星的旅程。

    那一次,他和弟弟在货运星舰上呆了整整三年。

    星舰抵达太阳系边缘的时候,走下货运舰的刘一饼和刘瀚丰兄弟俩简直就像一对未开化的猿猴,他们不但穿的邋遢,更是骨瘦如柴,毛发野蛮生长到令人难以辨别是男是女的程度。

    好在当时执掌冥王星的至高天特首是个主张仁慈宽厚的大好人,这一艘在太阳系漂泊了三年的货运星舰及星舰上残余的一百多名偷渡客才得以重获新生。

    当然,这就有些扯远了。

    话说回来。

    学者和专家们会猜想人类对“掩体空间”的研究会开启人类的远征时代也是有理有据,只是很快就有人认为他们的思想仍过于狭隘。

    如果说,人类只是为了物质世界的登峰造极而进化,那仍免不了最终走向毁灭的那一天。

    因为基于宇宙最终演变为永恒的死寂来看,唯有精神的永恒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永恒。

    所以就有了第二种猜想“永恒”。

    “永恒”说指的是人类的最终理想追求应该是精神化身的永恒,而非物质境界的极限,所以他们的论调听起来也就更加的哲学,更加的抽象。

    不过一番不乏大批的拥护者,甚至不少人认为将人类未来定义“远征”是极其野蛮的退化表现,人类最为高等文明理应进步,而不是重复几个世纪以前人类在地球上做过的蠢事。

    可无论这两种猜想的拥护者如何的多,他们在网络上的争论如何的激烈,官方对于“掩体世界”却从无正式的表态。

    所以慢慢的,由于两种猜想都各有弊病与难以弥补的逻辑硬伤,也就逐渐的淡出了公众的视野和生活。

    对于刘一饼来说就是更是如此。

    他从网络上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就没有参与过这种无聊问题的探讨,在他看来,尤其耗费心神关心那些大到摸不着边的问题,倒不如想想今天该吃点什么。

    对于身为浪子,刘一饼更是颇有觉悟,甚至可以说,他是人群里最认命的那一类型。

    当然,除了认命,刘一饼还是很有原则和骨气的。

    像一些浪子的沉沦于堕落在他看来说不上不齿,却也从不去沾碰,因而带着弟弟流浪了这么多年也就刚刚从黑市贷款买了一艘空间狭窄的蜓式星际漫游者星舰来作为他和弟弟流浪太阳系的座驾。

    只可惜,这刚付了前几期贷款的星舰还没来得及熟悉它部的功能就在火星上被那些长达数千米,重大几百万吨的超级星际战舰一个波浪给拍翻在了星海之中。

    现在想想,刘一饼甚至觉得有些可笑。

    他努力了这么多年,甚至一度还觉得挺幸福的生活现状居然这么的不堪一击。

    暗自唏嘘一阵后,刘一饼又悄悄的从那古怪的房间里溜了出来。

    走廊里仍能听到那怪物嘶吼的动静,想必就这东西就足够这些装备精良的护卫们忙活一阵了。这倒是方便了刘一饼,他自顾自的于这地下深处的守卫基地里闲庭信步,那姿态从容的简直像是在自己家的后花园里散步。

    曾经刘一饼的向往的生活就是拥有自己的宅子和一片田地,只要衣食无忧,再有个老婆,再生个孩子,大体啊就满足了。

    可自打反叛事件以来,也不知道是什么风气,浪子里的男女比例虽然趋于平衡,可想着找个靠得住的男人结婚生子的姑娘却愈发的稀少,甚至大把大把的男人也绝口不提什么生育之类的事情。

    刘一饼本来就很不自信,再有这样的风气,他更是不敢与姑娘们交心了。

    平时虽然接触的女人不少,但离他理想中的那个家确是渐行渐远。

    逛了好一会,确定这基地里没有其他的路之后刘一饼又回到了那厚重大门前。

    原本由多名护卫镇守的大门此时完洞开,门里的世界很小,就算只从门缝里也能一窥部,但刘一饼却觉得这扇门后的世界肯定另有玄机,若不然,在这地方安这么一扇门是什么意思装饰吗

    就在他扶着门纳闷的时候,一把枪忽然抵在了他后脑。

    刘一饼下意识的举起双手,就听身后人说道:“开门。”

    那嗓音沙哑中带着几分虚弱,刘一饼没回头却能从大门那反光里看到身后这人晦暗的眸子。

    他按照这突然出现的人的要求打开了那没锁的门,心里暗忖:这位估计对这里也不熟悉吧

    见门这么轻易的就被打开了,那人也有一些惊讶,但只是一瞬,他用枪抵着刘一饼的后脑道:“进去。”

    刘一饼继续照做。

    那人咳嗽了一声,手中的枪似乎握不稳一般颤抖了几下。

    这种情况下且不说现在已经拥有了神秘力量支撑的刘一饼,就算是过去的他也是有足够的把握趁势反击的。

    可刘一饼没有这么做,他甚至关心的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身后那人闻言猛然警觉,手中的枪一下握得很紧。

    “要你管”

    刘一饼淡淡一笑:“我就问问,好了,我们进来了。”

    那人没回应,他一手拿枪抵着刘一饼的后脑勺,一手尝试着把那厚重的大门关上。可是他太过虚弱,那扇门又太重了一些,所以尝试几次都没能成功。

    刘一饼见状转过头说道:“我来吧。”

    那人闻言立马回过头把枪口对准了刘一饼并喝道:“别动”

    刘一饼双手仍举着,只是高度放低了一些,他镇定的看着这个瘦弱到极致的男人。

    即使穿着简易的太空服也没能让他看起来有多么健硕,甚至连健壮都算不上。

    “我不动,不过这扇门不是这么关的,你要是不会,还是我来吧。”

    那人也觉察出问题来了,他退后一步,枪口依然对着刘一饼,跟着歪了歪头示意刘一饼去关门。

    刘一饼照做。

    门关上了。

    狭窄的空间里,少年模样的刘一饼和面前这瘦弱的男人对视着。

    男人又开始咳嗽了,这一次他咳的非常离开,以至于连身体都站不直了。

    刘一饼借助外骨骼的生物扫描装置发现他的肺部已经严重感染,其他脏器也几近衰竭,这样的状态如果不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怕是连一个小时都撑不住就会暴毙而亡。

    “你需要治疗舱。”刘一饼提醒道。

    那男人闻言后倏地把枪口抬起来抵在了刘一饼心口处,他惨笑道:“我知道,不过没必要了,我已经找到掩体世界的入口了。”

    刘一饼闻言一怔。

    掩体世界

    这个词他好像听说过,但没什么太深刻的印象。

    病怏怏的男人侧过脸看向狭小房间尽头那面天然形成的岩石墙壁道:“虚像,一切都是虚像。”

    刘一饼也看向那面墙。

    之前第一次进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把这个房间摸索了个遍,可是并没有找到什么暗门或者机关之类的。

    但眼前男子却说什么“虚像”。

    难不成真还就有一些刘一饼不知道的暗语或者咒语之类的门道可以破开这倒墙进入那个什么“掩体世界”不成

    “你说的掩体世界是什么地方”刘一饼试探着问了一句。

    病怏怏的男人没有吝啬自己的知识,他说道:“那是组成三元具象世界的基础,是上元文明终结之时留下的残骸,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去看个究竟。”

    这提议要在以前刘一饼肯定要婉言拒绝了,因为他性子里就没有有关冒险的基因。

    但尽是不同与往日,刘一饼再不济也是经历过几番生死轮回的人物了,所以他微微愣神后就笑着点头:“行啊,只要你不嫌我碍手碍脚的。”

    病怏怏的男人闻言却笑了:“碍手碍脚呵,你这小子看起来不堪一击,倒是说话听起来还算舒服,行吧,我就带上你,咱们一起去那掩体世界看一看。”

    说罢病怏怏的男人居然丢掉了手中的枪,默默的走向了那面墙。

    看到此情此景,刘一饼也笑了,他估摸着这男人大概也是想到了自己拿着枪和不拿枪也没什么区别。

    走到岩壁前的病态男人打开了面罩,他擦去嘴角污浊的献血然后抬起手抚摸着那粗糙的岩壁道:“我一直在寻找的科伊博李斯,苏美尔人提到的太阳系中的唯一暗星,在这颗星球上有降临太阳系的第一位神祇留下的通往掩体世界的大门,通过它我们找寻到神的起源,甚至找到我们的文明迈升的下一级台阶啊应该就是这里了”

    科伊博李斯苏美尔人暗星

    对历史以及一些天文学等现实科学完不感冒的刘一饼脑门上连续蹦出三个问号,他那表情看上去简直就是个迷惑至极的表情包。

    然而病态男人只是在自言自语罢了,他并不在乎有多少人真的能够理解他说的话,更不奢望有人能和他一样为此兴奋到难以自抑。

    虚弱的也许只是他的身体,磅礴而强大的却是他此时此刻的精神与灵魂。

    他不再咳嗽,苍白的脸上也有了血色。

    他的身体甚至都慢慢的变得笔直。

    刘一饼惊讶的看着这个男人的变化,不过在他看来,这个男人也只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罢了。

    最终,他也没能去除那虚像打开所谓的通往“掩体世界”的大门。

    他缓缓歪倒在地。

    刘一饼皱起眉,上前查看了一眼后无语道:“啧死了这就死了”

    是的,这个男人死了,他死的时候脸上没有丝毫的痛苦,相反像是做了一个美梦,唇角居然还是翘起的。

    刘一饼就没有他这么好心情了,他原本以为这个男人会徒手开辟一条通道,然后他们就可以进入那个什么掩体世界,这样刘一饼起码也能开开眼界。

    可这人死的真的太突然了。

    站起身轻声一叹,刘一饼有些挠头了,他暗忖:这可如何是好都跑到这么深的地方却没路可走啧

    正着急的时候,门被打开了。

    刘一饼一回头,还没看清是谁就又被人拿枪抵在了头上。

    那一瞬间刘一饼忽然在心底发誓:“我这辈子都不要再被人拿枪指着头”

    新进来的这位动作如鬼魅,从进来到关门再到拿枪指着刘一饼简直一气呵成。

    可是刘一饼看清他的样子后不禁脱口而出:“咦是你”

    拿枪的这哥们愣了一下:“哎你是”